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五十六章 夜啼暴露

何况月茹从来没听说她这个月芯师姐对哪个男修给过好脸色,更别提把男人单独带到闺房里来了,想到这里,月茹浑身开始全力释放起她那窥灵中期的元力,准备教训教训夜啼这个潜入师姐闺房的登徒子。
听了月芯的话,月茹立即反应过来自己好像是鲁莽了一些,这下她对夜啼的敌视少了一些,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好奇,从眼前师姐的言辞上看,莫非师姐真的和这个长得好看的男修有什么关系?可是师尊不是警告她们不许和男人有来往的么?
“众位师姐,他不是敌人,是小妹的朋友。”眼见夜啼和自己这些师姐们大有一言不合,大打出手之势,月芯急忙腾空而起,飞到众女身前举臂阻拦道。
被众强包围,夜啼俊美不羁的面容上看不出丝毫紧迫之色,反而一脸兴奋的样子,一边搓手一边环顾四周惊叹道。
月茹好奇宝宝的模样使得月芯无奈的摇了摇头,此时她也顾不得解释什么,因为数道惊虹已是打各个方和图书向朝自己三人这边极速奔来,不多时,她这座被毁去屋顶的楼阁周围,便是占满了风姿各色的女修,然而要是光看容貌,被这些燕瘦环肥的女修外表迷惑,觉得她们是花瓶可就要吃大亏了,因为从她们体外散发的气息波动来看,其中境界最低者,都是渡劫前期的实力。
只是此时的她面色肃然,徒添一股冷意,三个字一说出口,竟是让夜啼这个见惯了大风大雨的幻灵期圆满大能也是不由得抖了抖身体,当然,他目前只是空架子幻灵期。
月元力掌印袭来,夜啼连正眼瞧都没瞧一眼,抬手两道黑暗光芒散出,二者相触的瞬间,黑暗之光便瞬间将月茹的两记清月掌整个包裹起来,将其蕴含的能够轰爆一座小山的强大威能侵蚀殆尽。
“长得这么可爱喜人,怎么和血殿那些女修一样暴力,难道现在女修流行这种处事风格吗?”
“月芯师姐……啊!你是谁?!”月茹进入月芯的房间以后,还不等她m.hetushu•com把注意力放到月芯身上,一边面带尴尬与垂涎之色的夜啼便先一步引起了月茹注意,月殿主城里有男人修士不假,可能够进入她们这种月殿殿主亲传弟子闺房的男人绝无可能有一个,这一点从月苑莹阻挠月芯和血辉的事情便能看出,修炼月属性清宁道义的她们,是不可以让儿女私情破坏心境的。
精美绝伦的五官、犹如两轮明月的眸子、高雅脱俗的气质,月苑莹走到哪里都难以避免的倍受男人关注,甚至连女人见到她,都会忍不住多看上几眼,所谓男女通吃,不外如是。
月芯见月茹朝自己这边靠来,一把将其拉到身边嗔道:“你个妮子,怎么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出手呢,也不问问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随手破去月茹法术的夜啼自知这下肯定是无法保持行踪隐秘了,无奈之下索性决定见招拆招,不过猥琐的本性还是让他忍不住在月殿其他人赶来前调笑一下眼前这个娇小美人。
自己全力和-图-书施展的法术让人家如此轻易破去,加上夜啼此时体外不时升腾的黑暗光华,使得本就聪慧机智的月茹一下子明白了两人间的差距,如此这般,她干脆不再做无谓的抗争,只是神经紧绷的死死盯着夜啼,同时脚下缓缓往月芯身边移去,毕竟两个人站在一起遇到什么突发情况应该还能应付一二。
“啧啧,月殿果然名不虚传,美人儿真多。”
月芯慌乱之下一声“月茹师妹”刚叫出口,一名看起来十八九岁,身材娇小、粉嫩可爱的美丽女修已然走进门来。
“月芯师姐,你干什么呢,整天呆在房间里修炼多闷,咱们两个去城里转转,买些首饰衣裙吧。”月芯迟迟没有给予回应,那叫她师姐的女修俨然没有敲门等候的习惯,立即推门进入。
这位师姐的问话让心系血辉有些犯嘀咕的月芯唯唯诺诺一时说不出话来,正当她这位师姐要正面像夜啼发问的时候,一股强大的气息忽然从不远处迅捷赶至,众人只见月芯等人面前突hetushu.com兀出现了一团伸缩爆闪的淡黄色月光,待得月光收敛平息,一道妙曼身姿徐徐呈现在了众人眼前,此人夜啼在三殿殿比时见过,正是月殿殿主——月苑莹。
见月茹运转起体内元力,回过神来的月芯出言就欲阻止她的动作,倒不是说月芯担心月茹伤害到夜啼,实际上恰恰相反,她是怕月茹的粗心惹恼夜啼,为二人造成不可化解的矛盾,届时不说为月殿增加了一个强大的敌人,说不定夜啼当场就把月茹灭杀了。
“你是谁?”
“月茹师妹,别……”
可是月芯的话显然慢上了半拍,等她话音落下之时,月茹两记散发着浓烈月光的清月掌已是狠狠朝夜啼胸口破去,光华闪烁间,月芯这间闺房是彻底遭了秧,单是那两个元力掌印疾驰过程中带起的波荡,就把她这楼阁整个三层掀飞,而剧烈的元力波动,更是引起了居住在月芯楼阁周围的月殿弟子注意,一道道伴随着清冷月光的惊虹往月芯这边飞奔而来。
闻听房间外面的呼喊,http://www.hetushu.com再看看正准备带着自己寻找血辉的夜啼,往日心境沉稳的月芯一下子慌了神,看看自己闺房中简单的装饰,哪里有能够帮助夜啼藏身的地方,正当她准备出言让说话女子在外等候少顷,她出去与其相见的时候,房门已是被打开了。
渡劫期圆满加上黑暗灵体体质,月芯深信连一个呼吸的时间都不用,夜啼就能把月茹碾成粉末。
“他……他是……”
月芯开口,她这些师姐们一个个露出了不解的目光看向她,其中一名渡劫中期、长相秀美的女子上前两步,拉过月芯问道:“师妹,他是谁?为何潜入我月殿之中?要是被师尊知道你在自己房间里和男人会面,肯定得狠狠责罚你一顿,还有,方才的月属性波动又是为何?”
夜啼说话声音不大,但在月殿这些渡劫期女修身边岂会听之不见,见夜啼一脸猥琐的表情,往日里没少受月苑莹思想教育的这些月殿殿主亲传弟子们一个个忍不住美眸圆瞪,狠狠盯着夜啼,打算出手将其擒住,交予月苑莹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