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二十三章 血婷战许仁

听了凌逸的话,月苑莹沉吟了一番,最终怒气是消了不少,但嘴上却依旧没有放过云炜的意思。“他救了月玲,看在他的面子上此事可以暂且不提,但等殿比结束,这出手狠辣的小辈依然难逃责罚!月玲,跟我回去,哼!”月苑莹最后重重哼了一声,放下话来带着稍稍恢复了心境的月玲往月殿弟子人群方向飞去,月玲在临走前不忘冲着凌逸躬身一拜,以谢救命之恩。
“云殿,许仁。”
“荒土之盘!”
“血婷姑娘,请。”许仁用与他那般形象完全不搭的优雅冲着血婷抱了抱拳,礼貌说道,血婷俏脸认真的点点头,转而施展起攻击来。
凌逸几人正交流间,安抚场内观战修士静寂下来后的云羽看了凌逸这边一眼,随即宣布道:“第二场,血殿血婷对战云殿许仁。”
回到石座上,月殿那几十名莺莺燕燕的年轻女修皆是美眸含怒的望着云炜,这让原本挺着脊梁一副傲然之色的他不由得缩在了人群中不敢露头,说来云炜也是有够悲惨,明明以绝对的实力赢得了比试,可最后却落了个面临责罚受人鄙视的下场。
名字叫到自己头上,血婷攥着粉拳狠狠握了握,一改往常面容上的柔弱之色飘然落向擂台,她那一袭血红色长裙在青石擂台www.hetushu.com背景上显得尤为突出,加上其美丽的容貌和柔软的气质,一时间不免引来了阵阵叫好声。很明显,血婷因为前面出色的表现,已经为其赢来了不少其他势力或者散修爱慕者,可对此身为血婷内定道侣的血菱却一点没有紧张之色,先不说血婷对他的感情如何,想在他这个血殿殿主弟子手里抢人,一要先看看你实力够不够格,二就要问问他那殿主师尊和众位强悍的师兄弟答不答应。
血婷踏上擂台不久,云殿便是也随之飞出一名身高将近八尺的壮硕少年,此人自然是这次殿比四强之一的许仁无异,与云炜身姿挺拔容貌俊秀的外表相比,这许仁看起来明显容貌要一般了许多,不过他身上散发的厚重气息,却让每个与他做对手的同辈修士尽皆感受到一股浓烈的压迫感。
“你是说,你的灵脉属性有四种?!”
一如既然的简单介绍过后,血婷与许仁便是各自运转起丹田灵涡内的元力来。
凌逸摸了摸鼻子回应道:“额……可以这么说吧,不过那音属性在实战中没什么太大的作用,你们也知道的。”为了防止血痴等人作出什么过激的举动,凌逸只能竭力给自己的过人之处压低压低再压低。
凌逸狠狠白和图书了夜啼一眼,也不多做解释,其实要说云殿与月殿因为月玲之死结仇,应该是凌逸极其愿意看到的事情,再者他出手救下月玲,也并不是因为看上了月玲的美色,只是修道初期的他最早受过同样为月灵脉的墨览月保护,他至今也不会忘记当初在黑木道人手下墨览月将其救出的场景,也正因为这一点,让他对月属性灵脉修士有着一丝朦胧的好感,本意上不想看到他们无故丢了性命。
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血婷身为女儿身,在做事情上则更显细腻,方才在她观看各个三殿年轻同辈比斗时,大致把每个人的战斗特点在心里暗暗记了一遍,因此如今对战许仁,她也是有了一个大概的应对之策,那就是——以绝对的力量去攻破对方防御!
“苑莹,凌逸小友说的也不无道理,不如我们先把殿比举办完,再说处置云炜的事情如何?”有了凌逸给的这么一个台阶,云羽怎会不顺着往上爬?见月苑莹收敛了气息,急忙趁势商讨道。
见凌逸不理自己,夜啼干咳两声继续进行自己伟大的看美女事业,这时同样进入殿比四强的血婷从凌逸身后座位上冲凌逸说道:“凌逸大哥刚才真是太厉害了,那个云炜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切磋比斗而http://www•hetushu.com已居然下这么重的手,待会要是碰到他,一定要他好看!”
