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六十一章 月苑莹的心思

可无论如何,不管是在修士里还是在凡人中,有些事情总是基于“颜面”的问题,必然要做出不合本心的举动,宛如现在这般。
“都怪弟子无能,没能为师尊及时挡下致命攻击。”
凌逸见月苑莹松口,急忙再度抱拳道谢,随后抬手摸了摸嘴角的鲜血,朝身后夜啼点头示意,夜啼明白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于是同样点头回应凌逸,二人一拍即合,冲天而起,化作两道闪电般的惊虹往血殿主城方向飞去。
远处的夜啼此时也看清了救下月苑莹的凌逸,心中带着些许歉意,徐徐飞到了凌逸身边。
看到凌逸脸上急躁的表情,月苑莹很难想象到底是什么事情能够让三殿殿比面对云清和自己这种强敌时面色不变的凌逸如此慌乱不已,月苑莹也不是无理取闹得理不饶人的人,因为凌逸之前救了她的缘故,这个台阶倒是足够她放过夜啼闯殿之罪了。“好,看在你救了我的份儿上,此事我可以暂且放在一边,不过等你的麻烦结束,必须要回到这里把此事讲个清楚,否则天涯海角,我都要与他不死不休。”
莺莺燕燕的关怀与愤怒之声间,月苑莹众位弟子中一位明显有着较高地http://www.hetushu.com位的渡劫中期巅峰女修娇喝一声,运足月元力就要招呼自己这些师妹对飞来的夜啼展开攻势。
让这么多各有风采的美女怒视,饶是脸皮早就练得比墙还厚的夜啼也忍不住老脸一红,干咳两声看向凌逸转移话题道:“凌逸兄弟,刚才的确是大哥出手没分寸了些,而且要是知道你和她……咳咳,我也不会与她相斗了。”
……
“师尊,你怎么样?!”
听得月苑莹的命令,她这些弟子虽然心有恼怒,却也十分听话的收敛了气息,不过仇视的目光却一直落在夜啼脸上。
“你还敢过来,众位师妹,跟我一起杀了他!”
难道苍天真的存在?不然为什么刚才想到他,他就真的来了?!
这话说的月苑莹很违心,首先为了保住自己在弟子前的威严,她不得不澄清自己和凌逸的关系,更何况她还不确定自己内心的想法,更不认为她和凌逸的交集算得上深厚,其次有关夜啼的事,在得知他和凌逸的关系加上自己此时那被羞涩冲淡的愤怒之感,也是根本没了继续斗下去的念头。
为了让月苑莹把愤怒降到最低,心系伊凝萱安危上和-图-书的凌逸也没忘叫月苑莹为苑莹殿主,而不是前辈。
想到伊凝萱的处境,凌逸完全失去了平日的淡定与细心,也没发现月苑莹话中不该有的关心,有些焦急的回应道:“苑莹殿主,这件事真的很急,以后有机会的话我再告知于你,希望你能先退一步,让我带着夜啼大哥离开。”
碍于月苑莹的缘故,这些月殿核心弟子也不敢上前和凌逸交谈道谢,一个个站在月苑莹身后目露感激和微微异彩的盯着他,这时完全恢复往日心境的月苑莹言语清冷,面色平淡的看着夜啼道:“我和他没关系,还有,你我的事,还不算完。”
月苑莹略有失神的愣在凌逸怀里,放在往常凌逸肯定会把握住这个机会,先别管两人以后关系如何,有便宜先占了再说,但是伊凝萱还在血殿里等他拉着夜啼回去寻求解毒或者缓解毒素的办法,哪里容他在一个没有过深交集的女人身上浪费时间。
这时面色微红,芳心混乱的月苑莹突然开口制住了她这些得意弟子肃然道:“都退下。”
闻听月苑莹的话,夜啼面色一苦,把头看向嘴角仍然挂着一丝鲜血的凌逸,感受到夜啼的目光,凌逸无奈一笑http://m.hetushu.com,抱拳冲着月苑莹劝说道:“苑莹殿主,我找夜啼大哥来有要事,今日的误会希望能看在我救下你的份儿上暂且放在一边,待我这麻烦处理完,定会带着夜啼大哥来登殿赔罪。”
见月苑莹不说话,凌逸缓缓将其拉出怀里,而两人四周的黑暗光芒攻击也消失了个干净,当月苑莹稍稍恢复思想,还不等她向凌逸说些什么,月殿渡劫期众女已是飞速来到了月苑莹身旁,站在她后面一人一句的追问她有没有事。
然而凌逸不知道的是,月苑莹此刻哪里还有责怪愤怒的余力,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凌逸的面容,和凌逸在她面前做过的一切。
“师尊,没受伤吧?”
