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二十四章 许仁的手段

感应到血神指内部的力量正在不断消耗,血婷又因为受到了某种隔断的原因无法往里面继续灌输元力,思虑之下,血婷毅然开始变幻起法决来。
许仁见形势不对,立即操控着落地的土黄色元力巨蟒起身朝那向他奔来的血色麒麟拦截而去,待巨蟒横身挡在血色麒麟身前的时候,许仁毫不犹豫的将其引爆开来,一时间土黄色光华将血色麒麟整个包裹在了里面,凶猛的冲击力自巨蟒爆炸处往外扩散开来,带动起来的罡风把在擂台上遥遥相对的血婷二人尽皆吹退了数十步,等那爆炸的气势稍减,二人才是停住了脚步。
血婷闪开,巨蟒已是无法收住攻击,巨大的蛇头犹如一记重锤落地,发出震耳欲聋的轰响,那搭建擂台所用的坚硬青石在这一击下也难逃碎裂,无数颗微小石子携着刚猛力量到处飞溅,就连刚刚躲过一击的血婷也是不由得放出血色护体元力光罩抵挡那些石子的冲击。
趁着荒土之盘还未完全被击溃,许仁从圆盘后面轻言一句,而后双手法决连连变化,不多时,一条五十余丈长的土黄色元力巨蟒骤然盘踞在其身前不远处,这时血婷的血神指也是击碎了荒土之盘闪电般朝许仁攻来!
“地蟒,爆!”
www.hetushu.com在她准备变幻法决的瞬间,土黄色巨蟒那边去势不减,在许仁神识的锁定操控下厉然向她冲来,那张巨口两侧露着的土黄色尖利獠牙闪烁着森森寒芒,意在把血婷像吞食血指那般一并吞入腹中!
巨蟒及至血婷近前,倏地高抬前身,接着张大蛇口以无比骇人的姿态俯冲而下,迎面吹来的猛烈罡风将血婷那一头秀发吹得遥遥飞起,两只炯炯有神的蛇目散布着狠辣光泽,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趁着这迟缓的刹那,血色麒麟高抬前身,随后砰然落地,一副威风凛凛之色,等巨蟒的行动恢复,血色麒麟也是发起了攻击,两只粗壮有力的后腿轰然踏地前奔,挥舞如鞭的麒麟尾在飞奔过程中左右抽打不停,发出阵阵啪啪脆响。
“地灵砚,现!”
躲之不及,许仁翻手取出一块巴掌大小的土黄色砚台来,那砚台表面蔓延着一道道犹如大地龟裂时的纹路,当地灵砚出现在许仁手中后,许仁将其往身前一送,继而双手连挥不断,将丹田灵涡内的土元力顺着双手一股股打入其内,得到元力加持的地灵砚土黄色光芒灿烂绽放,其体积也是越变越大,直直立在了许仁身体前方,准备为他抵挡麒麟和-图-书血术的攻击。
再说血色麒麟冲撞在地灵砚上,那原本人们眼中类似盾牌的宝器居然在许仁法决变化下从中流出了股股黄土,顺着血色麒麟的脑袋将其一点点包裹在了里面,被黄土包裹的血色麒麟此时立即变成了黄色麒麟,只是麒麟的外表再也看之不出,像是一个未经雕刻完毕的土雕凝固在了那里。
轰!
一头仅有三丈大小血色麒麟在血婷娇喝落下瞬间凝聚显现,这血麒麟一经出现,一股汹涌的气势便是陡然爆发扩散,浓浓的猩红色血气接连从血色麒麟身上升腾飞起,与巨蟒相比,血麒麟的体型不可谓不小,可就是这么一个“小家伙”却让那土黄色巨蟒停滞了一瞬,这倒不是说那元力巨蟒具有灵智,而是作为施法者的许仁被那股血气恍惚了一刹那心神,由此导致了巨蟒的攻击迟缓了一分。
比起血痴、血辉等人施展起血神指来,血婷结印完毕身前凝聚出的血色漩涡明显要小上一圈,不过那血色漩涡中隐隐透露着的嗜血残暴气息却是仍然深深弥漫在了这片擂台上,充斥在每一名观战修士的心头。
一声暴喝于许仁口中发出,那巨大土黄色元力蟒蛇吐了吐蛇信,继而双瞳含着凛冽凶光张开巨口和-图-书径直吞向那相比之下极为渺小的血指。
砰!
