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二十六章 殿比规矩的纠纷

“还好,血婷在施展血魔印的时候节制了血元力的输出,只是堪堪把法术施展出来,现在有点脱力罢了。”检查一番后,血乏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冲着众人说道,同时递给血菱一粒血红色丹药。“血菱,把这血元丹给她服下,然后回去休息一会儿就没事了。”
血乏欣慰的拍了拍血婷的肩膀,也不多说,示意血痴带领众人返回座位上休息,而他,也终于转过身来,面向正一言不发静等他给予回复的云羽。“云羽,你和月殿的纠葛我不管,但我这血殿弟子,一根头发都别想碰,除非,你能杀了我。”血乏之言说起来并无太大波动,但其中蕴含的霸道无惧之意却毫不遮掩,饶是云羽自认实力上并不输给血乏,此时也是不敢正面与他产生冲突。
“血乏兄,保护自己殿中弟子的心情我能理解,只是这一战也表明了比斗过程中突发情况难以预料,我并不想追究那小姑娘的责任,问题是此次殿比接连出现了两次这样的事情,我们作为三殿殿主,是不是该改改殿比的规矩?既然意外情况不可抵抗,那么在没有伤亡的情况下,对于出手过重的弟子,我等不应作出过激的惩罚吧?”云羽好不容易抓住这个可以堵住月苑莹嘴http://www.hetushu•com的机会,岂会轻易将其放过?于是在血乏表明完自己的态度后,云羽立即顺杆往上爬,眼神时不时甩向月苑莹那里说道。
“血乏兄,看来你这弟子似乎也有点暴躁啊。”
就在众多观战修士因凌逸之言哗然议论间,月苑莹先一步发出动听的清灵之声开口道:“好,看在你救下月玲的份儿上,本殿主应允你这个建议。”
众人刚一到血婷身边,血菱便冲在了最前面一屁股坐到地上把血婷放在怀里质问道,对此血乏也没阻止,而是呆在一边默默用神识感应着血婷此时的身体状况。
“对不起,凌逸哥哥,是我没听你的话。”血元丹的药力在血婷体内化开,稍稍恢复了些元气的血婷一脸自责的看向凌逸道,她知道如果不把这件事情说清楚,血乏、血菱等人虽然表面上可能不会对凌逸产生什么情绪,可心里定然也会出现一些疙瘩,这是血婷最为不想看到的局面。
但三殿殿主以及了解凌逸变态的血痴等人却是明白,要是只看凌逸的年龄来平定他的实力,那可就大错特错了,先不说血痴等人这些与凌逸比试过的修士,单是云羽和月苑莹这两个之前眼睁睁看着他千钧一发之http://www.hetushu•com际表现出来的诡异身法和那一手破去云炜全力一击的姿态,便是深深了解到凌逸的不凡,只是这个不凡到什么程度,他们暂且还不太清楚罢了。
凌逸这么做自然有他自己的想法,现在云殿从长远来看,的确可能会是他的敌人,但事到如今牵扯到了血殿,为了不让血乏进退两难,三殿关系陷入僵持混乱,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把这件事平息,以后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反正现在是决然不到引发三殿血拼的时候。
这人自然是云殿殿主云羽无疑,在感受到血婷施展完血魔印后那远不是丹融期修士所能抵挡的威力后,云羽便已经做好了出手的准备,许仁在云殿或许不如云炜那么耀眼,但也是云殿年轻一辈中数一数二的天才了,所谓手心手背都是肉,云羽先前不让月苑莹击杀云炜,自然也不愿意让许仁在殿比中有个三长两短,因此在血乏起身的瞬间,便往许仁所在之地御空而来!
再说血乏,闻听云羽之言后根本没有回应的意思,而是放出阵阵血光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便移到了虚弱不堪的血婷身边,见状凌逸、血菱几人也是纷纷起身朝血婷聚拢过去。
凌逸说完,血婷那柔弱的俏脸顿时转变和_图_书成了毅然之色,语气坚定的说道:“殿主给了大量修真资源供我修炼,身为血殿弟子之一,我必须要竭尽全力为血殿争荣!”
