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六十八章 准备返灵界

不多时,夜啼的声音便是从房间外面传了进来,凌逸面带柔情之色捧起伊凝萱的面颊轻轻在其额头上轻点一下,细语道:“好了萱儿,走吧。”
接着血乏赞同的点头说道:“自打凌逸你来到血殿,为我血殿争名夺荣的事就不说了,单是那些丹药……就足够我们帮你做任何事情了,不过不管怎么说,你与我血殿之人彼此帮助只为友谊,不为名利。”
血乏那张因为长久不见阳光的脸状似苍白无血,听闻凌逸的话后哈哈一笑,回应道:“渡劫飞升之景有生之年本殿主也只是见过当初林家老祖一人做过,可惜当时修为尚且不够浑厚,故没能积累到什么经验,如今有此机会,我又岂能错过?至于他们嘛……提早接触一些这种经历毅然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说来倒是我们占了凌逸你的便宜了。”
说起来凌逸为了劝慰伊凝萱,说自己很快就会去灵界寻她,并且他自己也认为自己拥有通界神诀这等奇妙神通可以随时穿梭各界,所谓需要消耗的珍贵材料,拥有宸苍界内无数灵界宝根的他也不难筹集,可是谁能说得准他在此之前不会误入某一个遗迹里被困到死?谁又能保http://www•hetushu•com证灵界范围那么广阔,凌逸到了那里就一定能寻找他伊凝萱?
有伊凝萱这个温香暖玉在怀,按照常理而言凌逸本应该感到幸福温馨,而伊凝萱灵脉尚未出现问题的前段时日里,凌逸也确实是这么感觉的,奈何眼看着窗外光亮徐徐绽放,他的心情也变得越来越糟糕起来。
凌逸和伊凝萱的亲近也只是点到即止,这既因为凌逸的承诺和追随自己的本心,亦是因为即将面临的分别,带给两人心情上的淡淡忧伤。
夜啼信誓旦旦的说哪怕是自己死了,也绝不会让伊凝萱受到半点伤害,可是你要真的死了,那谁在灵界保护萱儿呢?
……
这些烦躁混乱的愁绪不断在凌逸脑海中翻腾,惹得凌逸一时间呼吸愈发急促起来,躺在他胸膛上的伊凝萱感受到凌逸的异样,立即惊慌呼道:“凌逸哥哥,你怎么了?!你别吓萱儿!”
话音落下,在场众人互相对视一眼,转而凌逸举目征求了一下伊凝萱的意见,伊凝萱回以确定的眼神,最后凌逸才回答夜啼道:“夜啼大哥,开始吧。”
血痴脸上慵懒之色依旧,似乎没有太过紧要的http://m•hetushu.com事情根本不足以值得他动容,而夜啼的脸上的表情相比平常则明显于俊美不羁中带上了一股难掩兴奋之意,想来这与他数百年的愿望得以实现以及终于能重返灵界报仇雪耻的问题分不开联系。
不是凌逸不相信伊凝萱,更不是凌逸不相信自己,只是人本善良,奈何世事无常,岁月的魔力看不见摸不着,却是无时无刻不存在于众界生物之中,在岁月眼中,没有任何事情是无法做到的,也没有任何事情是无法泯灭的。
“喂喂,你们到底有完没完,要是说完了,我就要准备动手了。”见凌逸和血殿众人你来我往说个不停,夜啼终是忍不住开口打断道,对此众人倒是没有任何不满,因为一想到后来凌逸告诉他们夜啼是因为女人让人家从灵界打入凡界,他们就忍不住心中偷笑个不停,哪里还生得出其他情绪。
“嗯,凌逸哥哥答应你,哪怕成仙路上再多荆棘,我也会最终飞到你的身边,让你永远陪着我。”听着伊凝萱的深情告白,凌逸心中安稳了不少,抛开脑中烦绪,两人就那么一直静静躺着,感受着彼此熟悉的气息,一直等到天亮。
两人再怎么和*图*书互相承诺将来的生活,现在不依然是要分别么……而且分别之后的事情永远都是未知之数,相比于凡界之上的高层次界面,即便像凌逸这般身怀浊属性灵脉更有宸苍界这般堪称变态的本命宝器,在那些强者大能面前,你没成长起来还不依然是蝼蚁一只,任人碾压?!
