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七十一章 狂暴雷劫

“往常修士渡劫遇到雷柱降临闪躲还来不及,他居然要反客为主,去反攻雷劫?!”
第四道……第五道……等第五道雷浆光柱被夜啼撕裂冲散时,夜啼体外那层由化劫丹药力形成的保护光罩明眼人都能看出已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只要再轻轻碰上一碰,必然会碎裂消散,到了那时,接下来的四道雷劫,就必须由夜啼依靠自身实力去渡过了……
……
“唉,凌逸小友把道侣交到他手里,看来是有些欠考虑了啊。”
搅动雷柱之际,夜啼还不忘动情哈哈大笑一番,嘴里抒发着此刻内心的兴奋与不屈之意,万般情绪纠结在其心中,而最为浓郁的一种情感,当属对那名把他从灵界追打下来并封印其修为的破灵期大能之仇恨了。
决然之色充斥夜啼双眼,这时第六道夹杂着远超普通凡界渡劫期圆满修士雷劫强度数十倍的雷浆光束也是冲破了雷云漩涡,厉然临落!
“等小爷回去,一定让你知道,得罪我夜啼的下场!到时候小爷一定要在和*图*书你面前把你所有妻妾通通玩上一遍!活活气你到死为止!”
再说夜啼,第二道暗黑色雷柱如约和他相向撞在了一处,两者相碰,道道雷弧宛如一条条蔓延伸长的藤蔓瞬间爬上了夜啼的整个身体,而雷柱在化劫丹药力形成的天蓝色光罩冲顶下疯狂往四周挥散起雷浆来,没错,从这第二道雷柱开始,往下劈落的不再是单纯的雷电之力,由于蕴含的破坏力实在太过庞大,这雷柱已然化作了实质性的雷浆!
夜啼感受了一下体内化劫丹残余的那点可怜效力,随即虎躯一阵,竟是自主散去了体外那层黯淡无光的天蓝色护罩,继而面色淡然的扭了扭脖子,嘴角轻挑半分,浑身黑暗属性元力喷薄席卷而出,万道黑暗华光四射乱溢,犹如一柄柄杀人利剑,于各个不同的方向冲向天空雷云!
“我夜啼生于灵界,却从未仰仗天赋异禀而怠慢了修炼,虽好美色,也非沉醉其中无法自拔荒废天道,可如今莫非要被凡界一个小小的雷劫留http://m•hetushu.com在这里了么……不甘心啊!”
血乏的否定使得所有人又重新把视线放回了夜啼身上,血乏都说没办法,那他们除了祈祷之外,也根本做不了什么。
听得血琪的请求,血乏轻叹一声无奈摇头道:“不是为师不帮他,修士渡劫时要是有外力加入,不仅不会给予渡劫者帮助,反而会加大雷劫威力,届时非但无法帮助他解决麻烦,更会为我们这些附近的修士造成无法避免的后果!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希望他这么做有足够的把握了。”
又是冲着雷云的一句挑衅言语落地,夜啼毅然决然的冲向了第三道雷浆光柱……
“疯了,他一定是疯了!师尊快阻止他,萱儿妹妹还在他的乾坤府里呢!”
想到这里,眼看着夜啼和第二道暗黑色雷柱对峙在一处的凌逸已经开始紧紧攥拳,准备发动他最后一手应对手段了。
在天蓝色丹芒的保护下,夜啼并非只是单纯的依靠身体冲击雷浆光柱,更让人出乎意料的是,此时的他双hetushu•com手连连在雷浆光柱中搅动不停,双手像是戴上了两只天蓝色护手,完全无惧天劫的凶猛攻势!
同样的手撕雷柱,但这一次,夜啼脸上明显多出了一丝吃力表情……
不过这无奈之色仅是在其眼中停留了一瞬,接着就被决然的目光所代替!
在距离翻滚游动的雷云漩涡仅剩不足千丈远时,第六道雷劫也是实实在在的落在了夜啼身上,这一刻,雷浆光柱的黑暗之色和夜啼浑身弥漫的黑暗元力光华交织筹措在了一起,外人看来两者像是合二为一融合到一处,不过身处雷浆光柱之内的夜啼却正在暗暗叫苦,不断消耗着体内黑暗元力抵挡着雷浆破坏力的侵蚀,渐渐地,他那张俊美不羁的面容徐徐由红变白,直到成为惨白之色。
“娘的,死也得死的漂亮点!”
心中默然自语一句,待得夜啼把第二道雷浆光柱撕散分裂,比之前者又强上数倍威力的第三道雷劫紧随而来!
“哈哈,痛快!”
“天啊!夜啼这是要干什么!”
修真界里的修士http://m.hetushu.com常说雷劫有灵,然而在对待夜啼的时候,却像是一个毫无感情的木偶,不停挥打着自己的拳头,也不管夜啼是否会因此命丧于此,导致修真界再少一名潜力与实力非凡的修士,第六道雷劫的冲击力时时刻刻以一种极快无比的姿态消耗着夜啼体内元力,虽说凌逸等人遥望而观发现这第六道雷浆光柱正在衰败,可但凡用神识仔细观察一下被雷柱包裹其中的夜啼本人就不难察觉,此时的夜啼已然到了油尽灯枯的局面,最多撑过这第六道雷劫,至于第七道、第八道以及最为狂暴的第九道,那是想都不用想了。
气势大涨的夜啼仿若扑向火焰的飞蛾,义无反顾的冲天而起,化作一道惊虹飞向头顶万丈之遥的雷云漩涡,随着二者之间距离的缩短,夜啼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身体上每一根汗毛都在周遭雷电的萦绕下竖立起来,酥麻的感觉愈发浓烈,甚至他开始有了一丝痛楚充斥全身,在自己全力释放元力的基础上还能让他有此触动,不难看出这雷劫的强悍。
和*图*书望夜啼做出反攻雷劫之举,和凌逸站在一起的血痴、血琪以及其他血殿使者不由得立即纷纷议论起来,他们不是没有渡过雷劫,在以往每次提升境界时,虽说所经历雷劫威力不比眼下夜啼要渡的雷劫威力强大,可他们也是清楚不能反激雷劫的道理,所谓雷劫有灵,一旦让其发现渡劫修士有藐视天地法则的举动,必然会降临更加恐怖的惩罚,夜啼此举不可谓不是给自己添麻烦,也不可谓不是拿自己和伊凝萱的性命开玩笑。
众人之中唯一没有说话的就是凌逸了,对于夜啼的做法,放在往常他并不觉得有何稀奇之处,因为在宸苍界中渡劫时,他又何尝不是利用自己种种神通的霸道强势击溃雷云漩涡达成提升目的呢?然而此时夜啼不止是一人在渡劫,和他在一起的,还有自己的宝贝萱儿。
“来吧来吧,让我看看你能把小爷怎么样!”
冲散第五道雷劫的夜啼身姿挺拔傲然立于半空,仰头望向上方距离他已不足万丈远、正蠢蠢欲动的雷云漩涡重叹一声,眼中无奈之色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