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四十一章 灭门,夺人(七)

两道法令落下,刚解决完血泉攻击准备出手攻向凌逸的残伤魔尊只觉得头顶忽然为金光佛意与黑暗波动所充斥,待其仰头一望,一尊盘坐巨佛与一轮暗黑色圆月已是轰然砸了下来!
话音落下,凌逸便将丹田浊灵涡内的元力全力喷涌出来,万道浊光冲天而起,将他整个包裹在内,残伤魔尊虽然探查不出浊元力属性的奥妙,但此刻凌逸散发的强大威势也是让他这个见多了生生死死的魔界大能有了一丝惊骇之感,不过这种感觉很快便被其同样席卷而出且比凌逸更为浑厚强大的魔属性气息所抵触在外了。
这第一次调动天地之力间的对碰虽然简单明了,却让施法双方的残伤魔尊与凌逸二人皆是心中有了不小的震撼,残伤魔尊的震撼来自于凌逸凭借渡劫前期之境居然能和自己玄灵中期之境的攻击拼个不相上下,凌逸的震撼则源于玄灵期的强大,要知道,这蕴含着他十成实力的剑芒若是放在凡界任何一名巅峰强者手里都是不可能凭借随手一击挡住的,可此时此刻,残伤魔尊那明显没使出全力的一击竟然就这么把自己的攻势拦了下来!
看着凌逸丝毫没有惶恐惊惧的样子,魔尊也不由得暗暗为其称赞了一声,m.hetushu.com然而称赞归称赞,有些事情还是无法避免的,修魔者的力量属性身为一个魔尊自然是再熟悉不过,可凌逸此时身上散发的波动明显不属于魔属性,而他又凭借一己之力把云月婵和昆云宗冯琅这个棋子逼到要召唤自己跨界来救的地步,其实力与潜力可见十分强大,魔界势力虽有划分,可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尽一切可能削弱其他各个界面的整体实力,以此保障某天魔界能够一统各界。
得到命令的小十在血灵剑疾驰至残伤魔尊身前百丈远处陡然滞住剑身,一阵血泉翻涌之下,血灵剑突兀转化成了一名幼小孩童形态,小十现出剑灵本体,立即在残伤魔尊惊诧的眼神中抬起他那双胖嘟嘟的小手皆起印决来。
魔枪释放的漆黑魔力匹练袭来,凌逸不躲不闪,右手斜侧垂于身旁,一阵婴孩嬉笑声响过,一柄表面流动着猩红鲜血而不滴落于地的血色长剑陡然幻化而出,血灵剑入手,凌逸手上动作不停,浊光大闪间,一具猩红色骨刺铠甲在体外显现将其全身包裹在内,腾空而立的凌逸在残伤魔尊与云月婵眼中忽然摇身一变,宛如血甲战神一般弥漫着霸道之意!
凌逸的镇定http://m•hetushu.com与强势让残伤魔尊不禁面色一怔,随即抬手在云月婵胸前娇挺上揉了两把放声大笑道:“哈哈哈……好小子,若是你所修为我魔道,说不定本尊还真希望把你收做徒弟了!不过你说的对,你我皆成了彼此的眼中钉肉中刺,总归有一方得死,现在的处境……明显是你要死啊。”
“血灵剑,血剑破敌!”
凌逸面色凝重的看了魔尊一眼,脑中一边思索着应对之策,一边保持镇定的问道:“阁下是魔界之人?”
残伤魔尊低喝一声,转而双手于胸前狠狠一握,一把冒着漆黑色魔气的乌亮长枪便被其抓在了手里,长枪横扫之下,一道闪露森芒的魔力匹练便是朝着凌逸懒腰划去,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闻言凌逸眉头一皱,这个道号残伤魔尊的魔界修士说的不错,虽然因为召灵石强行扭曲空间造成被召唤修士实力上有所压制,但即便是渡劫期之上的第一个境界——玄灵期,在凡界里也是绝对统治者的存在,大境界的跨越,那便是质的蜕变!