血婷说话的声音并不大,但基于先前血魔印的威势,使得场内一片寂静,因此她的话便是落在每一名观战修士耳中,尤其是那些一同参加殿比的血殿年轻弟子,听了这番话更是一个个像打了鸡血一般颤抖起来,血殿收人或许不必天赋过人,可却必须要有一颗愿意为血殿荣耀奉献一切的心,显然,血婷做到了这一点!
听了血乏的话,血菱那提到嗓子眼的心也放了下来,接过血元丹送入血婷口中后,才小心翼翼的将她扶了起来。
挡下血魔印的冲击,那云雾之墙自动散开,露出了墙面背后那挡在许仁面前的身影。
成功救下许仁,云羽瞥了一眼那恐惧之色仍未散尽的许仁后,转而望向高台上的血乏话里有话的开口道,其实对于血婷这一举动,云羽在愤怒之余还有些庆幸,因为有了这么一出,他便可以光明正大的维护云炜了,要是月苑莹在殿比结束后仍不肯放过云炜,那么云羽也能借此找找血乏的麻烦,如此一来,要是血乏不想血婷有事,就必须要站在他这边,咬死“比斗之中什么意外都可能发http://m.hetushu.com生”的说法。
受到血色光印的冲击,墙面云雾剧烈翻滚,大片大片的云雾将血色光印环绕包裹了进去,少顷过后,当云雾恢复平静,那墙面内因裹进血魔印产生的血光才一点点平息消逝,彻底散去了威能。
头脑过人的凌逸怎会不明白血婷的心思,可不管怎么说,血婷落得现在这般状态他难逃其责,无奈瞪了这心智稚嫩的小丫头一眼,凌逸才略有斥责的说道:“你这妮子怎么这么不知进退,这血魔印是我为了让你应对意外才传授给你的,不就是一场比斗而已么,输了就输了,血殿又不会损失什么。”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身处飘渺云雾之中的欣长身躯毅然挡在了呆滞在原地的许仁面前,继而这人抬手一挥,一道云雾之墙瞬息汇聚凝现,让那血色光印直接打在了上面。
“婷儿!你疯了,就是殿比切磋而已,为什么要施展血魔印!你难道不知道那门法术凭你现在的修为施展出来的后果吗?!”
一股彷如面对上古凶兽张开血盆大口撕咬而来的感觉弥漫许仁心头,惊惧之下许仁竟是于攻击过程中停滞了下来,而那血色光印却是去势不减裹着刺眼血光往许仁心口处落去,见得此状,所有人都毫不怀疑的认为若是被这血色光印和图书击中,就算有地灵砚护体许仁也会被那股恐怖的冲击力生生震死!
话音落下,场内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凌逸身上,明眼人都能看出这个先前随手破除云炜法术救下月玲的年轻修士身手不凡,也大致清楚凌逸的年龄肯定不大,但若是说凌逸具有挑战任何一名三殿门徒的实力,那几乎没几个人肯相信,毕竟修士的实力与其年岁成正比,在他们看来,即便凌逸再怎么强,也绝不会是血痴、云清这种三殿殿主高徒的对手,那一番话从凌逸口中讲出来,人们除了认为他是想要借此出名之外,再也找不到其他理由。
月苑莹身为月殿殿主,并且以女子之身屹立仙郡不倒,自然心智也极为过人,听得云羽这话,她怎会不明白其中含义。
正当月苑莹准备起身说些什么的时候,回到观战台上自知血乏陷入麻烦的凌逸突然起身朝血乏、云羽、月苑莹三名殿主抱拳建议道:“晚辈凌逸,说来前面两场比斗与晚辈都有些直接间接的关系,既然三位殿主都有着自己的想法,我看不如这样,三位殿主可以派出任何殿中弟子与晚辈对战,如果有谁获胜,那么该殿殿主便可依照自己的意愿来解决此事,若是晚辈侥幸赢了,此次殿比就此结束,任何一方都不能再作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