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三十八章 灭门,夺人(四)

云月婵狠狠瞪了自己这个儿子一眼,暗骂一家三口的命都要没了,还想着女人呢!转而等她刚要继续出言威胁凌逸,下一刻她只见凌逸所站之地一朵绚丽昙花骤然绽放,待得昙花凄美凋谢,一张俊逸却隐含杀戮之色的面容突然停在了自己身前,还不及云月婵手上发力,一个巴掌大小的血红色光印悍然从眼前之人手里送来,无奈之下云月婵只好把伊凝萱往身前一推,同时身形急退!
感受了一下丹田灵涡内元力的消耗情况,凌逸翻手取出数十块极品灵石如巨鲸吸水般将其内能量吸入体内,浊灵脉在吸收丹药之力时尚比其他属性灵脉速度要快上百倍,吸收灵石之力亦是如此,几息过后,待那数十块飘荡在凌逸身前的极品灵石化作废石落地,凌逸体内的元力便是再度充盈起来,谁也无法阻挡他今日的脚步!
一击得手,冯琅这双拳看似平淡,却是隐含了他百分百的实力,一个渡劫后期修士附着最为霸道的火属性元力砸在渡劫前期修士身上,一般来说这个渡劫前期的修士即便身为妖修也得闹个重伤,然而凌逸显然不能用正常的眼光对待,不过这一击虽然没给凌逸造成致命的伤害,却也是让他大吐了几口鲜血。
和*图*书人入怀,凌逸来不及感受那熟悉的柔软,趁着血魔印爆炸产生短暂混乱之际,脚下又是一朵绚丽昙花绽放,等昙花再度凋谢,凌逸已是携着浊光远远立于喜台正前方的半空中,同时杀气再不遮掩,左手怀抱盖着红布的娇躯,右手随意一抬,于身前空间三尺处一拉一抓,一个小型黑洞就这么被生生撕了出来,而后一团灰色瘴气夹杂着无尽腐蚀气息倏地窜出,停在凌逸掌心里上下跳动。
他,总是把爹娘给的吃食小心留下送给自己,看着自己嚼着东西鼓着脸颊在一边嘿嘿傻笑。
“萱儿……凌逸哥哥来了……”
他,总是倔强的不喜欢自己站在他身前为他遮风挡雨。
“拦我者,死。”
……
“娘,别伤着凝萱!”眼看着云月婵掐在伊凝萱脖颈上的手愈发用力,一边同样身穿喜衣的冯陨先是不干了,上前两步急声道。
冰龙与水蛟相遇的刹那,那些水蛟连靠近冰龙都无法做到便被冰龙体外散发的寒气一个个冻成了冰雕,随后冰龙以极其蛮横的姿态撞碎那一条条水蛟冰雕继续冲向精瘦老者,精瘦老者一看闪躲不及,便把心一横手持长鞭迎向那冰龙而去!待到了冰龙近前,精瘦老者举鞭就欲抽打和-图-书龙首,不料冰龙却在长鞭宝器即将打到身上时冰龙倏地散成了道道冰刺往四面八方飞射开来,转而冰刺回拢,又以各个刁钻的角度刺向精瘦老者,长鞭落空,精瘦老者来不及反应便被一根根寒冷的冰刺打在了身上,剧痛加身,寒气充斥,精瘦老者在寒冰刺龙之法的攻击下,亦是难免化作一个冰雕在凌逸的操控下悬于半空。
“地狱蚀瘴,散!”
他,真的来了!
见自己手下两名得力长老互相望着踌躇不前,冯琅双眼狠狠一瞪,随即也不顾那二人老脸羞红的样子,自己纵身一跃跳下喜台,运起体内元力便朝凌逸攻去,这时面带薄纱的云月婵先一步把伊凝萱拉到旁边,一双美目死死盯着凌逸娇喝道:“凌逸,要不想她死就乖乖束手就擒!”
受到重击的凌逸让冯琅双拳一轰立即清醒了过来,随后缓缓从深坑中走出,在漫天灰尘中现出身形,一步一步走回原地,冷冷望向挟持伊凝萱的云月婵淡声道:“我劝你最好放开她,不然,你会死。”
他,总是愿意用生命护在自己身前,哪怕下一刻就是死亡。
他,说百年之后,登昆云宗顶抢回自己,人挡杀人,仙挡灭仙!
他,说以后要站在自己面前,为和图书自己扫平天下!