“真是对不起,我这夜啼大哥有点过分了,希望前……苑莹殿主别放在心上。”
甚至连三殿中像云炜、月玲、血婷这种已经称得上天才的不能再天才的年轻翘楚,在他的光环下也显得黯然失色。
凌逸对于月苑莹这个月殿殿主其实说不上有什么交情,当然更谈不上仇恨,要非得说有什么情感上的交集,那就是纯属对于美女的欣赏以及月苑莹殿比时坦言会为自己灵脉属性的事情保密的感激,而本身因为墨览月之和_图_书故对于修炼月属性道义的修士有着本能亲近之感的缘由,凌逸不想在自己面前看到月殿核心修士出事,因此在望见月苑莹即将受到致命威胁时,才是不顾一切的用身体挡在了她前面。
由于事出紧急,凌逸在黑暗光球爆炸的瞬间只能堪堪把血妖骨甲释放出来,在承受攻击的过程中,血妖骨甲在坚持了片刻后就被逼击溃,化作血、妖元力消失弥散了,至于后续的冲击,自然是凌逸凭借浊果炼体的坚硬体魄强行扛下。
他明明只有渡劫前期之境,却是在一招之约上把自己这个纵横仙郡千余年的月殿殿主击败!
没错,救下月苑莹的人正是为了伊凝萱之事匆匆赶来寻找夜啼的凌逸!一直祈祷夜啼不要来月殿主城闲逛的他可以说这一路上就差施展九转昙花现赶路了,不过尽管没有运用任何步法神通,凌逸全力飞行的速度也是犹如闪电一般快而迅猛,当他临近月殿主城,感受到月苑莹和夜啼争斗所散发的气息时,暗道一声不妙,急忙施展九转昙花现飞快赶来,可他不想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在了面前。
凌逸的话让月苑莹心中一紧,她也不清楚为什么一听凌逸说遇到难处就想要出手相助,话已落地,当hetushu.com她发现自己这些弟子看向自己的目光有些异样时,想要掩盖已是来之不易,添言加语只能是画蛇添足。
尽管由于月苑莹在过去时常给她们灌输不要和男人往来的思想,可现在这般情况一来凌逸救下了对她们有教导之恩的师尊,二来还是那个老理,强大又好看的男人,对女人而言永远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吸引力。
“你遇到麻烦了?”
映入月苑莹眼帘的是一张并不俊美却十分俊逸清秀的面容,这张脸若是放在最近的三殿殿比之前她还从未结识,哪怕放在萍水相逢的情况,她也绝不会因为这张脸长得还算不错而记在脑海中,可在那场原本属于三殿年轻一辈弟子展露风采的盛事上,这张脸的主人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让月苑莹这么一个绝色美人如此记恨,夜啼不知是该庆幸还是该烦忧,只是他也没想到的是,月苑莹让他二人在解决麻烦后再来月殿主城把今日之事讲个清楚,其实是因为想要找个机会,多见某人一次罢了……
夜啼的话把月殿众女的视线成功引到了凌逸身上,如今自己的师尊安然无恙,她们这才在愤怒之余,有了空闲观察凌逸这名能够从虎口边上救下自己师尊的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