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四十三章 灭门,夺人(九)

在那巨大漆黑三叉戟以力劈华山之势遥遥砸落下来的同时,凌逸手中已是丝毫不显凌乱的结起印诀来。
不过,凌逸就真的没办法了吗?
眼睁睁看着血魔印与地狱蚀瘴攻来,残伤魔尊为此感到头皮发麻的同时,心中还暗暗算计着凌逸修炼浊道的主意,残伤魔尊正有所想间,凌逸的杀招已是碰触到了他那护体光罩上。
“好,好小子,本尊的确是太大意了,要是早一点出手恐怕也不会落得这般下场,你将我重伤成这样,本尊不杀你,岂不是以后成了魔界的笑话?!”
凌逸手中法诀即将结完的霎时,忽然抬头冲着残伤魔尊咧嘴一笑道。
砰的一声闷响从残伤魔尊腹部发出,受到重击的他痛吼一声,待得其腹部那血魔印爆炸后生成的道道血光收敛,腾空站在其对面不远处的凌逸便是惊喜的看到,自己那血魔印成功将残伤魔尊腹部击出了一个正方形血洞,夹杂着肋骨碎块的肉皮呈四方之状往外翻着,大量鲜血不停从其中流出洒http://m.hetushu.com落向地面,再看那攻击时悄无声息的地狱蚀瘴,已是化作一团灰色瘴气消失在了这片空间里,反观其之前攻击残伤魔尊的胸口处,则是留下了比血魔印更加深刻的伤害,因为凌逸发现透过残伤魔尊的前胸,他可以看到其后面的景色……
残伤魔尊两手各自捂着胸口和腹部的两个血洞,一边大口喘着粗气,一边面带愤怒之意的望向凌逸说道,继而不等因为元力消耗巨大而无法继续施展攻击的凌逸开口为自己争取点时间,残伤魔尊翻手取出一大把灵丹妙药扔进嘴里,随后面色稍稍红润了一些,两只沾满鲜血的双手齐齐放到胸前,快速且精准的掐起法诀来。
一声轻响发出,在凌逸神识的操控下,原本会和地狱蚀瘴一起落在那光罩上的血魔印在临近之时突然滞了一滞,反由地狱蚀瘴先撞了上去,凌逸这么做是有目的的,因为地狱蚀瘴是从不知哪里召来的实物,只要给予足够的元力供给,那么www.hetushu.com它就会一直根据自己的神识锁定去杀敌,至于血魔印,则是由凌逸释放元力施展出来的法术,其威力是消耗一点少一点,为了最大程度化给予残伤魔尊伤害,稍一思虑之下,凌逸便是选择了之前这种做法。
薄如纸片的猩红色光印表面犹如流动着鲜血一般闪烁着妖异光泽,而与其一同冲向被漆黑魔力光罩所保护在内的残伤魔尊的地狱蚀瘴,亦是在无数颗细小灰色颗粒跳动间,弥漫着仿佛来自地狱的腐蚀之意,二者攻至,就连见多了大风大浪的残伤魔尊也不由得一阵心惊肉跳,皮肤上的汗毛也由此因为惊悸的缘故根根直立。
“哈哈,修为上的差距终究难以抵消,本尊承认若是与你同阶必然不是你一合之敌,可那又怎样?你现在还有和本尊一较高下的力量吗?元力再如何多于同级修士,此刻还不是用尽了?受死吧!”
没有剧烈的轰响,火凤扑打在魔墙上后,立即溃散化作滚滚烈焰从冲撞之地顺着墙面极速扩散http://www.hetushu.com蔓延开来,而那冰龙亦是如此,在七彩凤凰炎把魔墙烧红后携着极寒之力变成股股冰气冻住了整面魔墙,一冷一热之下,这堵残伤魔尊用来救命的魔墙终是抵挡不住二者突变的能量咔嚓咔嚓碎裂开来,化成缕缕漆黑魔气飘散而去。
然而七彩凤凰炎与寒冰刺龙是没立下奇功,可后面地狱蚀瘴与血魔印却是因为没有了魔墙的阻挡径直冲到了残伤魔尊近前,没想到凌逸法术威力如此巨大的残伤魔尊情急之下没有办法,唯有尽全力释放魔力光罩,祈祷能够成功挡下凌逸的攻击。
“谁说我没有元力了?”
“魔古之墙!”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这小子灵脉属性到底如何?为何能施展出这么多属性的法术,而且其中还有连本尊都叫不出名号的属性,他身上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今日必须擒下他把这个秘密揪出来,若是本尊能学会这些神通法术,哼哼,魔界还不早晚是我残伤魔尊的!”
悄无声息。
噗——
“魔神www.hetushu.com之像!”
这种做法显然也带来了不错的效果,地狱蚀瘴乃是腐蚀类宝物之源,此前因为大意而被动抵抗了凌逸不少杀招的残伤魔尊也是消耗了体内不少魔力,因此单单这么一个护体光罩,压根不足以抵挡地狱蚀瘴一息时间,轻响发出光罩化开,接着地狱蚀瘴这团灰色瘴气便是形态一变,变成一个气态拳头,直直砸向残伤魔尊的胸口,而那血红色光印也随之近前,朝残伤魔尊腹部印去!
魔墙现,残伤魔尊的法令也是随之铿锵落地。
心中大定以为胜券在握的残伤魔尊大笑两声,待得话音落下伸手一指,神识锁定住凌逸在那魔神眼中如此渺小的身躯命令魔神朝其杀去,那魔神之像受到命令,双目一瞪猛然举起手中三叉戟,裹着股股凛冽罡风直奔凌逸头顶落下!这一击若是落实了,或许凭借四象神盾、血妖骨甲以及其浊果锻炼过的身体三者叠加能够抵挡下来,可那是说在凌逸全盛时期,现在的他元力几近枯竭,别说支持不住三者进行防御,就算能和*图*书支持,其发挥出来的效果也不会很好。
这时凌逸的四大神通已是逼至残伤魔尊幻化魔墙之前,两人一攻一守,接下来双方的法术难以避免的碰到了一处!
也就是说,先前化作一个灰色拳头的地狱蚀瘴,彻底把残伤魔尊胸口那一块地方腐蚀穿透,这一穿透了的肉洞里,几乎所有人体组织都消失了个遍,虽然对于残伤魔尊这种魔界大能消失一些血肉器官没什么致命的威胁,可这种情况仍然不免让其重伤萎靡下来。
法诀瞬息打完,残伤魔尊目光狠厉的盯着凌逸施展出了其最强法术魔神之像,法令落下的刹那,滚滚漆黑魔气不停从残伤魔尊身体各个部位往外翻涌冒出,缕缕精纯、蕴含着恐怖威力的漆黑魔力汇聚升空,与那些魔气交杂在了残伤魔尊身前,最终凌逸便是震惊的看到,一个身高百丈、面容狰狞的巨人影像毅然凝现,这巨人浑身皮肤漆黑如墨,手持巨型三叉戟,通体肌肉隆起,只穿了一个虎皮裙,一股古朴蛮荒的凶悍之气从其体外扩散开来,直扑凌逸面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