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二十五章 血魔印

“血婷现在的修为施展血魔印岂不是要落得敌损一千已损八百的结果?!”
可就连凌逸都想不到的是,血婷居然为了获胜就冒然施展出血魔印来,当那血魔印的法决在血婷双手中一点点掐打出来的一刻,包括凌逸、血乏在内所有知晓血魔印之术的血殿之人尽皆大惊失色!
终于,在许仁感觉到不妙准备化守为攻的瞬间,血婷收回双手放到血色光印之后使劲全身力气往前一推,继而便是直接瘫坐在了擂台上,轻咬舌尖凭借最后一丝清明观望着自己这一攻击将会取得的效果,血魔印在血婷推出的刹那便是立即化作一道流光,直奔高举地灵砚攻来的许仁而去!
“去!”
“血魔印!”
“地灵黄土,凝固!”
血泉引禁的法决在法令落下的那一瞬霎时间便已完成,血婷抬臂攥拳遥遥指向许仁,继而于其双臂之上,一条条犹如灵蛇般粗细的血水泉柱幻化而出,脱离了对血婷藕臂的缠绕后一条接一条的掠了出去,这一条条灵动血泉一经飞出,便是从四面八方各个方向呈血口吞噬之状朝站在地灵砚身旁脸色平淡的许仁捆绑而去。
“凌逸兄弟,那血魔印是你传授给血婷的?”
地灵砚的出现出乎了血婷的预料,此时血婷一对hetushu.com秀眉凑到了一起,明眸死死盯着那被许仁倚着的土黄色砚台宝器思索着什么,稍稍感应了一下体内剩余不到五成的血元力,血婷银牙一咬,准备进行最后的尝试。
黄土泉柱飞快掠出,直奔那一条条血泉环绕而去,每当一道黄土泉柱碰触到一条血泉时,便会飞速扩散盖满血泉并且将其凝固在半空,等所有血泉以定格的姿态凌空停滞在许仁身前不远处时,他才大笑着将地灵砚轰然砸在擂台上,准备再次出言劝说血婷放弃挣扎。
趁着许仁分神利用地灵砚破解血泉引禁之法的时候,血婷已是将凌逸最后教她的血魔印凝结了出来,说起来在教导血婷血魔印神通之前凌逸也考虑过很多问题,毕竟现在血婷的修为境界仅是丹融期圆满而已,让她以这般修为施展血魔印八成会因为驾驭不住血魔印的威力导致法术反噬受伤,如若不是生死攸关之际,凌逸告诉她尽量不要施展此术,说来血魔印的修炼方法血乏也在血池内得到过,只是如今血殿可以勉强施展的却仅有寥寥几人,之所以把血魔印的修炼方法教给血婷,一来是为了让她提前接触易于以后修炼,二来则是为了让她应对殿比过程中突发情况。hetushu•com
血红色的光印漂浮在血婷柔弱娇小的身前,细密的汗珠从她那张娇俏的小脸上嘀嗒流下落地,为了施展血魔印,她把体内所有剩余的血元力全部灌输到了这最后一击中,此刻的血婷俏脸惨白,双手不停颤抖,但她那一副执拗的表情却表明了要赢得此战的决心!
如此这般,众人方是既惋惜又期待的望着血婷,看她下一步的动作究竟如何。
于是在血泉临近的瞬间,许仁脸色不变,高大的身体瞬间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便是移到了那足够遮挡他整个身躯的地灵砚后面,接着许仁双臂大张,抓住地灵砚两边暴喝一声,只见许仁那两只粗壮的臂膀顿时鼓起了一条条青筋,最后他将地灵砚往上一举,腰部往后微弯,以倾斜之势把地灵砚立在了他的身前,正对着那些灵蛇般扭动窜来的血泉。
听闻耳边血律等人的交谈,凌逸也不免皱起了眉头,他是教给血婷血魔印了没错,但也不是让她在这种情况下做的啊!万一血婷出了什么问题,那即便血菱本人不找他算账,他自己也不会原谅自己,正有所想间,身处他们最前方的血乏已是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那样子自然是打算出手阻止血婷。
这所谓的突发情况自然不是指http://www.hetushu.com让她凭借此法夺得冠军,而是让血婷应对类似先前云炜差点击杀月玲的那种局面。
此时此刻,血婷并没有释放什么看起来场面恢弘庞大的法术,在她两只雪白的嫩手中间,仅有一个巴掌大小的血红色正方形光印,血色光印形小且薄,就像一张裁剪而成的血红色纸片,可就是这么一个看起来并不算多么具有破坏力的血印,却是让许仁感受到了浓郁的危机感!
