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四十二章 灭门,夺人(八)

“去!”
得到凌逸后续浊元力的加持,暗月表面黑暗之气更加浓稠起来,而暗月此刻也愈发接近实质,像是一轮真正的黑暗之月从天而坠!
甚至是那经过血池之变凝练融合而成的永生之血也存在于这个分身里,如此一来,凌逸便是能借助分身之力,一起把这四大压箱底的手段一并施展出来!
“灭世分身!”
散布着漆黑色浓郁魔气的长枪在金佛暗月距离残伤魔尊还有不到百丈远的时候被其使劲一甩冲上天际,魔枪在枪尖直指金佛暗月之时,在下方从残伤魔尊手里不断外涌的浑厚魔力灌注下,体型骤然膨胀起来,不多时,那原本丈许的魔枪竟是直接体积扩大了五十倍,五十余丈长的漆黑魔枪裹着滚滚魔气此时犹如一道漆黑闪电,悍然钻向凌逸的极天佛落与暗月之坠两法。
这一声凌逸明显气势弱了许多,虽说他本身所修浊道在元力储存程度上要远远比同阶修士浑厚数十倍数百倍,可接连施展出这么多超然众界的法术神通,他的身体也是有些吃不消了。
“寒冰刺龙!”
“七彩凤凰炎!”
金色佛光与黑暗光华纠缠交错着从残伤魔www.hetushu.com尊头顶轰然落下,那般场景从远处遥望,就像一尊泰然巨佛被一轮暗黑圆月由高空中砸落,在二者双重压力下狠狠撞向地面,只是由于在落地过程中有了残伤魔尊这个阻碍,金佛暗月想要坠落则必须要先经过残伤魔尊,当然,残伤魔尊显然不愿充当这个中间人的角色,毕竟那金佛暗月中蕴含的恐怖威力,就连他这个魔界大能也不由得心生惊悸。
包括身处远处眼中带着崇敬之意望着残伤魔尊与凌逸大战的云月婵也被此时凌逸周身那光怪陆离五光十色的元力光华所吸引住了视线,檀口微张,目光久久难以移动半分。
血魔印与地狱蚀瘴之法一经施展完毕,凌逸分出的那道灭世分身便消失而去,仿若从没出现过一样,再看如今的凌逸,挺拔身姿傲然立于半空,血甲遮体,身放通天浊光,头顶一只十丈大小青色火凤振翅嘶鸣,在周遭空间经过短暂昏暗之后,高空中一条五十余丈长、浑身布满冰刺的冰蓝巨龙破云而出,而凌逸本体胸前三尺处,一团灰色瘴气与一个巴掌大小血红色光印一左一右漂浮而立,凌逸四m•hetushu.com大绝招毅然齐出!
轰响发出,金佛头顶暗月,以无比凶悍狠厉的姿态毅然撞在了那闪露寒芒的魔枪枪尖上,二者相遇,呈盘坐姿态的金佛底部不断撒溢着金色佛光,金光喷射之间,那魔枪枪尖也是形成了一道漆黑魔气屏障,竭力阻挡着金佛的下落,这时金佛头顶暗月突然被一直在远处保持掐诀之状的凌逸隔空一握狠狠往下一拉,与此同时,汹涌澎湃的浊元力也被凌逸从灵涡内不要命释放而出,往那暗月中涌去!
然而不管如何,凌逸都没有退缩的余地,此战非生必死!
“魔枪擎苍!”
终于,没有了金佛与魔枪形成屏障的阻碍,暗月与那魔枪本体猛然对在了一处,暗月表面与枪尖触碰之地犹如金属一般发出动人黑暗光泽,而那魔枪枪身上的滚滚魔气也在二者相撞发出金铁交击之声的同时蔓延上了黑暗圆月,魔枪与暗月在对峙中不断消融着彼此的能量,一时间难分上下,僵持在了半空中。
结印打完,法令落下,在凌逸腾空而立的身体旁边半丈远处,一阵光华闪烁间,一个和他本体一模一样根本难分虚实的凌逸逐和图书渐由虚凝实,两人四双明目齐齐望向残伤魔尊,一言不发双手接连打起法决来。
巨大魔枪正如残伤魔尊的那声法令一样,在凌逸的眼中好似一根擎天之柱,虽然这魔枪的长度还远远不及苍天的高度,可在极速下落的金佛暗月与残伤魔尊本人之间,却俨然像是一根柱子将二者顶在了两端!
