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三十五章 灭门,夺人(一)

响彻城内的鞭炮声巧妙的掩盖住了这一声轰响,所有参加冯陨和伊凝萱婚事的修士还都沉浸在喜悦氛围里,直到凌逸双脚正式踏入城中,一阵莫名的罡风刮满城中时,人们才是感应到了那股由凌逸散发而出的强大威势!
凌逸没有说,他们也不敢问,所有见到凌逸这般模样的血殿弟子心里想的不是担心凌逸会因为愤怒而丧失理智使得自己受到伤害,他们想的,是默默祈祷那个招惹凌逸的傻瓜能死的痛快一些。
再说迎接完客人的昆云宗门徒,稍微有点身份的全部留在了昆云宗宗主府邸内,一时间原本宽敞非常的宅院此时变得人潮人涌,每隔一丈便安放有一张上满了瓜果的餐桌,身着各种衣物道袍的修士夹杂其中,一声声朗笑源源不断,喜悦气氛十足。而那些修为较低或者身份不够的修士也没闲着,各个身在昆云宗城池内的客栈里举杯痛饮,讲述着己方势力近来发生的趣事妙闻,说着一些暗地里做过的得意勾当。
喝声入耳,冯陨先是一惊,随后平缓下心境冲着昆云宗宗主恭敬说道:“爹,派人拦住那小子,先成亲拜堂再说。”
那修士会意,才要继续主持成亲仪式,周遭环境的突http://m•hetushu•com变却是让其惶恐的张不开嘴了。
“没错,我们别管那边的事了,先拜堂喝酒!”
话毕,凌逸深吸一口气,抬起白皙修长的右手隔空往城门上一按,那由不知什么坚硬材料打造而成的城门便在一声轰响中,炸成粉末!而里面靠近城门处的两名丹融期看门修士,也因为这悍然一掌,瞬间被灭杀!
“什么耳熟?没听过,估计应该是和冯陨那小子有过过节吧,咱先喝酒,干!”
“老李,你这话说的,冯老哥是什么人,解决一个小辈还用得着你上手?”
……
“哈哈,也不知是哪个无知小辈敢来昆云宗闹事,冯老哥,要不要我们帮忙?”
可当那张红的无比刺眼的喜帖拿在凌逸手里的时候,一股难掩的怒意便是从凌逸那收敛了笑意浑身颤抖的状态下弥漫充斥在了整个血殿主城里,一声彻天怒吼几乎响遍了整座偌大的血殿主城,让无数不知情的血殿弟子尽皆不免为这一声怒吼惊了心脏。
“凌逸……怎么听得这么耳熟呢。”
昆云宗所在城池城门处,一道道虹光接连落下,一个个或老或少、或男或女、或境界高深或修为较低的修士面和*图*书带殷切笑意把自己手中礼物送到看门弟子手里,而后这些前来道喜的修士逐一和与看门弟子站在城门口迎接客人的昆云宗长老抱拳祝词,最终在昆云宗弟子的接引下前往昆云宗宗主府邸处,准备大醉一场,尽兴而归!
