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八十一章 血辉的心思

如果你没有实力和资本来对应你的虚荣,那么在修真界里,这就意味着自己找死。
依旧处于嬉闹中的血琪三人根本就不知道,在这么短暂的一小会儿中,凌逸和血辉已是把算计打到了月殿殿主和其爱徒的身上……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些用自己神识观察黑暗天龙辇,并且试图扫探一下辇中人物身份的修士,无一不对辇内凌逸等人抱着无比敬畏的心态,毕竟能拥有如此拉风的座驾,其内人物必定不是好惹的角色。一来常人不会也不可能拥有这般宝物,二来假如辇内之人没有些许实力背景,怎会这般大大方方的把财富显露出来。
乘坐黑暗天龙辇逐渐靠近赵家主城的凌逸一行人刚一踏入距离赵家还有五百里之遥时,便已经感应到有成百上千道神识不停往黑暗天龙辇辇身上扫来扫去,这些神识强度或大或小,有些仅仅是丹融期修士,有些则是达到了渡劫期修士才能拥有的凝炼神识。
原因很www.hetushu.com简单,因为在仙郡中央这片最为繁华昌盛的地界上,血衣代表着血殿,而血殿,则代表着霸道和嗜杀。
显然不是,很快就双眼微闭,似乎与外界隔离开、入定打坐的血辉忽然传出一道神识道凌逸脑中,有些不太好意思的问道:“凌逸兄弟,那件事……”
很快,在与其他同样前来观看赵家内部比斗大会的修士前赴后继来到赵家主城城门前落地后,凌逸一行五人悠然惬意的迈出黑暗天龙辇,继而凌逸挥手一收,这霸气凶悍味道十足的黑暗天龙辇便是先收回了黑暗天龙虚影,继而化作一个巴掌大小的袖珍辇车飞回了凌逸掌心,被其收入宸苍界内。
心里暗暗思索了一番此事的解决要点,凌逸再次神识传音回应血辉道:“这件事的难点就在于让月殿殿主本人松口,说来什么修炼月属性道义要清心寡欲,完全是没有的事情,我有一位同样修炼月属性道义的大哥和-图-书,他还不是和自己的道侣过得好好的,而且也没见修炼上有什么闭塞的地方。主要还是月殿殿主她本人估计对男女之间的情感有隔阂,所以要想她把月芯交给你,主要还得说通了她。”
或许在外面有人见了云殿和月殿弟子身怀宝物,会起一些小心思,琢磨琢磨如何能在不被两殿之人发现的前提下,做一些杀人夺宝的勾当,可是但凡知晓血殿威名的修士,没有一个敢在血殿弟子身上打主意,当然,如果你愿意陪几十万个老少疯子玩捉迷藏的游戏,前面这些话就当没说。
“嗯?!凌逸兄弟你有办法?!”
黑暗天龙辇的速度再凌逸刻意操控下并没有展露太快的飞行速度,因此原本算不上多么遥远的距离,在半个时辰过后,才堪堪进入了赵家主城的五百里范围之内。
“办法嘛……”
“没有……不过……血辉兄你给我一点时间,上次夜啼大哥前往月殿还和月殿殿主闹了点别扭,反正m.hetushu.com过些日子我也要去上门赔罪,顺道和月殿殿主好好交流交流,看看能不能想到什么办法。”
至于凌逸,虽说他在殿比和昆云宗一役上出了不少风头,可在殿比中人们也只是口头上传送他的事例,大多数人还是没见过他的容貌,昆云宗的事情又因为凌逸把其全宗上下尽皆斩杀,云羽以云殿殿主身份放言追凶,还不是由于没有传出一点消息,故而至今在“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形象里呆着,基于以上种种,那些观察黑暗天龙辇内部人物身份的修士,也只是对血琪四人抱有敬畏,凌逸则直接被他们忽略了去。
“这个道理我也知道,所以才找凌逸兄弟你想一个能说通月殿殿主的办法啊。”
“好!”
……
总而言之,习惯了用幻息术掩盖自己真正实力的凌逸已经习惯了不再必要时刻展露自身实力的状态,反正他也不打算和这些被利欲熏心的修士谈天说地,交朋结友。
如此和图书简单的一手惹得一众随行跟来的修士无一不露出讶然之色,尤其是那些先前用神识查探过辇中凌逸等人容貌气息的修士,更是一个个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来,原本在他们眼中并不多么出众的凌逸,终于是正式被他们暗暗关注在心里。
另外,为了表达对凌逸等人的尊敬,这些修士神识也仅仅是稍稍一扫便收了回去,因为黑暗天龙辇没有隐藏气息的功效,凌逸等人也未曾放置什么类似遮神石的东西阻挡外界修士查看,所以他们很容易便见到了辇里或坐着或卧着的凌逸五人,凌逸外表看起来除了有一种难言的洒脱飘逸之外,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倒是血琪四人体外衣着的鲜红,让这些修士一个个缩起了脖子,生怕惹得血琪四人不悦。
凌逸也乐得不被别人看重,这般心态的原因有很多,比如扮猪吃老虎可以让他更加自如的应付一切、再比如小小展露实力让别人大吃一惊的暗爽,毕竟每个人都有虚荣心、又比如免http://m.hetushu•com去被一群眼高手低之徒围在中央虚与委蛇个没完……
“嗯,听月芯说,她们修炼的月属性道义不得为儿女情长扰乱心境,否则在修为提升上会造成极大的阻碍,得知此事后我也向月芯表明过,当初救她只不过是无意而为,算不得什么,以后让她专心修炼。可是后来我两人又莫名其妙的有着断断续续的联系,结果就有了感情……前两天她还给我偷偷传信,说前些时日夜啼曾经找过她,还差点把她带来见我……”血辉传音时虽看不出有什么表情,但从这话里话外,凌逸已是明白了血辉和月芯的情感状况,也大致知道了两人为难的处境。
侧卧在床榻上看着血菱几人嬉闹的凌逸闻听这突如其来的问话,看向双目闭上的血辉悠然一笑,继而学着血辉的样子比起双眼,盘膝坐直在床榻上,回音道:“血辉兄是问如何才能让月殿殿主放人吧。”
能拥有这么一件拉风的飞行宝器,身边还跟着四名血殿之人,其身份岂会平凡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