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四十章 灭门,夺人(六)

基于以上考虑,凌逸把那两丈高、浑身冒着紫黑金三色雾气的凶厉小九放出来后,便用神识告知让其开始了屠城,更准确的说,凌逸给小九下达的命令是,但凡这座城池里有生命的东西,不计任何后果,鸡犬不留!
受到凌逸指示的小九点头离去,开始从城边一处进行大范围屠杀,目送小九离去的凌逸收回视线,重新看向冯琅自爆产生的大片火海之地,在那熊熊烈火的映照下,天空变得火红明亮,其中到底云月婵是生是死无从得知,然而就当凌逸以为她死在火海中,自己道义奥秘得以守住时,一股强大而充满暴戾之气的波动突然从那逐渐收敛的火海中爆发而出!
火焰尚未完全消散,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徐徐从其内悠然走出,其中一人凌逸并不陌生,正是先前拼死使用召灵石、身着白裙面带白纱的云月婵,而在她旁边,则是一名身材魁梧,容貌粗犷面带凶气的黑袍修士,从其身上不断外溢的漆黑魔气来断,凌逸瞬间便猜出了他的身份,无他,定是云月婵在最后一刻成功使用召灵石从那魔界引来的魔尊大人!
在魔尊与云月婵打情骂俏之际,凌逸也是放出了神识查探起其境界修为来,一查之下凌逸颇hetushu.com有忧愁的发现,尽管这魔尊在召灵石的束缚下实力有了减弱,可如今表现出来的仍然处于比血乏那般修为还要高上数倍的气息波动,并且凌逸大致估计了一下,即使他凭借现在的境界拼尽全力,能赢得几率也不过三成,换句话说,这一战若是真正面打起来,他凶多吉少。
“好了好了,等本尊解决了欺负宝贝儿你的垃圾,再好好宠幸宠幸你,让你感受一下不一样的‘功夫’。”脸上吹来从云月婵嘴里呼出的阵阵香风,魔尊心猿意马之下,下身不由得稍稍鼓了起来,修魔者本就好恶喜淫,虽说不一定做的事情都是恶事,但毕竟修魔者注重七情六欲的释放,难免会做出许多不雅或者糜烂之举,其实说来凌逸对于修魔者也有认可的地方,那就是他们从来都是按照自己本心行事,不虚伪,简单粗暴。
火光逐渐黯淡,周遭环境恢复了由虚实幻书营造的黑炎火海之景,无数幻象阴魂犹如雨后春笋再度大片从虚无中窜出,游荡凄叫,渲染着恐怖诡异的气氛。
“你便是要杀我美人儿的小子?咦?这是什么属性气息?!”
“哈哈!我输了,但是你也得跟我死!”
“美人儿,这么m.hetushu.com多年没在本尊身边,想没想我?!”那魔尊一经从火海中走出,连看都看没凌逸一眼,直接将其忽视大笑着揽云月婵入怀,而后捏了捏她那隔着面纱的脸蛋儿调笑道。
全力把印记打在召灵石上的云月婵感受到已然有一些零星火焰萦绕周身,饶是先前镇定无比的她此时那雪白的额头上也是露出了细密汗珠,随着冯琅隐隐被火焰覆盖的狰狞面容逐渐在其瞳孔中放大,芳心慌乱之余,云月婵只能祈祷着手中的印记不要出错,并且快一点,再快一点。
云月婵闻言一双明眸瞬间升腾起了水雾,似嗔似喜的举起粉拳捶了捶魔尊宽阔的胸膛啜泣道:“我以为魔尊大人不要人家了呢,当初要不是为了帮魔尊大人完成计划,人家怎么会和冯琅那个废物呆上千年之久,想起他那瘦小枯干的身体我就恶心,他哪里有大人你十分之一的厉害,还有……呜呜……要不是这次人家及时把大人召唤过来,估计就要被人灭杀,再也见不到大人了……”
怪就怪他招惹上了凌逸,当然,不能说冯琅头脑不明智,任谁也无法想象一个百年前还被称为废物的小辈历经这么短的时间成长如斯,如果真的要埋怨什么,www.hetushu.com冯琅只能怨自己不受苍天眷顾吧。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云月婵还活着。
