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五十五章 夜啼在月殿

见状夜啼哈哈一通大笑,举起茶杯喝了一口,咂摸咂摸嘴说道:“好了好了,不逗你这丫头了,其实我这次来主要是因为血殿那些女弟子实在太暴力,一点不温柔,听说你们月殿气质高雅举止温柔的女修不少,所以才来观摩观摩,至于你和血辉的事嘛,我是听血琪他们几个无意间说笑时提及的,血辉那小子够狠够男人,挺合我的脾气,于是我这当哥哥的来一趟,也不能忘了他不是?我把你带出去,找他玩几天如何?”
闻听夜啼漫不经心的话语,月芯不由得皱了皱她那对细长柳眉,待她放出神识在夜啼身上轻微一扫下确定了夜啼的修为和体质,才停下了移动的步伐,冷声问道:“敢问前辈的来意如何?晚辈自认为没有什么吸引前辈的地方,也不觉得前辈来月殿是为了小女子吧。”清楚了夜啼的实力,月芯自知即便自己速度再怎么快,也决然不会是夜啼的对手,故而选择了按照夜啼的意思来交谈,何况她从夜啼的脸上也没看出他对月殿有什么不利的想法。
听到血辉这个和-图-书名字,月芯处事不惊的心境明显出现了悸动,因为血辉这个名字,她那紧张的姿态也放松了许多,眨着明亮的眼眸惊问道。
被夜啼这么一怂恿,加上月芯本来就特别想看到血辉,咬了咬柔软的红唇,月芯把心一横,也不管让月苑莹发现后会怎么惩罚自己,点头回应夜啼道:“好,我跟你去。”
月芯心思如何细密,夜啼越是这么说,她就越确定夜啼不会对她做些什么,尤其是提及血辉,那个当初把她从凶兽口中救出的男子,月芯哪里还顾得上其他,她现在最想听到见到的人,就是血辉。“前辈要想对我不利,就算我再怎么谨慎,恐怕也没有丝毫作用,前辈还没说,血辉现在怎么样了?他过的好吗?”
月芯微羞的踌躇了一会儿,随即走到夜啼身旁倒了一杯香茗递到夜啼手边嗫嚅道:“夜啼大哥,请喝茶。”
夜啼散漫的坐在一把木椅上,左右两只好看的双手互相摆弄着,目光没有放在月芯身上半分,却是刁钻的点明了她的意图,说完这和-图-书话,夜啼嘴角挂着令人倍感亲近的笑容望向月芯,随后又似无意的看了打开着的窗户一眼。
夜啼摸了摸鼻子,冲着月芯暧昧一笑,说道:“喂,小丫头,你现在的表现可不安全哦,万一我真的想对你不利,凭你此时的状态,可是完全能够在一瞬间制住你为所欲为的,女人丢了最宝贵的东西,我认为没有几个男人还会愿意要她,你说呢?”
不得不说,夜啼的容貌堪称完美,如果说世间男人和女人的性格能够互换,那么夜啼一定会遭到无数女修的追捧抢夺,这么说吧,夜啼就如天上繁星,闪耀着迷人的光泽,其身上散发的无尽魅力,单是外表就足以让无数女人为之沉沦。
夜啼说自己没有吸引他的地方,月芯对此并无半点不喜,毕竟她从小生活在百花齐放的月殿之内,无论师姐还是师妹,比她好看的比比皆是,可她不觉得长相一般有什么不好,起码不必担心整日有苍蝇招惹自己,虽然因为气质勾人、实力卓群的原因也让她有不少追求者,不过相比同门中实力、和_图_书容貌兼得的师姐妹,她的日子实在是舒服太多了。
“你这丫头,又不是让你出去和血辉做那事,不就是去玩几天么,难道你师尊还天天盯着你们,不让出城?”
况且月芯有一点和月苑莹的心思很像,就是喜欢追求属于自己的实力,她要强大到告诉世人,不是只有男人才能忍受修炼的枯燥与烦闷从而羽化成仙,她们女人同样有着男人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毅力。
“好!”夜啼的提议几乎刚说出口,月芯就露出与往常极其不符的兴奋之色回应道,但才一答应下来,月芯又明眸一黯说道:“师尊不赞成我们月属性弟子和男修交往,说那样会破坏心境,导致境界提升、道义感悟受阻……”
“嗯?前辈此话何意?”夜啼不明不白的回答让月芯一头雾水,疑惑之下不由得追问道。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在一个渡劫期圆满且拥有黑暗灵体体质的修士面前玩花样,而是仔细听听他的来意,你说对么,月芯姑娘。”
听了月芯的话,夜啼微微一笑,回答道:“你说的对也不对,说句不和*图*书好听的,你还真没本公子看上眼的地方,不过我来月殿的目的不是你,却也是你。”
看着月芯一脸惆怅无奈的模样,夜啼不耐烦的摆手道,凌逸和他初见时之所以感觉亲近,大部分原因就是他二人脾气秉性比较相似,都是随心而为的人,在夜啼看来,一切阻挡他追随本心的理由都是狗屁,自己快乐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不错,夜啼眼前的女修,正是与血辉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月苑莹得意弟子之一的月芯。
见月芯打定主意,夜啼满意一笑,点头道:“这才对嘛,跟我走。”话毕,夜啼起身拍拍屁股就要往外飞去,这时月芯这闺房门外突然传来了一声呼喊:“月芯师妹,大师姐也不知道到底进阶成没成功,这都闭关多长时间了,让人担心死。”
夜啼吹胡子瞪眼的瞥了月芯一眼,闷声道:“本公子这么风流倜傥英俊潇洒,哪一点像前辈了?!血辉那小子都叫本公子一声大哥,你这当媳妇儿的是不是也该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叫我一声大哥?!”
夜啼嘿嘿笑了几声,回头看了看桌www.hetushu.com上的茶具,用下颚指指茶杯说道:“讲了那么久,口好渴,先叫声夜啼大哥听听,给大哥润润喉咙再告诉你血辉的事。”
再加上夜啼黑暗灵体的稀有修炼体质以及绝佳的修炼天赋,可想而知当初身处灵界、境界至幻灵期圆满的他是多么能招花惹草,也难怪他会让一名破灵期大能带上绿油油的帽子,并且让人家追着打入凡界了。
如今夜啼眼前的这名女修,明显就不属于花痴的那一种,因此见到自己闺房里突然出现这么一个放荡不羁、魅力十足的男修后,她没有半点两眼犯春之色,反而一脸警惕的看着他,同时小心翼翼的往窗边靠去,打算一有机会就出去把外人混入的消息传开,让月殿弟子做好迎敌准备。
“血辉?!你是他的大哥?!”
不过以上说法都是说那些花痴的女修,要知道能在成仙之路上走的长久的女子,皆有着她独特的聪颖和过人的慧智,就像实力与容貌并佳的女修往往会选择实力强大或者懂得体贴自己的男子一样,在她们眼里,男人长相俊美与否,根本不是挑选道侣的主要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