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二十七章 不打了!这怎么打?

一声闷响在血辉右拳打在凌逸腹部的瞬间发出,那样子就像击鼓一般虽然发出了声响,但对鼓却没造成丝毫损坏,凌逸的腹部也是如此,众人只见凌逸腹部在血辉出拳的刹那荡起了一层层浅浅血光,之后便是在这番攻击后连其道袍都没能撕裂半分,不由得让先前所有轻视凌逸的修士怔在了那里,愣愣出神,一脸不可思议之色。
眼见自己连让凌逸退一步的实力都没有,血痴不禁烦躁的冲着摆手道,而后也不等凌逸回应,便郁闷的飞回了血痴等人中间,其实倒不是说血辉这个渡劫期境界是花架子,主要接受了血魔正统传承又历经浊果炼体的他,尤其面对血属性攻击时完全有着类似免疫的效果,加上本身身体强度就极为过人,血辉难以撼动凌逸也是情有可原,若是换做其他灵脉属性的渡劫期修士,或许凌逸就不会立这十招之约了。
此话一出,旁人或许不明白其中深意,但了解凌逸实力的血痴等人却是知道,血乏这是故意让血殿输呢,没历经血池之变前血辉尚不是凌逸对手,如今凌逸进阶渡劫期又得到了血魔的传承,那对付起血辉来还不是稳妥妥的。
听了凌逸的建议,还不等血辉说话,场内所有观战修士再次喧哗了起来。
“那小子疯了?血和图书辉可是血殿殿主的得意弟子之一,更是渡劫期大能,他居然说十招之内能让他退半步就算赢?他到底有什么资本让他可以这么嚣张?!”
这名叫刘禾的云殿长老刚要应承下来,靠近云羽最近的一人却是突然开口道:“师尊,弟子想会一会那位凌逸兄弟。”说话者不是别人,正是在殿比开始之前交易会上屡次在凌逸手中吃瘪的云殿二把手——云清!
……
三招攻击都没能让凌逸变变脸色,生性好强斗勇的血辉也是倔劲儿上头,身形后撤低骂一声运转起体内血元力来,毕竟他不是妖修,在身体强度修炼上也没血痴那般用心,所以尽管知道自己输,也决不能输的太难看!
“血辉兄。”
心中惊诧归惊诧,这比斗却是要继续进行下去的,云羽见月苑莹一副想要再观察一番的表情,便先一步开口了。“刘禾,你代表我云殿上吧,记得手下注意点分寸。”被云羽点到的这名修士同样是云殿的中流砥柱之一,自身修为达到了渡劫中期之境,不过尽管刘禾的实力在云殿能排上名号,却也算不得前几,加上云羽那句注意点分寸,自然不难让人看出云羽这是刻意要让自己这边输,毕竟凌逸获胜后的结果正是云羽所希望的那种。
站在http://m.hetushu.com原地一脸不以为意的凌逸笑看着血辉举拳攻来,不过正如先前所讲的那般,他不会闪躲,更不会反击,只是凭借单纯的被动防御去抵挡血辉十招攻势!
“不对啊,看这叫凌逸的小子先前不是和血痴他们在一起吗,而且先前救下月殿月玲的时候也够厉害的,毕竟随手一招就把那云炜的攻击破去了,肯定是有些本事。”
“还用想吗,肯定是他不知道送了什么宝贝贡献给血殿才得以加入的,至于那云炜,哼哼,一个仗着云殿底蕴供养的小辈而已,什么击杀窥灵中期修士,无非是有些宝物、神通威力强点罢了,依我看那被杀的窥灵中期修士也是个废物。”
血殿出了个怪物,叫凌逸。
闻言血辉狠狠剜了凌逸一眼,也不回应,自顾自运转起灵涡内的元力来。
“娘的,我就不信了!”
砰!砰!
“不打了不打了!你小子简直不是人,你这身体跟铜墙铁壁似的,这怎么玩?!”
可面对如此威力凶猛的拳击,凌逸脸上依旧古井无波,仿佛天塌下来都砸不死他一样,接下来,凌逸也的确用结果印证了他无惧的原因,因为人们发现,血辉真的打不动他……
但是,要知道眼前这个身穿白袍的修士比他们不知年轻多少啊!www.hetushu•com如此修炼天赋,绝世罕见!
