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七十四章 化劫成功

知晓凌逸些许底细的人都清楚,只要凌逸能安然活着修炼下去,未来众界帝皇的位置,必然有其一席之地。
因为,兄弟之间,不言谢。
凌逸望着夜啼消失的地方久久无言,其实在只身钻入雷云漩涡前他有过那么一瞬的犹豫,他这么做大部分原因是因为要保证伊凝萱的安危,可也有着想要拯救夜啼的意愿,虽然夜啼和他认识时间不长,两人也没什么实际意义上的生死与共,但凌逸做人就是这样,一旦把你当做朋友,便拿命去相交。
不可抵抗的强大吸力从四周传来,夜啼知道这是成功渡劫后飞升进入灵界的预兆,心有劫后重生的感觉之余,夜啼看向下方正仰头与他对视的那道雪白挺拔身影,随后朝其点头一笑,这笑容包含了太多情感,有感动、有温暖、有坚毅……唯独没有的,便是感谢。
“凌逸兄弟,大哥在灵界等你,从今往后,所有和你过不去的人,和_图_书就是我夜啼的死敌!弟妹之事放心,大哥向你保证,她绝不会有事!我们灵界见。”
雷云电球消失,身处雷云漩涡内雷浆中的凌逸忽然感觉周身压力一减,而原本凶猛冲来的无数雷锥也是仿若被时间禁锢,停留在凌逸身体四周不再移动半分,一息过后这些雷锥便是瓦解成了雷电之力毅然溃散,同逐渐散开的雷云隐匿了踪迹,好似根本没出现过一样。
收回了四象神盾,凌逸身上的防御手段仅剩下体外由浊元力凝聚的血妖骨甲以及本身浊果淬炼后的强悍体魄,当凌逸咬着牙一把抓住那团雷云电球的刹那,无数萦绕着黑暗电芒的雷锥也是在同一时间从各个角度撞在了凌逸身上,雷锥触体,万道闪电犹如跗骨之蛆瞬间充斥全身,强烈的刺痛和麻痹感在体内肆意蔓延,轻咬舌尖保持头脑清明,凌逸运足身体里剩下的所有元力狠狠一握血色右掌http://m.hetushu.com,雷云光球在这一握之下像是一颗爆裂的水晶球,化作无数雷电碎片消失在凌逸眼前。
一尺之遥,仅仅是前行一小步的事情而已,可对于现在身处万千雷锥、狂烈雷浆之中的凌逸却犹如天涯海角。
血痴等人这些抛开表面年岁,单说心理年龄和凌逸属于同辈的人则一个个被其深深触动着心弦,夜啼和凌逸的关系他们并不是很清楚,当日在殿比交易会上,凌逸只说夜啼是他以前的朋友,其他什么也没多言,可后来夜啼自述说他是从灵界被人追杀禁锢在凡界中的,他们才是明白过来,凌逸和夜啼也不过是初识而已。
最后一句话说完,夜啼不再抵触光柱中那股牵扯之力,随着光柱收敛,他的身影亦是随之窜入了天际,离开了凡界。
众人见到凌逸安然无恙,正欲说些什么,却被骤然出现的一道散发着浓郁乳白色光泽的光柱吸引了视线,和*图*书这时天上的暗黑色雷云漩涡已是完全消逝,于先前那雷云漩涡中央处,乳白色光柱陡然射下,一直垂落照在了地面上,而这光柱中隐约有一道身影凌空而立,正是此次渡劫的主角——夜啼!
暗黑色雷云闪电徐徐弥散,一缕缕象征着希望与温暖的阳光摄入凌逸眼帘,身心疲惫的他把血妖骨甲一收往地面冲出还未散尽的雷云往地面落去,心中还暗暗庆幸着自己此次赌对了,若不是成功找到那团雷云电球将其破坏,恐怕那无穷无尽的雷锥真的会把他彻底留在这片雷云里。
四周闪电雷锥依然在保持着狂暴的攻势,对此凌逸不予理睬,顶着四象神盾形成的保护光罩以最快的速度往那雷云电球靠去,那雷云电球仿若感受到了从凌逸身上散发的危机感,突然绽放起令人心悸的黑暗电芒来,只不过这些黑暗电芒也只是在其周围不停闪烁,根本没有靠近凌逸半分,俨然有点色厉hetushu•com内荏之象。
眼看着头顶先前还狂躁无比的雷云漩涡忽然平稳下来,并呈现出消散的趋势,下方所有关注着凌逸状况的血殿众人以及凌空而立的夜啼皆是兴奋一笑,这一次,凌逸和以前一样,还是为他们创造了奇迹。
当然,也不是说凌逸做事就毫无顾忌,一味逞莽夫之勇,恰恰相反的是,他比谁都懂得谨慎和隐忍,为了达成他心中想要的结果,他可以蛰伏几百年几千年,最后突然窜出来一口把之吞掉,不给其留下任何后路。
为了一个认识不久的朋友愿意冒苍天忌讳去干扰雷劫,恐怕整个修真界里没有几个人能做的出来,毕竟在修真界中,天大地大自己最大,除非遇到了真正的知心朋友,不然谁也不会放弃自己的仙路去帮助别人,何况凌逸本身的实力以及潜力还是如此巨大。
不过越是靠近那雷云电球,凌逸便是感到四象神盾的防御能力已然到达了极限,四大神兽虚像在和_图_书闪电雷锥的钻动下愈发黯淡,待得凌逸距离雷云电球还有不足尺远之地时,四象神盾终是抵挡不住无数雷锥的冲击,四大神兽虚像缩回盾面,而由宸苍界变幻的四面神盾也是在凌逸的操控下收回了体内。
不过血痴等人想起自己身边的这些师兄弟妹,心中皆是不禁温暖一笑,他们知道,如果在自己面对同样的危险时,彼此都会奋不顾身的冲上来用性命保护自己,在残酷的修真界里有这么一群兄弟,足矣。
雪白的身影悠然落地,此时的凌逸除了脸色上略有苍白之外,外表看起来没受到一丝伤害,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因为那些雷电之力全都钻进他体内了。
夜啼离去,他的话也是深深触动了在场所有血殿使者,血乏默默将头顶衣帽拉起,不知是想要回去安静回味领悟一下夜啼飞升渡劫时的过程,还是记起了他曾经有过却消失在岁月长河中,某些像凌逸为了帮助夜啼不顾自身性命的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