“血泉引禁!”
不过血婷似是早就料到了自己一旦施展血魔印,血乏等人就会出手阻止她,因此在施展血魔印的时候她刻意将身体背向了东面观战台,直到她把血魔印完全凝聚出来!
想当初凌逸教导她这三门神通的时候,可是为了让她打败云炜夺得殿比冠军,要是从一个许仁手里就停住了脚步,那是血婷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结果,她不想让对她怀着希望的师兄弟们失望。
“血魔印?那就是师尊说等我到了渡劫期才会传授给我的法术?”最后一个说话的是血菱,在一众师兄师姐的言语中,他自然明白了血婷此时施展的法术是什么,最初血乏传授他血神指的时候便告知了他血殿的镇殿四神通,可即便是他,现在也只修炼了血神指、血泉引禁、麒麟血和_图_书术三种法术罢了,至于那最为强大的血魔印不是血乏不教他,而是因为血魔印施展起来需要的元力数量太庞大了,稍有不慎便有可能遭到法术反噬,轻则重伤,重则直接陨灭!
然而,让他把目光投在此时的血婷身上时,嘴角的笑容便忍不住收敛起来了,而且他那颗稳操胜券心也逐渐充满了骇然惊悸之感!
十几天波动着浓稠血液的血泉朝自己缠绕而来,诡异的气息虽然使得许仁生出了短暂的惊悸之感,但他毕竟旁边立着以往在同辈之中无往不利的地灵砚,就连云炜碰到了他这地灵砚都不敢正面与他对抗,之所以他比云炜略逊一筹,便是因为云炜乃是风灵之体,在速度上远超他这个天生笨重的土属性修士,所以才是让云殿年轻一辈第一人的名头落在了云炜身上,可若是正面对战,他自认不虚任何同级修士!
法令发出,血婷竭力控制着不让血泉引禁之法消耗她太多血元力,此术本就是属于禁锢类神通,对人不能有什么实际意义上的伤害,她之所以施展出这门法术,便是为了能够尽力阻挡一下许仁的脚步,让她可以把那门凌逸偷偷教给她并让她除非迫不得已不可施展的法术,因为那门法术,还不是她这种丹融期圆满修士能够触及的。
许仁说hetushu.com着似是为了给血婷证明自己的话,慢步走到那被黄土凝固了的血色元力麒麟跟前,抬腿就是狠狠一脚,落在了那麒麟肚子上,随后只听砰的一声,受到外力的踢打,那元力麒麟便是犹如打碎的土雕,化作一地灰尘随风飘散开去。
“那是……血魔印!?”作为血乏的三弟子,血琪自然知晓血魔印的修炼方法和法术凝聚出来的景象,可饶是凭她渡劫期的修为,也不敢随意将其施展出来,如今在一个比自己境界差了不知凡几的血婷手里她却看到了!
滚滚土元力自许仁丹田灵涡内顺着双臂往地灵砚中涌去,得到土元力的加持,地灵砚表面绽放起浓烈的土黄色光华,一股黄土气息充斥在许仁周身,继而众人便是望见,那地灵砚中同样窜出了一道道黄土之泉,宛如砚中之墨!
见得此状,场内所有听到许仁所述言语的观战修士尽皆不由得暗暗为血婷惋惜了起来,明眼人都能看出,若是凭法术的话,那许仁无论防御还是攻击都不是血婷的对手,从这一点上来看,血殿正统血属性神通之诡异强大的地方一览无余,奈何许仁有着本命宝器的优势,除非血婷同样能够拿出够神奇的本命宝器,否则无论什么元力攻击都会被那地灵砚挡住并且让黄土顺势席卷而上完全凝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