“咯咯咯……”
“不动真格的就要真栽在这里了啊。”
修士突破凡界修为桎梏晋升更高层次之后,其体内能量也会有一个极其明显的蜕变和*图*书,凡界修士施法时所用的元力飞升到了灵界则会变成灵力,魔界为魔力,妖界是妖力,故而即便残伤魔尊此时也是渡劫期的境界,倚仗魔力这个后天生成的优势,在能量上也会稳压凡界使用元力的同阶修士,不过魔力虽强,但凌逸的浊元力显然不能以常理度之,二者此战的碰触,毅然会成为一场凡界数万年来难得一见的惊天大战!
沉喝发出,凌逸狠狠握剑竖劈一记,血色剑芒在其全力挥斩下淌着逼真血红之色,悍然与那魔力匹练对到了一处,一声轰响在血芒与魔光的交错纠缠下响彻天际,两种力量像是两头碰撞到一起的公牛使劲冲撞着彼此,简单而粗暴!
“极天佛落!暗月之坠!”
让残伤魔尊这么突然一捏,云月婵水汪汪的白了他一眼,随即整个身姿如水蛇般挂在了残伤魔尊身上,其一双美眸则流露着狠毒的目光望向凌逸,最后得意的眯了眯眼睛,似是在蔑视凌逸,让凌逸知道得罪她的下场。
魔尊看向凌逸道出此言,说话时已经没有了对待云月婵时的笑意,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暴躁浓烈的冷冽杀意。不过当他放出神识不经意一扫之下脸上却多出了一丝诧异色彩,因为凌逸此时身上散发出来的元力气息m•hetushu.com,他以前从来没有感受到过。
这也是当初刹狂魔尊在寻找宸苍界之余偶遇伊凝萱这个当初看起来毫无威胁却蕴藏庞大潜力的女孩时下毒迫害之因。如今凌逸表现出来的潜在威胁,显然要比那时伊凝萱的强上多倍,故而不管今日有没有云月婵的央求,凌逸眼前的这个魔尊都不会放过他。“小子,你这不是明知故问么,好了,别妄想拖延时间等什么救援了,我残伤魔尊尽管这次通过召灵石入凡界被削弱了不少实力,可凭现在能发挥出的玄灵中期巅峰实力,也足以灭掉凡界任何所谓的强者了。”
“你便是要杀我美人儿的小子?咦?这是什么属性气息?!”
法决快速于小十手中打出,一道道臂粗的血泉猛然从其身体各个部位如灵蛇般钻出,继而方向统一朝向手持魔枪的残伤魔尊杀去,血泉冲杀而至,残伤魔尊反手一推把云月婵抛向远处,回过身来就是数枪刺出,在漫天漆黑色枪影的绞杀下,那些由小十施展出的血泉攻击无一幸免悉数被斩断化作血气消散在了空间里,而这时凌逸的法决也是接连打完。
心中喃喃一声,凌逸把血灵剑挥手甩向残伤魔尊,同时以神识传音让血灵剑剑灵小十自行操控本身吸引残伤魔尊的注和_图_书意,以便他施法趁势突袭!
对此凌逸直接无视了去,神识一动把伊凝萱牵引进入了宸苍界中,并嘱咐了一声让她等他,待解决了后顾之忧,凌逸再度把视线投到残伤魔尊脸上,活动活动肩膀,扭了扭脖子咧嘴一笑道:“魔尊大人你这话说的可就有些托大了,境界高低不代表实力强弱不是么?还有,自打踏上仙途,我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杀比我境界高的修士!”
“杀!杀!杀!”
一般的召灵石按理说只能从同界之地召唤修士前来,可云月婵那个残伤魔尊让其留着保命的召灵石显然有着与普通召灵石不同之处,不过奇特归奇特,这残伤魔尊不管真实境界究竟如何,现在修为仍然不免遭到了压制,奈何仅是玄灵中期,凌逸也自问应付不来。“你说的不错,在凡界之中即使我有再多援手,也敌不过你玄灵中期的实力,如今我成了你的眼中钉,你又是我的肉中刺,怎么说都是一战,我不会坐以待毙。”眼见事情避无可避,凌逸在绝境之中竟是升起了一股强烈的战斗欲望,反正逃也逃不掉,还不如拼死一搏,况且残伤魔尊知道了他浊道的秘密,能不让他回到魔界便是最好的结果了。
“你小子身上的奥秘,等制住你本尊再好好探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