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五十八章 黑暗斗月

眼见夜啼就要将自己的法术破去,月苑莹趁势瞬间变幻法决,于周身凝聚出五轮皮球大小的淡黄色圆月,转而抬起美玉般晶莹剔透的手指朝那月光囚牢一指,五轮圆月便是化作五道流光朝其冲撞而去,那般模样,宛若流星飞驰,拉长了五条长长的月光尾巴。
五轮元力光月转瞬即至,砸到月光牢笼上面时,并未发出任何声响,反而像是雨水洒入大地一般融了进去,使得月光牢笼更加明亮,顶部的黑暗之气也受到了遏制,往外翻涌的情势受到了短暂的阻碍。
一声闷哼从夜啼口中发出,此时若是有人站在夜啼身后便不难看到,在那淡黄色圆月光影的照耀下,无数道狂暴的月光把夜啼整个身后刺射了个遍,他那身装饰着金色丝带的黑色道袍全部被刺破,露出了他那精壮的身体,在这么多美女面前落得如此尴尬的局面,让历经数千年人情世故的夜啼也是忍不住老脸一红,急忙运足脚力移出月和*图*书影光芒的攻击,快速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身道袍,换穿在身。
因此当他看到那足以将他重伤的五轮元力光月砸来时,夜啼也是有些不耐了。
“月影净体决!”
出丑的夜啼刚穿好道袍,马上脸色一紧,朝着月苑莹愤愤出声道,谁知月苑莹根本不理会他的威胁,双手冲着圆月光影一挥,那光影便是再度直奔夜啼而去。
可已经吃过一次亏的夜啼岂会站在原地坐以待毙,见月苑莹大有“你不击败我就别想安然离开”的模样,夜啼也顾不得对方是一个绝色美女的状况了,一道道在凡界根本难以习得的晦涩法术结印绚烂的在其手中飞速结出,一股强大而黑暗的气息疯狂从其体内散出,将此地方圆百里的地方都包裹其中。
法令落下,月苑莹腾空而立的娇躯背后忽然窜出一道极其不起眼的淡黄色圆形光影,这光影一经出现,立即从其脚下窜动飞出,几乎以瞬移的速度钻www•hetushu•com到了夜啼脚下,继而直接又调皮的跑到夜啼背后一尺处升起,落在了开始于月苑莹将其凝结出的位置上,薄如纸片的圆月光影立定,霎时绽放出刺眼的光华来,这些清冷月光照射在夜啼的一刹那,夜啼刚感觉到浑身汗毛竖起,一股难言的危机之感便立即弥漫上他的心头。
淡黄色光月即将碰触到夜啼的刹那,夜啼面色一正,双手法决以有序而无比迅速的方式霎时结出,继而身处危急境地的夜啼忽然浑身被浓烈的黑暗光芒所充斥,这些黑暗光芒像是一条条跗骨之蛆趴在夜啼身上,将他整个包裹在内,待得月苑莹的攻击距离夜啼不足半尺之遥,夜啼陡然大张双臂,沉喝一声,其身体上的无数黑暗光芒便是从四面八方扩散而开,在这些黑暗光芒的冲击下,不仅即将对夜啼造成伤害的五轮元力光月被冲弹倒飞,就连这座月之囚牢也因此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几乎眨眼间便http://www.hetushu.com让黑暗光芒击破,变作点点月光消散无踪。
“暗芒决,破!”
暗黑色巨手一举成功,像是抓一个鸡蛋般把淡黄色圆月光影牢牢抓在了掌心,继而在半空中狠狠一握,砰的一声轰响发出,月苑莹的攻击已是被强势破坏。
要是以为月苑莹这般动作仅是为了加固月之囚牢就大错特错了,因为正在月光牢笼里漫不经心的释放黑暗属性元力的夜啼突然发现,于月苑莹凌空而立的那面月光墙面上,倏地窜进来五个夹杂着恐怖威力的元力光月,这五轮月光表面华光闪烁间,隐隐透露着即将爆炸的讯息。
“明月环绕!”
“哼——”
我没动你月殿弟子一根汗毛,至于下如此重手么?!
然而月苑莹这一法术神通实在太过诡异迅捷了,等夜啼再想做出什么防御手段时,已然是来之不及。
“别逼我出手打女人……”
虽然若是放在夜啼实力尚未被封印的时候,这种攻击即便他不是妖修,和-图-书也足以凭借自身灵力的保护轻而易举抵挡下来,可现在的他除了在法术神通上能够稍微施展一下他当初的本事外,其余能力皆是或多或少有着封印的禁制束缚,甚至是连曾经的灵力,此时也变成了和凡界修士一般无二的元力。
月苑莹饱含冷意的话语夹杂着狂暴的月属性元力直逼夜啼耳中,不敢大意迎敌的夜啼赶忙用元力封住双耳,继而停住脚下步伐,正欲面向月苑莹给予回应,而这瞬息的时间过去,月苑莹手中结印已是完全凝结了出来。
操控着圆月光影继续攻击夜啼的同时,月苑莹也是忍不住暗暗为夜啼的实力所震惊,她这一招月影净体决若是施展到普通渡劫期圆满修士身上,起码受到攻击之人不死也要蜕层皮,况且她此术重在诡异,就像夜啼这种经历过无数生死之战的灵界大能,之前同样没能躲开月光的照射,此术强悍之处由此可见一斑。
“喂,小妮子,要不是看在你是一个美女而且我和你这月和-图-书殿也没啥纠葛的份儿上,就凭你方才想要重伤本公子的心思,我就要把你这月殿掀个底朝天,好了,看来今日是没什么心情欣赏美女了,来日再见。”
黑暗光华的猛烈扩散使得被这黑暗地域环绕的一众月殿女修尽皆感受到了一股难言心慌,转而不等月苑莹操控的明月光影照亮四周,重新在夜啼身后绽放光芒,一只巨大的黑暗手掌忽然于夜啼头顶上方凝聚而出,这只暗黑色巨手出现的瞬间,便是直奔那轮月圆光影抓去,速度之快,根本不容月苑莹施展的圆月光影及时闪躲避开。
“你当我月殿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黑暗驱使!”
夜啼眉头微皱的望了月苑莹一眼,随即留下这么一句话就要疾驰离去,可月苑莹毕竟是久居上位的人物,虽为女儿身,但其胆色显然不输血乏、云羽那般同级男修,见夜啼把自己的月殿当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观光之地,心中愤怒的她举手法决再变,酝酿起更为强大的法术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