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六十六章 化劫丹,成

精神疲惫的凌逸此时也顾不得把玩丹药了,把化劫丹引落在地面上堆成小堆后,他便立刻盘膝而坐,按着浊道独特的吸收方式牵引着宸苍界内的天地浊气入体,回复着消耗的元力并调整着精神状态。
惊慌之下凌逸脑子里骤然嗡鸣一声,血痴等人不可能在自己不在房间的情况下带着伊凝萱出去,更何况伊凝萱在他炼丹前的状态根本不可能自己走出房间,如此便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伊凝萱被外人带走了!
三人正嬉闹间,夜啼的身影徐徐走来,看到伊凝萱居然下床出门晒太阳,脸色好像还好看了不少,另外说去炼丹的凌逸也在其中,顿时加快了步伐走到三人跟前问道:“弟妹好了吗?凌逸兄弟你……”
虽说伊凝萱没有像自己想象中的那样解决了灵脉觉醒的问题,但看到她俏皮可爱的模样,凌逸还是心头一暖,感觉阳光都明亮了许多。“是吗,那我可得沾沾萱儿的光尝尝,你不知道,平时她可凶了,像母老虎似的和图书,更别提给人泡茶喝了。”
不等夜啼回话,听闻两人对话的血琪抬起秀腿狠狠踢了凌逸屁股一脚,等凌逸回身莫名其妙的看向她时,血琪不慌不忙的解释道:“让你没事就拿自己的天赋刺激人,还有刚才说本姑娘是母老虎的事,踢你一脚算便宜你了,哼哼!”
宸苍界内的微风轻轻抚摸着凌逸的脸颊,吹干其脸上汗珠时,丝丝凉意传遍全身,让每每接近恍惚的他身体轻微一颤,再度恢复清明。
“萱儿!”
凌逸知道夜啼想说什么,翻手取出装有化劫丹的储物袋抛到夜啼手中说道:“小弟幸不辱命,化劫丹已经炼制成功了,里面有一千粒上品化劫丹,夜啼大哥你看看够不够,要是不够过几天等我休整好了再炼制一炉就是。”现在伊凝萱情况明显回温,虽不知这般状态会持续多久,可只要她没事,凌逸心中自然乐得让她在自己身边多呆上几日,毕竟不管怎么说,用不了多久他们两个就又要分www.hetushu.com别了。
所以说,凌逸的惊慌,完全没有必要。
如果是高层次界面强者下界掳走伊凝萱,那就更不可能了,一来对方没有掳走伊凝萱的理由,生死灵脉属性之事才刚被夜啼发现,别人即便有再怎么强大的能力,也绝不会刻意关注一个凡界修为还不到窥灵期的小女娃,从而在发现她怀有生死灵脉的讯息将其拐走;二来他在炼丹时虽然说精神高度集中,可宸苍界本体当时就以透明的姿态漂浮在房间里,如果发现血殿主城里的血乏等人因为其他人抢夺伊凝萱而引起争执,他绝不会一点斗法波动都感应不到。
“凌逸,你再说一遍!谁是母老虎?!敢这么说姐姐的坏话,找打是不是?!”凌逸话刚一说完,血琪瞬间娇喝一声,起身欲打。
“终于成了……还不错,是上品。”
想到这里,凌逸只觉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巨手狠狠攥住挤压一般,疼的窒息,正所谓关心则乱,试想有血乏、夜啼这种凡界巅hetushu.com峰强者坐镇此城,如果有人潜入血殿,凭他们的能力岂会一点都感应不到?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凌逸数个时辰的坚持之下,这一炉放在凡界里足够让所有渡劫期圆满大能眼红的上品化劫丹成功诞生,一千粒冒着天蓝色丹气的化劫丹浮在半空中上下跳动,像是一个个调皮的精灵,嬉戏打闹着。
伊凝萱柔情一笑,抬起手指点了点凌逸的额头说道:“好像还没有,不过这会儿感觉好多了,凌逸哥哥你尝尝这茶水,是血琪姐姐亲手泡的,而且茶叶是血琪姐姐从血乏前辈那里讨来的哦,据说珍贵的紧呢。”
话音落下,得知伊凝萱没出事的凌逸大松一口气,听闻伊凝萱居然能够和血琪在屋外饮茶,凌逸不禁惊喜的想到:莫非萱儿灵脉觉醒的问题自动解决了?
听到房间里凌逸的惊喝,他这二层楼阁外面忽然传来了血琪的声音。“凌逸你瞎叫什么?!萱儿在外面陪姐姐喝茶呢!炼完丹神经错乱了?”
夜啼话没说完,可言和*图*书外之意已经十分清楚,化劫丹的炼制放在灵界可能算不得什么,但要说凌逸能用两天都不到的时间把几百粒化劫丹炼制出来,他无论如何也没法相信,不过一想到凌逸实力上的妖孽,夜啼又隐隐有些期待,丹药成功炼制出来自然是最好,他早就想返回灵界继续提升境界,好找当初让他颜面尽失、生生打下凡界又被封印住修为的家伙算账了!
凌逸早就习惯了这种目光和惊叹,洒然笑笑回应道:“你是我大哥,我要不是人,那你是什么?”
兴奋之下,凌逸快步往楼下奔去,砰的一声打开房门,看到门口木桌边上正面带迷人微笑、脸色仍显苍白的伊凝萱时,立即跑了过去拉起她的小手问道:“萱儿,你没事了?!”
夜啼一听凌逸说自己接过来的这个储物袋里装着一千粒上品化劫丹,马上瞪大了双眼,急忙放出神识探入其内,待确定了凌逸的话语,才朝向凌逸震惊道:“你……你到底是不是人?!”
凌逸哈哈一笑,躲在伊凝萱身和_图_书后闪避着血琪的攻击,伊凝萱娇嗔着白了凌逸一眼道:“凌逸哥哥不许乱讲,血琪姐姐好着呢,倒是你,肯定是总说这样的话惹血琪姐姐生气。”
半柱香的时间放在往常几乎眨眼即逝,但对于此刻的凌逸而言却仿若度过了几十年,神识的压榨虽然也锤炼着他的精神强度,不过脑袋的痛苦让凌逸无时无刻不再承受着难言的折磨,直到最后一道程序完成,凌逸双眼陡然一亮,保持精神谨慎之余,挥手隔空掀开丹鼎鼎盖,鼎盖掀开的刹那,宸苍界内无尽的天地浊气疯狂涌入,继而又有大片大片的天蓝色雾气从九狐丹鼎中冒出,待得天蓝色雾气逐渐收敛,一阵天蓝色华光从鼎口爆闪几息,一道丹河迅速窜出平铺在了半空中。
一天一夜过去,凌逸的身体状况还未回归完好,就已是迫不及待的拿出一个储物袋装好化劫丹转身移出了宸苍界,回到血殿所住楼阁中,一回房间,凌逸看向伊凝萱躺在的床榻上时,却是惊慌的发现佳人已然消失了身影!
“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