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五十一章 你知道他是谁么

见云炜一脸郁闷的样子,于图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行了,大哥你这不也没什么事吗,都过去了,反正你也证明自己实力了不是?那什么第一不第一,不过是个虚名而已。”
“咱哥俩这关系,没问题!”云炜豪爽的答应下来,接着在于图视线的牵引下看到了伊凝萱。“这位是……”
云炜这时也是整个人走进了雅阁内,听完于图的话,声音带着晦气之意无奈道:“别提了,还不是因为前些日子殿比的事,原本按照正常情况来讲,哥哥我拿下殿比第一是妥妥的事,谁知月殿那个月玲出手让我受了伤,一时气愤之下我就出手重了点,差点把她灭杀,若不是后来事情有了转机,别说现在你看不到我,恐怕以后都别想看到我了。”
“伊凝萱……好名字,好名字!凌逸……你说什么?!凌逸!?”咀嚼了两遍伊凝萱的名字,沉浸在伊凝萱美色里的云炜忽然自语到http://m.hetushu.com凌逸两个字,稍微这么在脑子里一过,骤然色变惊呼道,而这一回,他也是真的看到了凌逸那张让他敬畏不已的面孔。“你……你……”
云炜听完释然一笑,说道:“没错!哼哼,经过这次殿比,哥哥我虽然没有拿到三殿殿比公认的第一之位,但实力却是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这些日子在云殿里,我可是没少受到殿内女弟子的关注,前几日我还偷偷把一个窥灵期圆满的师姐级别女修给上了,啧啧,那滋味,真爽!”
“你们认识?”
于图显然没去参加那次殿比观战,否则也绝对不可能认不出凌逸来,而这时云炜的注意力又全放在于图身上,故而没看到凌逸,大摇大摆的走到于图身边坐下,自斟自饮大灌了一口美酒。
“原来是云炜大哥啊!一个多月不见,兄弟我都想死你了!”
谁知于图的话一点hetushu.com都没引起伊凝萱的回应,人家还是一心挂在凌逸心上,倒是凌逸流露出一抹不知名的笑意说道:“实在不好意思,内人从小到大滴酒未曾沾过,还是小弟给于兄倒酒吧。”
这一下可是正中了于图下怀,听闻凌逸的话于图哈哈一笑不以为然道:“万事总有第一次嘛,咱三个一见如故,给哥哥倒杯酒喝上两杯又没关系,修士修道岂可让规矩定则受了束缚?来,弟妹,为兄给你倒酒,陪哥哥喝一个!”说着于图便是起身,拿起酒壶就要取过伊凝萱面前还没用过的酒杯,正当凌逸打算摊牌的时候,雅阁那伸拉的木门忽然打开,一声熟悉又让凌逸感到奇怪的声音传了进来。
看着凌逸的一举一动,于图也在其感染下注意起自己的举止来,可是凌逸那股天生的飘逸洒脱之感却是无论他怎么学都学不来,搞到最后,于图干脆放开了大吃大喝,心中想着兴许自己这直http://m.hetushu.com爽性格更能吸引伊凝萱也说不定,然而经过他多番观察失望的发现,伊凝萱的美目基本上没离开过凌逸,还时不时拿贴身手帕帮凌逸擦拭嘴角油渍,这让于图越来越按捺不住急躁的心情。“凌逸兄弟,光咱哥俩喝酒多没意思,不如让弟妹也喝上几杯如何?来,弟妹,给为兄倒杯酒。”
于图这才反应过来给云炜介绍道:“瞧我这脑子,这两位是兄弟我新结识的朋友,伊凝萱,凌逸。”
“他……他是……”
听着凌逸正经又戏谑的言语,伊凝萱心头那抹不快顿时烟消云散,扑哧一声笑了一下,不过这倾国倾城的笑容却是没能让于图看到,因为他此时正在和来人打招呼。
看到云炜那说不出意味的脸色,于图心生疑惑之余,出言问道。
没错,打开房门走进来的正是云殿年轻一辈翘楚云炜,也是那个在殿比上差点给月玲造成致命伤害,又因凌逸后来免去受到月苑和图书莹责罚的云殿殿主内定弟子。不过让凌逸有些好奇的是,云殿和血殿双方向来关系不和,于图和云炜是怎么搭上线、云炜又是为何敢大摇大摆来血殿副城的呢?!
话音落下,于图也是被这一嗓子分出神来,望向雅阁门口方向,手上取杯的动作也因此停了下来,对此凌逸像是没听到那声音一般,自顾自的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酒,同时嘴角忍不住上翘了几分,这时伊凝萱也借机拉了拉凌逸的衣袖,黛眉微皱颇有厌恶之感的给凌逸传音道:“凌逸哥哥,你干嘛要和这人来喝酒,萱儿真是好讨厌他。”
美女永远是最能牵住男人目光的人,见到伊凝萱绝色之容的云炜再度把凌逸忽视掉,脸上哪里还有云殿所谓的半点君子之色,有的尽是淫迷表情。
“于图,你小子来这里喝酒也不知会哥哥一声?!”
男人就是这样,越比自己高贵优雅的女人征服起来就越有成就感,听了云炜的宏大“战绩”,于图猥和*图*书琐笑道:“嘿嘿……还是云炜大哥有本事,下次有什么好事,可要记得分小弟一杯羹啊!”
瞧着云炜抬手指着自己,支支吾吾的模样,凌逸礼貌一笑,说道:“云兄,别来无恙啊。”
凌逸抬手宠溺的刮了刮伊凝萱的挺翘琼鼻,同样以神识回道:“凌逸哥哥好久没和情敌玩过了,其实萱儿你不知道,灭这种不长眼的家伙,是我最喜欢做的事情之一,也是凌逸哥哥为数不多的几种消遣活动,这般大好机会,我怎么能放过,再说,你不给他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以后指不定有多少好姑娘要毁在他手里,唉,没办法,谁让你凌逸哥哥我菩萨心肠呢。”
正所谓酒不醉人人自醉,修士想要喝酒喝醉了,除非是某些灵气十足的灵草所酿,比如凌逸曾经喝过的玉红酒,可明明这次上来的酒根本没有玉红酒那种功效,于图脸上却明显有了些许醉意,像是在借酒消愁,又像是成心装醉,以达到某种不可告人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