成仙路上再多荆棘苦难,那踩出一条血路就是了。
即使两人相依而卧的过程中时而深情对视一眼,同时眼神里竭力流露出对彼此的浓浓爱意来掩饰那一丝随着时间流逝愈发深厚的愁绪,可就算对方发现不了彼此的伤感,那苦果,自己仍旧尝的透彻。
“凌逸兄弟,弟妹准备好了吗?要是可以了,我们就开始行动吧。”见到凌逸携着伊凝萱的玉手走出楼阁,夜啼上前两步,跃跃欲试道。
还有,这百余年过去后两人的感情未变,谁又能保证再分开个千年万年,两人的感情也不会随着时间迁移而变质?!
伊凝萱乖巧的点点头,盯着凌逸俊逸清秀的面庞看了一会儿,才是不舍的移开目光起身随着凌逸一同走下床榻,整理好衣着后,两人一同来到楼阁外,一眼便是看到了身穿黑色金带道袍的夜啼和一身血红色道和*图*书袍的血痴。
见到血乏带着众多血殿使者前来,凌逸还以为这是血乏为了防止有外人打扰突然闯入打扰夜啼飞升才作出此举,尽管外人在他们都不知情的情况下混入血殿主城里不大可能,但万一万一,一万中有个一,谨慎的习性永远是修士在修真界里能够走的长远的必备要素。“殿主,其实不必那么多人来为夜啼大哥护法的……这样岂不会耽误了众位同门修炼的时间么……”待得血乏等人走近,凌逸有些感激的朝血乏说道,要说血乏这么做是为了夜啼,凌逸怎么都不会相信,毕竟二者根本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的交情,要说交情,自然是从他身上过渡过去的。
恢复往日自信的凌逸双眼迎向窗台映进来的刺眼阳光,心中自信喃喃道。
耳边传来佳人的娇呼,望见伊凝萱美眸中隐含雾水的惊惧模样,凌逸赶紧平复下来自己躁动的心境,微微一笑安慰道:“没事,炼丹完毕后吃了一些浊果完成每天淬炼体魄的进程,大概是多吃了一些,浊果效力没吸收完,现在好了,别担心。”
听了凌逸之前述说自己百年经历的伊凝萱自然也是知晓浊果炼体之事,恍然的点点头才又轻轻俯下身子躺好,似和_图_书是有意似是巧合的低声说道:“凌逸哥哥,相信萱儿,只要萱儿活着,就一定会等凌逸哥哥来找萱儿的,哪怕是千年万年,甚至更久……”
“凌逸兄弟,此言差矣,你我皆为兄弟,与师尊他更是有着不浅的交情,何况你身为我们血殿之人,需要帮忙的地方,我等自然是义不容辞。”凌逸说完,风度翩翩、儒雅非凡的血律打血乏身后走出,微微一笑温和说道。
凌逸恍然的点点头,不过还是把头转向夜啼,朝其看了一眼,而后见夜啼无所谓的耸耸肩,才又看向血乏抱拳道:“不管如何,多谢殿主能够帮夜啼大哥看护,此情凌逸记下了。”
“还有哪里比血殿更加安全的地方。”夜啼还未作答,不远处徐徐走来的血乏已是朗声说了一句,在其身边,血殿一众使者一个不落,亦是随着血乏走向凌逸四人这边。
凌逸笑着冲着夜啼点点头,说道:“准备好了,不知夜啼大哥打算在哪里飞升?”虽说夜啼的飞升和凡界中渡劫期圆满修士渡劫飞升的情况有些不同,可仍然不免要小心一点,毕竟飞升过程中要是受到外力打扰,很容易会造成飞升失败,比如使得飞升者心神分散或者导致天劫力度增强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