对此,血痴等人只能默然一句:“变态。”
只要许仁防御破掉,那么土属性灵脉将再无独特之处,而且对于拥有霸道血灵脉的血婷来说,绝对的力量她恰好拥有。
“血殿,血婷。”
血痴那天生的慵懒此时是再度被凌逸打破,一脸看怪物的看向凌逸惊道。
两人才一开战,血婷便会施展起她身为血殿正统弟子的招数来,正如血婷先前所决定的那般,她要以最快最猛的攻势把许仁的防御攻破!
不管殿比结束后落得的惩罚是什么,起码现在云炜是逃过了断臂的下场,忌惮的看了凌逸一眼,云炜老实的呆在云羽身后不敢多言,云羽有些烦愁的皱了皱眉,随即冲着凌逸淡淡一笑,便是带着云炜飞回了云殿弟子人群里。
“血神指!”
二人做好战斗准备的瞬间,血红色与土黄色两种光华几乎同时从血婷与许仁的身体上迸发绽放,两人此刻完全被自身元力光华包裹在了里面。
许仁灵脉属性为土,因此在先前的比斗中众人皆是目睹了他那强大的防御能力,这也不是说许仁就一直站在原地挨打,等对方元力耗尽再出手反击从而获得胜利,许仁每次都让对方出手攻击他和图书的防御手段没错,可是一旦等他摸清了对手攻击威力的大致程度,便会骤然还击,将土元力裹在身体各处,夹杂着法术神通与对方近战拼斗。
血痴倒是对凌逸救下月玲的事情没有什么兴趣,让他最为好奇的是凌逸施展的那身法神通。“凌逸兄弟,先前你那身法神通……那元力波动似乎不属于血属性或火属性吧?”
此次殿比四强之中,有两个是云殿弟子,一个云炜一个便是此时即将与血婷对战的许仁了,不得不说,云殿招收弟子的基础在实际意义上来讲的确帮助云殿招揽了不少人才,由此也是使得云殿在每次殿比上大多都能夺得头魁,当然,这是在血殿、月殿没出现太多变态的弟子基础上。
不出血婷所料,不等她发动攻势,许仁已是先一步在其身前凝聚出了一个直径丈许的巨大圆盘来,这圆盘通体土黄之色表面坑坑洼洼有着一道道细小沟壑,而荒土之盘的凝现也是使得许仁整个视线都被挡住,但这并不影响他观望血婷的动作,毕竟修真者的神识可是要比肉眼更加能够细致观察事物的特有之眼。
此言一出,声音虽小却被血痴等人尽皆听入了耳中,多属性灵脉修士他们不是没见过,可像凌逸这种拥有血、火、音外加如今这又多出的一种木属性集合灵http://m•hetushu•com脉,却是他们以前听都没听过的,灵脉中含有四种属性,这等天赋,让他们怎么不羡慕嫉妒恨?!
众人已走,凌逸也不喜欢被那么多双眼睛注视的感觉,身体一扭,便同样脚踏清风飞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这么说可能显得凌逸做事有些无厘头,可凌逸自打修道至今唯一不变的便是一切随心的本性,但凡他对某件事或某个人有一点想要做什么的感觉,就一定会不顾任何后果的去做,因为他讨厌那种因为错过什么而心脏上像长了个小疙瘩的情绪。
“凌逸兄弟,你不会是看上那小妞了吧?看你也不像爱管闲事的人啊!不过说真的,那小妞长得还真不赖。”凌逸刚一坐下,不等血痴等人与其交谈,边上的夜啼立即一脸暧昧的冲着他认真道,那般模样,哪有丝毫幻灵期圆满大能的伟岸。
闻言凌逸面色一怔,而后心中泛起了一抹苦涩之意,因为事发突然,又没时间让他去刻意掩盖九转昙花现的气息,如此便是让血痴抓住了小尾巴,当然,抓住他小尾巴的不止是血痴,还有血律、血辉、血琪三人,毕竟他们几个都是渡劫期修士了,对于元力的感应自然要比其他人敏感许多。“额……其实我的灵脉属性中还有一丝木属性灵脉的分支属性,所以才能够施展那昙花身法神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