“就是,这凌逸最多就是步法神通诡异点,说白了,就是能逃呗。”
第二拳落在凌逸腹部之后,血辉几乎停都没停就纵身跃起,随后身体面向地面狠狠用右腿抽打在凌逸肩膀上,然而对于这种攻击,凌逸却是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就在血辉准备施展法术的时候,凌逸叫喊一声,一点战斗意思都没有的看向血辉,闻言血辉也是把手放下,目露疑惑的望着凌逸。“嗯?怎么了?”
凌逸嘿嘿一笑,说道:“血辉兄,你我二人先前也切磋过,不如这样,我站在这里接你十招,十招内你能把我击退半步就算你胜,如何?”
场内的议论在血辉一声应承下安静下来,接着众人便是看到,血辉双拳覆起了层层猩红血芒,继而双腿有力踩地,不断加速凝聚着冲击力直接打向凌逸腹部。
完整的擂台、未破一处的白袍、脸上微笑不减的俊逸挺拔青年,那一刻,凌逸的形象已是彻底落在了所有亲眼见证这一刻的观战修士心中。
“这比斗本来就没什么看头,你们没看见血殿殿主都没让他大弟子血痴来和这小子对战么,人家根本就瞧不起他。”
印决连连掐打,血辉双手不断变幻之际,一道血色漩涡已是从其身前不远处徐徐凝聚显m.hetushu.com现了出来。
感受到从右拳传入蔓延全身的反震之力,此时最震惊的要数血辉本人了,因为当初开始与凌逸争斗时他二人并无近距离接触,如今切切实实的一拳打在了凌逸身上,血辉才深刻的体会到了凌逸身体的强悍。暴喝一声强压右臂的酥麻之感,血辉再度击出左拳,这时人们不难发现,血辉的左拳俨然用上了比第一次攻击更为浑厚的血元力,单是看那血光绽放的威势,便让人毫不怀疑这一拳要是落实了,完全可以打爆一座小山!
远比之前三招更加猛烈的轰响在血指爆炸、血光包裹住凌逸身体的刹那响彻擂台,继而人们便是看到在这一指之下,凌逸所站之地的青石完全炸成了粉末,一个巨坑在血指爆炸处毅然出现,然且当视线重新变得清晰时,所有人都为那一道不仅自己丝毫未伤,就连脚下方圆三尺的擂台都没损坏半分的身影震惊了!
血辉无奈的看了凌逸一眼,随后与其一前一后起身落入擂台,凌逸冲着血辉微微一笑说道:“血辉兄,交手时还请手下留情。”
“血神指!”
月苑莹都应承了下来,云羽和血乏更没有反对的必要了,毕竟出手过重的是他二人手下弟子,那若是责罚起来,还不是他们二人为难,待三殿殿主一一首肯之后,擂台上的血乏、云http://www•hetushu•com羽、许仁三人便是各自腾空飞回了观战台上,场面刚一稳定下来,血乏第一个出口吩咐道:“血辉,你去和凌逸打一场吧。”
望着血辉那无奈的背影,凌逸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转而看向与血乏同在三大主座上的云羽、月苑莹洒然问道:“请两位云殿、月殿两位殿主派人吧。”
远比血婷施展的血神指要粗大、表面掌纹更加清晰的一根血色巨指从血色漩涡中铺着鲜血缓缓冲出,待整个血指完全显现出来,便立即在血辉的操控下化作一道血光闪电般朝凌逸杀去,那般威力,显然是用尽了血辉的全力,在这血指冲击之下,擂台都被劲风划出了一道深深沟壑,而这沟壑在蔓延到凌逸身前三尺处时却是戛然而止,唯有那表面往下滴落着殷红血液的血指径直顶在了凌逸胸前。
“喝!”
砰!
与血辉十招约定一战,虽然看不出太过激烈的场面,不过凌逸身体超绝的强度却是深深震撼了他们,别人或许看不出血辉那一记血神指的威力,可他们身为凡界最为巅峰的人物岂能感应不出?!那一击血辉明显发挥出了他最强的力量,就算是他们,也绝不敢堂而皇之的用身体硬抗,说到底,凌逸如今在他们眼里,已经被当成了同等级别的修士看待。
这是每个人心中久久不散的一句话。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