四道法术之令在三息时间内被这两个凌逸一起喊了出来,原本对凌逸而言,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他最多也就接连打完两种神通的法决,而且要想继续施展第三、第四种神通还要有一个短暂的缓和阶段,毕竟凌逸手中的这几种神通都是无比强大的手段,不可能让凌逸无限制的施展,不过灭世分身之法变态就变态在了这里,这门法术一经施展,施法者可以在三息时间里凝聚出一个与他本体完全一样的分身,注意,是完全一样,也就是说,凌逸分出的这个分身无论在元力存储多少上还是身体强度上在这三息之内都和凌逸本体相同!
“果然是魔界大能,手里居然有上品劫宝。”看着自己压箱底的两招法术叠加在一起也无法顶动魔枪分毫,凌逸一边为暗月灌输元力,hetushu.com一边目光灼灼的盯着那把魔枪惊叹道,说来拥有那么多真仙遗留宝器的他不该羡慕残伤魔尊这把上品劫宝魔枪,可奈何这些真仙传承他宝器的时候好像商量好了一样,自身境界不够根本无法发挥出其大部分的能力,不过凌逸也明白,那魔枪之所以能挡住自己的攻势,除了魔枪宝器本身等级品质高外,还与残伤魔尊玄灵中期且施展能量是魔力有关!
“地狱蚀瘴!”
受到凌逸的命令,冰龙、火凤、灰色瘴气、血红光印,四种在修真界里完全不可能同时出现的法术在这一刻汇成了一场法术盛宴,裹着无尽毁灭之意齐齐朝残伤魔尊暴掠而去!感受到一股从来没有如此清晰过的陨灭危机袭上心头,残伤魔尊再也顾不得其他,举起双拳狠狠朝头顶魔枪一砸,魔枪由此顶着暗月往高空一并飞去,最终在不知距离残伤魔尊多高的地方轰然爆炸,余波将虚实幻书形成的黑炎火海幻象也吞噬成了虚无。
“血魔印!”
眼下残伤魔尊正高举双手凌空支撑着魔枪与暗月对峙,凌逸怎会放过这个痛打落水狗的机会,双手法决一变,灭世分身之法也是第一次被他应用在了实战之和图书中!
待与头顶暗月胶着对峙的残伤魔尊分出一缕神识观察到此刻凌逸状况时,便再难遮掩心中的震惊之感,因为现在被四大法术神通环绕在内的凌逸实在……实在太绚丽了!
轰!
而残伤魔尊本人则是在闪躲不及之际,双手让人看起来眼花缭乱的结起一个个晦涩玄妙的法决来,待其最后一道印记打完,一堵翻腾着漆黑魔气、表面刻有大片玄妙魔纹的墙面便是挡在了他的身前,在这魔墙之上,浓浓的一股古朴之气充斥扩散,此术俨然也是一门远古大能之法!
“不可能!这小子明明是渡劫前期的修为,怎么会施展出如此威力巨大的神通?!”仰头观望金佛暗月坠落而下的残伤魔尊感受到身体上生出的庞大压力,不由得沉喝一声,对付凌逸的心态由轻视转为凝重,手持魔枪全力运转起丹田灵涡内的魔力来!
受到暗月与魔枪的双重挤压,盘坐金佛终于承受不住那堪可挤碎数十座万丈巨山的压力炸散成片片金光弥漫天际,但金光的爆散并非没有起到丝毫作用,那原本抵挡金佛下落之势的漆黑屏障在金佛爆炸的波动下一同破开,为暗月之坠开辟了道路。
“魔古之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