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八十章 前往赵城

但血辉此时真的闲在惬意吗?!
赵家主城与血殿主城两城之间的距离有着万里之远,虽说这点距离对于哪怕是血菱、血婷这种窥灵期修士都算不上什么,可为了达到此行真正的目的——游玩,凌逸还是十分大方的取出了黑暗天龙辇作为众人的搭乘之物,如此一来倒是诚然让血琪等人惬意舒适了一番。
还有凌逸那猥琐的眼神……
至于血琪的其他那些师弟,大多都是闷葫芦,要么是视修炼如命的痴子,要么就是无杀戮不出门的疯子,所以血琪也就直接将他们忽略掉了。
血菱的调笑言语很快就引来了血婷阵阵娇嗔和白眼,两次三番的向身边血琪求救,血琪见状也是无法掺和人家小两口的打情骂俏,仅能在一旁做做样子,佯装愤怒的教训血菱几句,不过血菱每次都是赶紧认错,接着就把血婷说的面红耳赤。
几人中最为闲在惬意的当属血辉了,往日里他这个血乏四弟子为人就和-图-书十分冷酷言稀,所以对于血菱三人在一边吵闹不停,除了无言以对,他真的是提不起兴趣参与进去。
而血辉这次把希望寄托在凌逸身上,显然也是经过一番考量的,在他眼中,凌逸能够流连柳芸晴、伊凝萱这种绝色仙女般的佳人中游刃有余,对于感情之事定然也是十分了解,另外,月殿殿主的威严尚且不是他能够抵抗的,因为这种事让血乏去找月苑莹血辉又张不开嘴,故而最后唯有找凌逸这个兄弟讲讲,看看能否有什么明路指点指点了。
见得血琪愤懑的模样,凌逸几人相视一笑,继而同样腾空追赶血琪而去。
最终众人里唯一不明不白又没人为其解答的血琪愤愤哼了一声,也不再从这件事上过多纠结,秀足点地腾空而起,率先往赵家此次内部比斗大会的举办地,赵家主城方向飞去。
凌逸和血辉之间的小秘密自然引起了血琪、血菱、血婷三和-图-书人的好奇,不过看到凌逸暧昧的动作之后,血琪和血婷两个女孩子不免有些难以启齿的去问,而同样作为男人,且遇到血婷之前风流潇洒的血菱几乎在凌逸作出那眨眼动作的瞬间,就明白了凌逸和血辉两人间大致说了些什么。“四师兄,你和凌逸大哥是不是……”
凌逸眼神暧昧的朝血辉眨眨眼,然后一脸正经的看着血琪等人说道:“嗯,我和血辉兄的确有修炼上的问题要交流交流,反正人多热闹,我们就一起去吧。”
血辉这话的意思旁人或许不知道,可凌逸却是明白的紧,血辉和月殿殿主之徒月芯的感情纠缠在血殿这些日子里,凌逸没少听血痴等人在旁边念叨,虽然几人频繁的给血辉出主意,但最后这些馊主意全部让血辉在心里一一否决,要说他对月芯没有意思,任谁也不会相信,因为每次提及月芯,血辉那张臭脸上立即就会露出不一样的表情来。
血辉hetushu.com的加入血琪三人自然没有意见,他们几个的感情和一奶同胞没什么两样,只是方才血辉和凌逸两人间明显是神识交流了一番。
听得此言,凌逸颇有怀疑的盯着血辉那张蕴含浓烈煞气的脸看了看,最终血辉终是不敌凌逸的目光,神秘兮兮的神识传音给凌逸道:“我是想问问,你有没有可以让月殿殿主松口的主意。”
望见血菱不自在的神情,凌逸笑着冲他甩了一个男人都懂的眼色,想到二人如今关系的血菱会意一笑,拉着身边坐着的血婷开始算计着,以后是不是他们两个也去搞一个差不多的代飞宝器,省得回头外出历练时,没有休息调情的地方。
追上血琪的凌逸几人于半空中被凌逸叫停,正当其他人不明所以,想要一问究竟之时,一座暗黑色辇车忽然浮现在了众人面前,接着血琪、血辉四人在凌逸的邀请下进入辇内,辇里装饰算不上奢华,却因为其黑暗气息的霸道神秘使得血和*图*书琪四人心中一个个啧啧称赞不已。
不过让他们几个都想不到的是,血辉在几人准备出城的时候遇见了他们,并且听了他们出城的目的,亦是道明要一起前去,说是有些修炼上的问题想请教凌逸。
一个木桌、四个木椅,正好为血琪四人休憩提供了场所,而凌逸自己,则是更加舒服的侧卧在了辇内的一张卧床上,当几人分别在铺着柔软暗黑色兽皮毛毯上安然落座后,凌逸挥手甩出几十块上品灵石打入辇内灵石凹槽中,灵石打进凹槽,透过尚未封闭的入口,血琪四人又是震惊的看到,一条周身环绕着丝丝黑暗雾气的十丈巨龙背对着他们站在了辇前!
而且,那时候的他,还妄图把凌逸出现之前,阻拦他入辇的柳芸晴给……
这是除了凌逸本人之外,其余四人露出震惊之色的原因所在!
拉辇之兽居然是一条黑暗天龙?!
血菱识趣的嘿嘿一笑,随即跑到血婷身边牵起后者的纤细小手在其耳边轻语一阵m•hetushu•com,血婷听完血菱的述说,亦是不免咯咯娇笑两声,配以其柔软貌美的风采,倒是惹得旁边凌逸心中一阵称赞。
一行四人做好了打算,原本凌逸还问了问血琪要不要把血痴几个叫上一起去看看那什么赵家内部比斗大会,却被血琪一口否定了,原因是血痴因为据传月殿殿主月苑莹大弟子成功进阶渡劫期圆满之境,故而要为了血殿在仙郡的霸主地位不受威胁,闭关准备突破,而血律则是因为打算着手修炼一下血魔印的缘故,呆在房间里钻研。
不过这条看起来宛若实物的黑暗天龙带来的震惊里率先恢复过来的当属血菱,而面色恢复平淡的血菱几乎在下一刻,便露出了一丝尴尬之色,这一点,自然是因为当初正是因为见到了这黑暗天龙辇生出喜爱之意,并想要杀人夺宝的他,险些自恃甚高和凌逸刀枪相见……
“你小子哪这么多废话,皮痒了就直说。”血菱话还没问完,血辉上前就是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打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