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七十八章 赵家内部比斗大会

“那次,我就真的把这里当成了家,再也没离开过,也是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修真界里有的不单纯只是残酷,还有爱。”
爱,可以打破所有规则,也能创造许多不可能的奇迹。
正当凌逸和血琪两人各有所思,陷入沉静中时,血菱和血婷忽然来到凌逸所处的楼阁下方,轻叩着房门叫喊着凌逸的名字。“凌逸大哥,你在房间里吗?”
“师尊在这件事上没说什么,只是说,你是我的弟子,我活着,就没人能在我死之前伤你半根汗毛。”
见到血琪和凌逸两人悠然的面容,血菱和血婷互视一眼,而后血菱仰头说道:“凌逸大哥,听说赵家城池内今日举办家族各个分支的内部比斗,好像还会有赵家几个渡劫期老祖切磋,我们一起去看看如何?”
血琪点点头,此时她美丽的面容隐隐有些寒意,恨声说道:“我永远忘不了家族里的族人们拼尽所有人的性命把我送走的一幕,眼睁睁看着往日里一张www•hetushu.com张熟悉亲切的家人死在自己面前,我真想就那么和那些畜生拼了,然后陪着族人一起死去,不过最后想到只有活着,并努力修炼下去才能不辜负族人的期望,才能为亲人报仇,我便咬牙逃窜,一边隐姓埋名,一边小心翼翼的刻苦修炼。”
事实上也正如凌逸所想这般,在凌逸休整的这几天里,血痴、血律、血辉等人也来找过凌逸,可当仔细聆听屋内动静,发现只有均匀的呼吸声时,便悄悄又离开了去,他们早就把凌逸当成了自家人,像血菱、血婷这种年纪稍小的,更是把凌逸当成了崇拜的对象,毕竟凌逸的能力他们都见识过,先不提在殿比上的种种,就说敢对抗本不是自身引动的天劫这一点,他们自问整个凡界估计都找不出来几个。
为了爱,他能放弃一切,也能力争一切,他强忍修真界里的肮脏在其中苦苦挣扎、攀爬,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够自信的守护这和*图*书些爱。
凌逸坚信,正如血琪所说,在修真界里有的不止是残酷,还有爱,这爱的含义很多,有类似于他和伊凝萱、柳芸晴等女的情爱,有他和刘策、秦博、墨览月加上如今身边的血琪、血痴等人的友爱。
听到这,凌逸怎会不明白那时血琪族人反抗的下场,于是有些同情的说道:“不过最后那个门派派人来把你的族人全杀了对吧。”
不过血菱见到他露出些许轻松之色后,凌逸便瞬间明白过来血琪三人是为什么今天来找自己了,他们是在担心他会因为伊凝萱的离开而一蹶不振。
修士,主要做的当然就是修炼无疑。
“原本按照正常来说,我一个女孩子孤家寡人以散修的身份在人才济济的仙郡里修炼必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好在忙乱逃窜数十年之后,我侥幸来到了这里,然后遇到了师尊,初见师尊的时候我还以为他和其他人一样,拦下我是为了我的身体,可当时师尊的一句话就让我hetushu.com毫不犹豫的相信了他,并成了他的弟子。”
闻听血菱的呼唤,凌逸和血琪一同起身把头伸出屋顶,在上方望着血菱、血婷这一对小情侣回应道:“血菱,血婷,你们怎么来了?”自打凌逸来到血殿以后,几乎血痴他们师兄弟几个就搁置了修炼之事,整天忙里往外个不停,说来也是凌逸来的比较巧,因为在血殿主城中,所有血殿弟子都十分清楚,往日要想见到血痴这些血乏的亲传弟子是极其不容易的一件事,毕竟他们身为血殿为数不多的血殿使者,那肩上扛着的可是整个血殿的安危,如果他们停滞了修炼,让其他势力门徒超越,那血殿在仙郡的霸主地位可谓就是岌岌可危了。
而头脑过人的凌逸自然也清楚这一情况,也不说单是血殿这样,不论在任何一个修真势力之中,想要保持着自己的地位,或者盼望自己的宗门将来不再仰人鼻息,都会激励或敦促门内弟子长老们闭关修炼,除非万分紧hetushu.com急的麻烦,否则一般来说他们是不会出关的。
“我还没回答,血痴师兄就懒洋洋的接着说,不够,师兄陪你去接着杀,直到你开心了为止。”
因此当血琪、血菱、血婷三人先后来到自己这里找他时,凌逸感到十分不解,莫非血殿之中,还有什么不用修炼就可以提升境界的秘密吗?类似血池那样……
“他说,一个女孩子没一个安稳的家很危险,当我徒弟,以后我保护你。听完这句话我真的是忍不住扑到了师尊的怀里,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最后我仰头看着师尊,对他说我要变强,我要报仇。”
说完这些的血琪俏脸上没有一丝悲伤,有的尽是无穷的温暖之意,见状凌逸深深吸了一口气,说实话,很少感动的他的确被血琪和血痴等人的感情所触动了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凌逸在对敌时残酷冰冷,几乎不留任何余地,看起来他和“魔”没什么两样,但若是你真的了解他,就会发现凌逸其实是一个非常多愁hetushu•com善感的人,他也向往阳光,而且他也在一直追着心中的光不断前行着。
“赵家?”
“师尊的回答很简单,只是告诉我两个字——可以,他没问我报什么仇,也没问我任何来历的问题,不仅把珍贵的血池洗礼名额给了我,还悉心教导我许多修炼上的东西,而那时候师尊的前两个徒弟,也就是大师兄、二师兄对我也很好,后来忘记在哪一天,我去把那个门派所有人全杀了。回到师尊和师兄的身边时我全身都是血,血律师兄当时走到我身边给我了一块白色手帕,并问我杀够了吗?”
血琪丝毫不因凌逸的打断干扰,接着说道:“当时的我还不是那名修士的对手,而族长因为从小就很疼爱我,所以一直在全族性命和我个人幸福的决定中犹豫不决,那年轻修士一怒之下举手就杀了两名家族里和我同辈的亲人,眼见他如此不近人情说杀就杀,家族里所有人都愤怒了,最后那人终究双拳难敌四手,死在了家族长辈手里,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