蕴含着浑厚元力的声音迅速扩散到城内每一处角落,在这一声沉喝落下后,所有刻意买醉的修士尽皆不由得抖了抖身子,清醒了过来,而这时,打扮完毕的冯陨和伊凝萱刚踏上高台,面对着昆云宗宗主夫妇准备行礼拜堂。
行至血殿主城街道上,在一片片血色衣袍里,凌逸那身雪白色道袍显得扎眼而尊贵,现在的凌逸已经不是那个初入血殿谁也不认识的狂妄后辈了,而是踩着殿内殿外一个个手下败将的名头踏上了众多血殿弟子内心地位的巅峰,不过传出其强大实力的同时,他那温和待人的秉性也为血殿门徒所熟知,因此当看到凌逸眼含杀意途经他们身边的时候,这些血殿弟子无一不在暗暗揣测,到底是谁能把凌逸惹成这般模样。
一个个面目狰狞的阴魂骤然于庭院中浮现,穿梭尖叫于每一名修士身边,这些阴魂虽然没有伤害到任何人,可那恐怖的面相以及凄厉hetushu.com的惨叫,却是让不少修为不低心境却较为脆弱的修士当场吓得面色惨白起来,偶然一名修士指天惊喝,众人才又是发现那原本布满繁星的夜空,如今竟是幻化成了一片黑炎火海,无数阴魂如同飞蛾扑火般突兀从空间里诞生再投进火海,那被黑炎燃烧至死的表情接连由那些阴魂脸上显现而出,惹得在场所有人都恍惚觉得自己好像即将和那些阴魂一样,为无边火海吞噬燃烧,化为灰烬。
作为今晚主角的冯陨和伊凝萱,则是身处两个不同的房间由婢女细心为二人打扮着衣物,冯陨透过那一人高的铜镜放肆大笑,而伊凝萱则是在被禁锢元力的基础下犹如一个死人任由婢女为她披上喜衣。
及至城外,凌逸踏地升空,化作一道血色惊虹掠过天际,这由血元力外放产生的惊虹仿若一道泼洒而出的血墨,染红朵朵白云的同时,宣告着一场杀戮正悄然酝酿而生。
等那高大宽阔的城门逐渐变得清晰,这道白色身影才又顿了一顿,仰头望天喃喃一声:“昆云宗,我凌逸来了……”
“凌逸?!”
“凌逸兄弟……”
“昆云宗,我凌逸来要人了!”
眼看众人再度被喜意弥漫,冯琅满意一笑重新落座,http://www.hetushu.com笑着冲主持拜堂的修士点点头。
昆云宗宗主这位外表看起来老而儒雅的渡劫期强者闻听冯陨之言同意的点点头,招来两名长老吩咐了几句后毅然起身,出言安慰众人道:“各位不必惊慌,只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而已,老夫已经派人去解决了,我们继续。”
就在城内为一片喜色充斥的时候,一道与黑夜极其不协调的雪白身影顺着城外石道一步一步正往城门处行来,在其身后不远的地方,跟着两名看起来同样没有多大岁数的年轻修士,就在距离城门不足百步的地方,那道白色身影突然停下脚步,侧脸不容商榷的对身后二人说道:“血痴大哥,夜啼大哥,你们两个在这等我,有事我会传音叫你们的。”
待得数个时辰过去,天色渐晚,一轮明月悄然悬挂天际,昆云宗所在城内街道上挂满了喜气洋洋的大红灯笼,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不绝于耳,由此可见,即便身为修道之人,在成亲仪式上也是无法免俗。
……
三日时间转瞬即逝,但这三日对凌逸而言却像是过了几百个春秋,这天清早,凌逸双手自然垂于身侧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出房门,生怕凌逸自己前往昆云宗的血痴早早就和夜啼等在了门口,http://m.hetushu•com二人一见凌逸出来刚要上前说话,却被凌逸那双冷漠的眼神生生滞住了脚步,最终二人只得无奈摇头,默默跟在凌逸身后两侧往城外走去。
听到那久远而熟悉的声音,红色盖头下面的佳人娇躯不禁轻轻颤抖起来,几滴温热的泪水滴在地上,复杂的心情填满芳心。“凌逸哥哥,快走啊……”
正如凌逸所料,昆云宗在伊凝萱与昆云宗宗主之子成亲之日前的第三天,昆云宗派门下弟子前来血殿送上了喜帖,虽说血殿与云殿大有纠葛的事情不是什么秘密,但好歹血殿也是名号排在仙郡前三的大势力,不管血殿之人来不来参加昆云宗这场婚礼,表面过场还是一定要走的,其实在昆云宗门人心里,几乎没有人认为血殿会派人来参加。
听了夜啼的话,尽管血痴知道昆云宗全宗加起来也不够凌逸杀的,可隐隐之中,血痴总觉得凌逸会发生些不好的事情,无奈凌逸言语坚定,血痴唯有摇头一叹,与夜啼一同留在了原地。
血痴还想出言嘱咐凌逸些什么,却被一边的夜啼给拉住了。“有些事情,还是让他自己解决比较好。”
说完,也不管血痴和夜啼的反应,这远远看起来能够擎起苍天的挺拔身躯再度向前,一点点往城门口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