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四十四章 灭门,夺人(十)

话音落下,凌逸心烦意乱的皱起了眉头,双手狠狠攥拳久久不曾移动半分,直到受命屠城的小九回到凌逸身边,凌逸才喟然长叹一声,心想以后要更加小心保密自己浊道身份了,不然凭借自己现在这般实力,到了高层次界面依旧难逃被人灭杀的下场,说来今日他能战胜玄灵中期的残伤魔尊,完全是示敌以弱令其大意的缘故,不然凭他现在渡劫前期的修为,最多也就能战胜一名玄灵前期修士罢了。
身高百丈的魔神巨人踏空杀来,凌逸眉头一皱一松,最后像是下了什么决定般抬起双手,结起那一套他只施展过一次的印诀来。
“不可能!!!”
接下来二者对撞的结果让残伤魔尊大吃一惊,当血拳轰在魔戟之上时,那魔神仿若因为承受不住巨大的冲击力胳膊弹开之际魔戟倒飞而出,接着百丈血魔根本不给魔神反抗的机会,右肩顶在前面腾空快跑,直接撞在魔神胸前,而后血魔拉回即将倒飞而去的魔神手臂狠狠一甩扔到地面上,最终双脚合并往下方由魔神撞出的巨大http://www.hetushu.com深坑里狠狠落去,接连两声剧烈轰响在昆云宗所在城池内发出,待得浓厚的烟尘散去,随着缕缕漆黑魔气升空消散,那深坑里只剩下血魔一人的巨大身体了。
“黯月争辉!九转昙花现!”
闻听残伤魔尊自以为仁慈无比的决定,凌逸轻蔑一笑,摇头回应道:“我凌逸生于父母存于天地,此生不会受任何人的奴役,而且就凭你,也没那个资格,所以还是少废话,想得到我的秘密,就自己用手来拿!”
不错,凌逸此次施展的正是当初为了灭杀无来上人所施展的恐怖神通血魔召,不过现在的他显然不必担心境界不足导致法术反噬的情况出来,再加上得到血魔传承的他对于血魔召的施展更加富有理解,因此施展这一神通对如今的凌逸而言一切都显得水到渠成那般简单。
“小子,本尊早晚会把你身上的秘密挖个干净!然后亲手杀了你,以报今日之仇!在那之前,好好保住性命吧!”
再说凌逸,在对战残伤魔尊的起始,和_图_书他便料到了自己体内浊元力可能出现不支的现象,前面之所以拼到虚弱到极点才施展黯月争辉之术其实凌逸是有一番想法的,若不是他借助自己修为上不足这一点示敌以弱,恐怕残伤魔尊不会大意的让他先前那番攻击得手,而残伤魔尊也就不会受到如此重大的伤害了,只有残伤魔尊受伤,其玄灵中期的实力再度遭到削弱,凌逸才有可能凭借黯月争辉之法恢复大部分实力,从而拼死一战!
法令声落,凌逸丹田灵涡内刚刚因黯月争辉夺来的浊元力再一次被抽空,强忍虚弱之感的他保持着掐诀的姿态,接着一个同样百丈大小的巨人于凌逸身前高空中凝现,只是相比魔神之像不同的是,凌逸召唤的这血魔巨人通体呈猩红之色,浑身表面肌肉彷如被血液覆盖不停蠕动,而其外表更是简单,仅穿着一条血色紧裤,当魔神拿着三叉戟悍然攻来之时,血魔张开大口作怒吼之状,简单粗暴的抬起右拳猛然对去!
明显脚力虚浮,腾空的身体有些摇晃的凌逸突然冲着残伤魔尊咧嘴一hetushu.com笑,说出这般话来,还不及残伤魔尊出言讥讽,那魔神手中的巨型三叉戟已是呼啸着攻至凌逸头顶,在那千钧一发之际,残伤魔尊听到了两声法令落下,接着,那魔神三叉戟便扫过凌逸所站之地却毫无成果。
恢复了七八成元力不代表凌逸就会以硬碰硬的方式去接下那一记三叉戟的攻击,拥有九转昙花现这如此诡异莫测的神通步法,凌逸想要闪躲那巨人笨重的一击还不简单?故而伴随着一朵绚丽昙花绽放凋谢,待其花瓣全部消散在空气中,凌逸的身形早就移出了百丈之远的地方。
残伤魔尊直到这一刻才真正意识到了眼前这小辈的不好惹,受到重伤又全力施展魔神之像的他因为境界受限,此时俨然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他又没有凌逸那般短时间内可以恢复元力的神通,眼下那血魔仰头朝自己锁定而来,残伤魔尊左右衡量了一番,最后无奈把牙一咬,瞬间移到在远处看他和凌逸战斗都看傻了的云月婵身边,一把拿过召灵石打上印记,准备离开此地,毕竟一切和图书秘密宝物,都比不上性命重要,只要他能回到魔界,以后总有机会再找上凌逸,把该拿的拿到手里。
不过不管怎样,现在的他,终于可以见到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儿了。
“谁说我没有元力了?”
眼见一袭白袍的凌逸安然移出百丈,并且气息变得再度平缓下来,残伤魔尊大呼一声不可能,气急之下又是两大口鲜血喷洒落地,双目圆瞪的望向凌逸,不过心境稍作平缓后残伤魔尊突然面目狰狞的狂笑起来。“哈哈哈……虽然不知道你小子身上究竟为何有这么多秘密,可是如此多的奇妙神通本尊可是眼馋的紧啊!这样,只要你小子肯把灵脉属性的秘密以及这些法术修炼之法交予本尊,且接受本尊的奴仆烙印,本尊愿意发下本命誓言放你一条性命如何?”
见残伤魔尊要跑,凌逸当然知道自己浊道之秘传出去对自己会造成多大的麻烦,焦躁之下凌逸以神识控制着血魔令其迅速杀掉油尽灯枯的残伤魔尊以及云月婵两人,谁知等血魔身形高飞而起,举拳砸向残伤魔尊二人的瞬间,残伤魔尊已是在手和-图-书中召灵石的爆闪间带着云月婵离开了此地,同时一声不甘怒吼飘荡传入了凌逸双耳。
黯月争辉的法令发出,凌逸在那一瞬间犹如一轮明月虚幻将其身体包裹其中,接着从四面八方爆闪涌来的清冷月光夹杂着浓郁的天地元气为其滋养着丹田内浊灵涡,仅是眨眼的功夫过去,他体内元力已是恢复了七八成来,相比墨览月施展此术,效果显然要高出近一倍的程度。
魔神距离凌逸不足五十余丈的时候,凌逸法诀已是打完,接着他目光死死盯着漆黑魔神,大喝一声:“血魔召!”
话毕,残伤魔尊面色一狠,随即冷然道:“你莫不是以为本尊受了伤就拿元力得以恢复的你没有办法?那好,就让你见识一下本尊这魔神之像的威力吧!杀了他!”
和平的解决方式在凌逸口中遭到否定,并且残伤魔尊还落得了一个实力不够、没有资格的定义,大怒之下残伤魔尊也顾不得太多了,直接对由魔力形成的魔神影像下达了死命令,让其将凌逸灭杀于此!
“这……这又是什么法术?!怎么可能破了我的魔神之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