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三十四章 昆云宗,你的账该还了

说到这个故事里的女主角最后要和别人结为道侣,血律、血琪皆是不禁皱眉惊道,此刻在他们心里,凌逸才是最后应该站在那个女孩身边的人。
到此,凌逸的无言宣战便是彻底响彻。
“晴儿妹妹抢走了那个女孩?为什么?!你和晴儿妹妹不是道侣吗?”
凌逸继续说道:“不错,不过成亲一事我相信绝对是昆云宗宗主逼迫的,估计很快就会有昆云宗的人给我们血殿送来喜帖了,届时我会拿着喜帖,去把她抢回来!”说到最后,凌逸死死攥紧了拳头,一股不容置疑的霸道威势油然而生。
对于血律的顾虑凌逸想都没想就否定道:“预谋谈不上,最多就是给自己留条后路而已,毕竟紫岚州在凡界州郡中属于穷乡僻壤之地,天地元气远比仙郡稀薄的多,不然也不会让一个窥灵期修士称王称霸了。”
深为凌逸气势所动的血律和血琪二人互相看了彼此一眼,随即血律冲着凌逸坚定道:“这件事师尊知道了一定会帮你的,云殿若是敢找凌逸兄弟你的麻烦,我们血殿可不答应!”
“最早爱上的女孩?你到底有多少道侣?!这事晴儿妹妹知道吗?!”话毕,血琪直接抓住了这一点追责凌逸道,身为柳芸晴好姐姐的她怎能不生气,不过就m.hetushu•com在血琪嗔怒的同时,一边的血律先拉了拉血琪,制住了她的小暴脾气,转头示意凌逸继续说下去。
送别了血律,想到自己和伊凝萱的事情在血殿中已是传遍,凌逸暗觉温暖之余,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接下来的几天里,血乏因为凌逸的事情再度召开了血殿使者集会,而凌逸也借故表明自己想要独自抢人,因为当日的承诺便是如此,更何况现在的他不惧凡界任何敌手,在多次的商讨议论之下,血乏才同意了凌逸的想法,不过为了防止有意外发生,血乏还是执意要让血痴陪同凌逸一起前往昆云宗,加上从殿比交易会上相识的夜啼,凌逸三人虽然人数不多,却也是属于凡界内巅峰的一个小组合了,毫不夸张地说,凌逸这三人若是元力足够他们消耗,一天灭上几个宗门家族也不再话下。
血殿弟子就是这样,但凡认可了你,那你受到的伤,会有数十万同门为你一起去讨!
凌逸摇摇头,解释道:“其实我和云殿并没有直接意义上的利害关系,只是我与云殿附属势力中一个叫昆云宗的宗门有着不小的仇恨。”
言及至此,凌逸重重叹了一口气说道:“后来随着我修炼天赋的逐渐显露,加上所得http://m.hetushu.com种种机缘,终于得以灭掉那个昆云分宗并且统一了紫岚州所有势力,奈何追寻之下方才得知,她被带到仙郡昆云主宗之内了,而且就在几天后,她将会和昆云宗宗主之子举办成亲仪式。”
昆云宗,你的账该还了!
想到以往昆云宗带给自己的种种,凌逸深吸一口气说道:“我原本是凡界一百零八个州郡中处于最为偏僻位置的紫岚州之人,我出生的地方叫青灵镇,而靠近青灵镇最强大的宗门宗主也不过是一名丹化期修士,那时候青灵镇里算上我所在的家族一共有三个修真家族,临近我们青灵镇的那个宗门每隔一段时间会根据我们三大家族里年轻一辈比斗的名次挑选入宗弟子,不过幼时的我在同辈中并不属于佼佼者,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废物,但就是我这么一个废物,却不知道上辈子积攒了多少福德,让另一个家族中的天才少女看上,她是我最早爱上的女孩,也正是因为她,我才有了爬到现在这般实力的信念。”
血律一直静静呆在一边旁听,倒是血琪每每听到这种解释不通的问题上屡次打断发问,对此凌逸也没生出什么不满情绪,而是耐心为其解惑道:“我与晴儿的事是以后才发生的,那时候我和晴儿还处m.hetushu.com于一天一地的位置上,正如晴儿所说,初见时我连她随后捏出的一粒冰珠都接不下来,至于晴儿为什么带走她,正是因为昆云宗!有一点你们可能不知道,在仙郡比较靠边界的地域上,有一阵法可以通往紫岚州,仙郡这个昆云宗宗主不知怎么得知的这个传送阵,派遣了一个窥灵期长老进入了紫岚州,并且在那里任其逐渐发展成了紫岚州里最强大的势力之一。而云殿和昆云宗招收弟子的规矩你二人也清楚,就是因为我爱的那个女孩身怀寒木灵体,所以昆云宗得知后便将她抓走强行收为弟子,她为了不让晴儿给我三族之人带来麻烦,才被逼无奈下选择了离开。”
“成亲?!”