轰!
血色麒麟被巨蟒爆炸湮灭了吗?显然没有!因为当许仁集中精神观望着那土黄色元力光华渐渐收敛后里面的情景时,一道黯淡了许多却仍然具有不小威力的血光从里面陡然暴掠而出,可怕的速度让许仁想躲都躲不开!
阵阵沙土在巨蟒的窜动游走下荡起了两道土浪,血指很快便与土蟒相遇,那巨蟒仿佛不管遇到什么都不会产生惧色,一口就把血指吞入了腹中,那样子就像吞掉一个极其微不足道的猎物一般,血指入口,所有人都能看到那血指在土黄色蛇皮内化作一道红光由其脖颈处一直往下冲入,在其体内不停冲击肆虐,然而这般力度的冲击,显然无法将它的身体打破。
两者相遇,土黄色巨蟒那狰狞的蛇口依旧张着,毫无疑问,地蟒吞天之名便是缘自此术所化巨蟒的破敌之法单一简单,那就是吞,吞尽一切人一切物!然而血色麒麟怎会甘心这么一条小蛇吞入腹中,冲到巨蟒身前,巨蟒张口欲吞之际血麒麟立即把头微低狠狠撞了上去,一声闷响发出,那巨蟒竟是被这么一头看起来体型不知比它小多少倍的麒麟生生撞出了数十丈远,且其元力蟒身也因此变得有些虚幻和图书起来。
“血婷姑娘,还有什么招数尽快使出来吧,我这地灵砚在初始之时乃是通灵法宝,只不过许某在一洞府中侥幸得到它的时候却发现其中砚灵已经泯灭,可饶是如此,它如今的品质依旧不低,我现在也能将其发挥出些许奥妙来,像这些地灵砚中的黄土,可以凝固一些外物,不管你有什么手段,都不可能冲破它打败我的。”
闪躲之际,血婷双手的结印可是一点没有落下,待土黄色元力巨蟒再度张口杀至,比血神指更为霸道的麒麟血术之法已是被血婷施展了出来。
血神指以无比威猛的姿态狠狠戳在了许仁身前那直径丈许的土黄色圆盘上,在血指的疯狂冲顶下,无数粒沙土灰尘自那荒土之盘上崩飞溅射,不过每当那荒土之盘表面凹陷了一分后,许仁就会继续往其内部增添土元力,将凹陷弥补完全,饶是如此,随着血指表现鲜血的不断浸染以及其强力的冲击,许仁的荒土之盘明显有了青黄不接供给迟缓的现象,由此,许仁方是被逼放弃这种比拼元力你攻我守的局面。“血婷姑娘好本事,看来是不能用先前击败对手的方法来打败你了。”
免去威胁的许仁悠然迈动步伐走到那丈高的正方形砚台旁边,单手倚着地灵砚一边向血和*图*书婷傲然解释道。
血色元力漩涡在血婷身前成型的刹那,一根流动着如若实质般殷红鲜血的臂粗手指从那血色漩涡中缓缓冲出,血指顶破漩涡冲出的速度看似缓慢,实则在血指全部脱离血色漩涡之时,便是化作一道血束激光悍然奔向了许仁的荒土之盘,一滴滴由元力凝聚而成的鲜血不断从疾驰血指表面滴落,在擂台上留下一道细密血线!
稍一平定心神,血婷便是右脚蹬地往后暴退而去,在电光火石之间闪开了巨蟒的这一攻势!
奈何那巨蟒仿若丝毫不觉痛楚,血婷才一落地还来不及缓一口气,巨蟒便是扭动着蛇躯把脑袋从石坑里拔了出来,双目凶色不减朝血婷紧追而去!
“麒麟血术!”
“地蟒吞天!”
又是一声撼天彻底的巨响,如果不是修士能够凭借元力护住耳朵从而降低传入耳中的声音强弱,恐怕观看三殿殿比的修士不知道要震聋多少个,毕竟在这凡界之中,丹融期圆满修士已然称得上是强者之列了,这种级别的修士战斗,难免发出猛烈的撞击。
不过血婷看似外表柔弱,实则内心承受能力极强,不然也不会被血乏看中接受血池洗礼,要是旁人以为她是凭借血菱的关系从而在数十万血殿弟子里脱颖而出,那可就大错特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