不知道是不是凌逸刻意为之,地狱蚀瘴虽然腐蚀了庭院里所有参加此次婚事的修士,可唯独绕开了冯琅一家三口所在的喜台上,其身边两名渡劫中期长老也因此逃过一劫未被殃及,除此之外,但凡站在那长宽高各三丈的喜台之外全部修士,不论修为高低,一个不落尽皆化作血水惨死,其中还包括了许多势力的宗主族长,哪怕与冯琅同为渡劫后期的强者在地狱蚀瘴的攻击下,亦是难逃厄运,凌逸全力以浊元力施展起法术神通的破坏力之强,由此可见一斑。
不知是不是因为有了精瘦老者这个前车之鉴,直到凌逸脚步停留在距离成亲仪式举办庭院门口,也再没有一个昆云宗长老前来阻拦,当身着一袭雪白道袍的凌逸右脚踏入庭院后,近千双眼睛同时落在了他的身上,其中敬畏、恐惧、惶恐等等众多复杂的眼神不断在凌逸脸上流连着,对此凌逸依旧视而不见,一双犹如繁星深邃明亮的眸子直逼喜台之上,那一道被红色盖头遮住面庞的妙曼娇躯。
“大胆!无知小辈竟敢破坏我昆云宗的喜事!来人,给我把他拿下!”精瘦老者的死亡已然通过昆云宗弟子的眼线传回了冯琅耳中,冯琅愤怒之余,对凌逸和_图_书的忌惮程度也随之增加了不少,眼下凌逸就这么有恃无恐的站在了自己面前,而且杀了自己宗门内不少弟子长老,当着这么多临近势力高层修士的面,这口气让他如何能够咽下?!因此在凌逸说完那句话后,冯琅立即被愤怒取代了其他所有情绪,冲着身侧两名渡劫中期长老命运道。
一声喃喃落地,凌逸抬手挥出一道浊色光芒,光芒击打在精瘦老者所化冰雕之上,冰雕轰然炸裂,冰屑乱飞之际,一名渡劫中期大能便是到此命丧于此,若是再给精瘦老者一个选择的机会,恐怕他说什么也不敢来触凌逸的霉头……
凌逸说出这话时声音不大,但在这寂静的场景中却显得极其刺耳,当这一句蕴含着无穷惆怅兴奋之意的言语落地,那喜台上的娇躯突然剧烈颤抖起来,奈何她的双手也被封住,无法掀开盖头一见她连呼吸都不忘思念的那张面孔。
咔嚓——咔嚓——
“咯咯……人在本宫手里,你还敢吓唬我?!”
法令落下,那团灰色瘴气霎时往下方扩散而开,无数颗细小灰粒仿若雨点般纷纷坠地,开始时下方参加此次成亲仪式的各个势力修士还不清楚那灰色颗粒有何蹊跷,当第一个修士被灰色颗粒沾在身上,瞬间遭到腐蚀化和_图_书作一滩血水后,人们眼神才逐渐变得剧烈惊恐起来,接下来,源源不断的凄厉惨叫相继于这庭院中响彻,可谓听者心悸,闻者惊骇。
他,总是喜欢搔自己的腋窝,以此来让自己求饶。
“咳咳!”
云月婵这么一说,凌逸双目陡然一凝,大脑出现了短暂的空白,与此同时双拳覆火的冯琅已是运足全力攻到凌逸近前,而后不等凌逸回过神来双拳狠狠轰在了凌逸胸口上,受到重击的凌逸身上白袍被烧出了两个拳洞,就连胸口白皙的肌肤也烫红了不少,其本身也仿若一颗倒飞的沙袋于半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往远处落去,在砸倒了大片石墙后,才终是轰然落地,栽进了深坑里。
那两名渡劫中期长老显然也知晓了精瘦老者的下场,站在庭院门口的凌逸虽然看起来十分年轻,可他们却知道要是根据年龄来评定凌逸的实力可就大错特错了,不管三殿殿比上发生的事是真是假,反正他二人单拿出谁也不可能正面把先前的精瘦老者灭杀掉,然而此事的的确确被眼前这个浑身为朦朦浊光的年轻人做到了!
听了凌逸威胁的话语,云月婵一阵轻笑,继而目光阴冷的看向凌逸,其纤细的右手也抓在了伊凝萱那秀颈上,稍一用力便可将伊凝萱灭杀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