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六十四章 你是我不可失去的信念

“没错!”
凌逸相信夜啼的话,所以立即起身回应道:“好!稍后我就着手炼制化劫丹,帮夜啼大哥早日返回灵界!萱儿的事情,接下来就拜托夜啼大哥你了。”说着凌逸就要深深躬身行礼,夜啼见状急忙把凌逸扶起来,强压下内心激动之意拍着凌逸肩膀说道:“如果没有凌逸兄弟你恐怕大哥我这一辈子都回不去了,要谢还得我谢你呢,放心吧,就算是拼了命,大哥也绝对在你到我这领人之前把弟妹照顾的一根头发都不少。”
面对众人的惊疑,凌逸心中早有所料,不过这次他没有选择继续掩饰什么,而是脸带认真之色的环顾众人说道:“各位把我当成兄弟,晚辈,而且处处为我着想,肯不惜一切的帮助我,我真的很感动,有些事情不是我有意要瞒着你们,在紫岚州,也就是我出生的地方,也有一群像你们这样的至交好友,正如我当初对他们所言,我身上有些事情实在不能和你们细讲,不是不相信你们,而是这些秘密一旦说出口,www.hetushu.com很可能给你们带来难以抵触的危机。”
凌逸没想到自己这么短暂的心神恍惚都被伊凝萱察觉,想了想两个人的关系的确没有隐瞒什么的必要,故而凌逸讲出了自己心中的担忧。“凌逸哥哥什么都不怕,就怕萱儿假如跟着夜啼大哥回到灵界,万一即使找到那个叫活孟婆的修士,也无法解决你的麻烦,那凌逸哥哥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以后的日子了……我能从一个稚嫩孩童成长到现在,除了爹娘,萱儿你是凌逸哥哥最重要、也最不可失去的信念。”
“凌逸哥哥,那个叫夜啼的人说的是真的吗?萱儿这个真的是什么灵脉觉醒吗?还有,生死道义是什么灵脉属性,怎么萱儿现在一点元力都施展不出来了?”人走干净了,伊凝萱才是有些虚弱的开口冲着凌逸道出了自己的疑问,夜啼先前所讲玄之又玄,根本不是她这种基本上没见过什么世面的人所能理解的,其实有一点她确实能验证,那就是不和-图-书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生机流逝了,只是她本身又没服用过任何丹药,所以才一直没敢相信自己的感觉。
凌逸把伊凝萱的手放进被褥里,而后帮她细心的掖了掖被角,让她能更舒服的躺着,做完这一切,凌逸爱怜的点了点她的鼻尖回应道:“傻瓜,夜啼大哥与我一见如故,而且他又是灵界幻灵期圆满之境的强者,像我们这些小辈他根本就没有欺骗的必要,既然他说是灵脉觉醒,应该就是吧。”
基于以上种种,殿比之后血痴等人就再没有在化劫丹的问题上和凌逸交谈什么,此时夜啼把话头引起来,凌逸又说自己会尽早炼制化劫丹帮助夜啼返回灵界,难道凌逸的炼丹之术和他本人的实力同样妖孽?
“回去?!”在场众人都不是白痴,虽然以男性居多,可没有点缜密的心思,决然不可能走到现在这般地步,因此当夜啼的话说完,血痴就第一个抓住其中疑点问道。
如今夜啼一席话说完,伊凝萱才敢确定了自http://www.hetushu.com己曾经的感受,毕竟中毒之初每时每刻都在变老的感触不是一点迹象都没有的。
虽然在殿比交易会上凌逸曾放言与血痴说等以后到了合适的时机,会拿出一些化劫丹给他们,可是当时血痴压根儿就没放在心上,一来因为他本意就没有占凌逸便宜的意思,二来他也不认为凌逸手里有那种珍稀丹药,即使有,他自己将来渡劫飞升时也得用得到,谁会认为一个初识之时还是一名窥灵期圆满的年轻修士手里会有大量化劫丹?!
血痴问完,其他人也是脸色有些不明白的盯着夜啼,夜啼没有回答,而是先看了凌逸一眼,待凌逸回以“他们可靠”的眼神后,才把自己的“光荣事迹”说了一遍,当然,因为调戏人家妻妾的讯息被夜啼刻意忽略掉了,只说是在灵界受到了敌人的追杀才被逼落入凡界。
“嗯,四师弟说的对。”
如今重要的是解决伊凝萱的麻烦,所以血痴等人就没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结,况且凌逸和伊凝萱外出游玩的日子里他http://m.hetushu•com们和夜啼相处的还算不错,故而更不会对夜啼产生什么敌对或者猜疑之意了,唯有血琪由于心思的敏感,发现了夜啼述说自己受人追杀时脸色的尴尬,不过她也没有捅破,反正和她也没什么关系。
“好了,我们都走吧,让凌逸兄弟赶紧炼制丹药,省得让弟妹出现什么变故,这事情虽然已经确定了是灵脉觉醒而不是中毒,可其中好坏利弊我们也无法保证,所谓迟则生变,别耽误了正事。”血律等人应和血辉之际,血痴忽然出言开口道,继而血乏也是赞同了血痴的话,让血律、血琪等人跟自己一同离开了凌逸所在的楼阁。
凌逸认真的言辞使得众人也是明白了他的难处,同时更是联想到了凌逸拥有如此妖孽本事到底大致付出了什么,不管在修真界里还是在凡人之中,付出与收获永远是相辅相成的,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你想高人一等,就要多付出一倍甚至几倍的努力和坚毅。
凌逸的直白让性格直爽的血乏等人皆是心生浓烈好感,话毕血辉走了出来冲着m.hetushu.com凌逸沉声道:“凌逸兄弟你放心,一日兄弟,就永远都是兄弟,这是我们成为血殿门徒最基本的门槛,既然你把我们当朋友,我们就永远相信你,和你站在同一条船上!”
说这些话的时候,凌逸眉目间明显闪过一抹愁绪,尽管微不可查,却依旧被整颗心都挂在凌逸身上的伊凝萱发现了。“凌逸哥哥,其实你也不确定对么……你只是怕萱儿想不开,断了活下去的信念才这么说的对吗?”
血乏等人走后,夜啼再度施展黑暗反馈之法查探了一下伊凝萱的情况,尽管伊凝萱的状态仍然虚弱,有着渴睡症状,可其体内生机却是没有丝毫绝断的迹象,由此也是让凌逸放了不小的心。
夜啼也明白修士炼丹时需要安静的环境,故检查完伊凝萱的身体,便是同样离开了房间,最后房间里只剩下坐在床边的凌逸和脸色不佳的伊凝萱二人。
听到化劫丹三个字,原本就知晓其功效的血乏和在殿比交易会上通过凌逸得知其功效的血痴等人尽皆不由得惊呼问向凌逸道:“你自己可以炼制化劫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