渡劫中期大能的自爆俨然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平息下来的,在遥望那翻滚火海的空闲里,凌逸低头冲着掩在盖头里的佳人低声说了一句不要担心,便是神识一动从宸苍界里把小九召了出来,昆云宗势大没错,可与云殿、血殿、月殿这三大殿相比底蕴还是差了不少,先前种种战斗中,昆云宗的三名渡劫期长老已经死了个遍,所以融合了千年尸珠将自身境界提升至尸王中期巅峰的小九在这城池里可以说基本上没了对手,即使再冒出一两个渡劫期修士,借着金灵战甲的超强防御能力,小九打不过,逃跑还是没问题的。
这种事小九也不是第一次做了,当初在紫岚州时,凌逸没少灭人家宗门,而其中一些碾压性的杀戮,他都交给了小九来做,一来能够省去他不少麻烦,二来也能借助那些将死之人的生机来给小九吸收增添些实力。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凌逸双瞳陡然一缩,汗毛也不禁根根竖立了起来,巨大的危机感袭上心头,凌逸想也没想就把伊凝萱拉到了身后,转而目光死死望向那气息爆发处,接着他便是看到在原本就十分躁动的火海m.hetushu.com骤然往内部开始收缩,最终又突兀往外大面积扩张,见状凌逸急忙裹着伊凝萱往远处狂奔,待得脱离了那扩散火焰的追击,凌逸才腾空落定,精神紧绷的望向那造成火海暴动的源头所在。
冯琅最后一声凄惨吼叫响彻天际,震耳欲聋的爆炸轰响紧随其后往四周扩散开来,早就带着伊凝萱转移到远处的凌逸虚踏凌空,亲眼见证了一名渡劫中期修士的自爆,只见漫天火焰自云月婵所站之地往周边动荡而散,红黄色火焰交替升腾的火海霎时漫过了凌逸用虚实幻书营造出来的黑炎火海幻境,而那些同样虚幻的阴魂在明亮刺眼的光亮下也变得呈透明扭曲之状,源源不断的空气炸响犹如先前城内燃放的鞭炮,噼里啪啦响个不停。
或许有那么几滴悔恨的泪水从冯琅脸上滑落,但在那烈焰的灼烧下,即便有泪水划过,恐怕也是瞬间受到烈火的烘烤蒸发从而消散在了空气中,再说云月婵,当最后一个漆黑色光印于其玉手中打入半空中那形状毫无规则可言的召灵石中,冯琅也是彻底自爆了!
不过不管怎样,一个人在一生中要面临无数的选择,修士亦是无法例外,相比于普通凡人在百年人生中做出的种种抉择,修士所做的抉择往往和*图*书要更加危险也更加富有高额的回报,但要想得到自己梦想的回报,其即将付出的代价也是与之相对的。正如冯琅这般,身为一个修仙者投靠了魔界修魔者的门下,假如他真能完成所谓的任务,或许还能得到不少好处一飞冲天,再加上有这么个美人陪伴,这买卖倒也不可谓不划算,奈何在其余的抉择中,他并没能赌对。
而处于冯琅自爆之处下方的冯陨和那两名昆云宗渡劫中期长老,由于开始没能及时领会冯琅的意图,躲避动作慢了半分,正是因为这短暂的停滞,便彻底断送了三人的性命。
一对做了千余年的“父子”,竟是如此戏剧化的死在了一起,对此凌逸可不认为云月婵会产生什么异样的情绪,毕竟她能用身体当作物品来帮助那所谓的魔尊大人完成计划,别说死一个儿子,估计死上十几二十个那女人也不会有什么伤心的感触,在云月婵的生命中,只要她还活着,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人生如戏,游戏人生,不外如是。
终于,准备自爆瓦解了丹田火元力灵涡的冯琅距离云月婵只剩下一步之遥,现在已经没人能看清冯琅的表情如何,想想被自己的道侣背叛以及数千年苦修的弥散,估计冯琅的心情除了愤怒,应该还会有浓浓的不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