此时凌逸心中满是苦涩,哪里还有心思去管血琪的想法,整理了一番思绪,凌逸接着回忆道:“当时身为一个废物的我,在旁人眼里,尤其是同辈之人眼里压根儿就配不上那个女孩的哪怕一根头发,但她从来都不在乎这些,执意要在一边鼓励我安慰我,还承诺一辈子陪着我,也许那时候的承诺对我们两个小孩子来说尚且稚嫩,可我两人彼此都清楚,那是一辈子的承诺。”
听到凌逸的述说,血律与血琪也明白了事情的大概,想到昆云宗居然在其他州郡还建立了势力m.hetushu•com,血律不由得斟酌道:“昆云宗在紫岚州里建立分宗,莫不是有什么预谋?”
“昆云宗?你和昆云宗怎么生出的仇隙?”听到昆云宗的名号,血琪几乎立即便反应了过来,毕竟在仙郡里能够让血殿门徒看上眼的势力不多,这颇受云殿重视的宗派自然很容易便被血琪等人记在了脑子里。
“没错,我现在就去把这件事和师尊、师兄弟、长老他们说去!”趁着凌逸默默为血律之言感动而失神的刹那,血琪留下这么一句话便没了踪影,待凌逸想要阻拦时,血琪已是到了血乏居住之处,把凌逸的故事又讲了一遍,很快,在血琪的传播下,几乎所有血殿高层全部知道了凌逸这个血殿新纳使者的爱情故事,由于这些人同样听说了凌逸在殿比上的表现,所以此时在他们心里,已然将凌逸当成了兄弟。
凌逸点头,说道:“虽然我那时候的资质没有被开发出来,可但凡有修炼基础的人都知道丹药的作用对于低级修士有多么重要,一次机缘巧合之下,我得到了一些丹药灵草,并仰仗它们在选拔宗门弟子比试前把修为提升到了灵基中期,加上当时最早显出的攻击力极强的火属性灵脉,终于如愿在比试中脱颖而出,得以和她一起进入宗门踏上仙路的资格。可是,就在那时和*图*书,晴儿以昆云宗长老的身份,把她从我身边带走了……”为了掩饰自己灵脉的独特,凌逸只是隐隐透露自己灵脉初时没有被开发透彻,加上事情的重点不在于此,血律二人也就没注意这一点。
听了凌逸的问话,血律稍一回忆便是点头道:“记得,莫非云殿的人找你麻烦了?不对,自打凌逸兄弟你从血池出来,我们师兄弟几个就一直和你在一起,要是有人找你我们不可能不知道啊。”
“血律兄可还记得那日我从血池归来,说自己在最近的日子里可能会与云殿发生矛盾?”有些话憋在心里确实不是一件好受的事情,因此现在能与血律、血琪二人谈谈心,对凌逸而言也不失是一个舒缓心境的机会。
听到这,本来有些愤怒的血琪芳心某处柔软之地也不免被狠狠触动了一下,责问的语气已然消失无踪,小心翼翼的问道:“后来呢?现在她不在你身边,难道她离开你了?”
“那你和那个女孩后来呢?凭你现在的实力,别说窥灵期修士了,就算师尊那种渡劫期圆满强者在你眼里应该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吧?”听完凌逸讲述他和伊凝萱的事情,血琪心中此时也是升起了同情,于是对后来二人的发展不免期待起来,英雄救美的故事,每一个女人都会向往,不管这个女人是强是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