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八十三章 赵家的蹊跷

“像谁?!”
不过凌逸也不会在这种问题上过多纠结,为难自己,毕竟车到山前必有路,走一步看一步就是了,另外,他也不觉得赵家此次拉拢的势力和他所在血殿有关,因为在赵家来邀请血殿之人参与此次比斗大会时,并未提及一定要血殿达到某一职务高度的修士前往,这就说明起码从现在来看,赵家想要拉拢的,应该是云殿或者月殿其中一个或者两者皆有。
“这次估计血殿来人也没什么特别,还是和往常一样,派些无足轻重的弟子走走过场,不必大惊小怪。”
仍然是灰褐色泡桐木为搭建建筑的主材料,不过在这些木制大门、墙壁以及木柱上,全部用金粉作彩,铺画着各式各样的山水鸟兽图案,高山流水此起彼伏,毒虫鸟兽栩栩如生,虽说用灰褐色木材作为背景,却也难掩这些画的特色动人。
显然,血琪的到来更是为他们养眼提供了资本。
见得血琪等人不明不白的和*图*书表情,凌逸在“谈判”一事上也没有作过多的解释,只道等到了时机他们会知晓答案的。
“你说什么?!击败云殿殿主首席大弟子?!还……还击败了月殿殿主本人?!”
月殿,那可是仙郡中代表高雅的代名词,哪怕不为了见识见识渡劫期强者对战,来看看美女也是不错。
“像……像血殿殿主的三弟子血琪!”
“血殿!?”
“也是,赵家这种内部比斗大会,人家堂堂仙郡三大霸主之一的身份,岂会在乎和赵家拉拢关系的那点好处。”
“哼,信不信随你们,总之最好说话都小心点,万一丢了性命,再后悔可没用。”
问题要是想全部得到答案,光靠思考是没有用的,于是凌逸唯有轻轻甩头,抛开一切闲杂思绪,琢磨着稍后该如何在人群中探探口风,看看赵家究竟发生了什么,又打算做些什么。
想到这里,不免再次诞生了一个新的问题http://www.hetushu•com,那就是赵家为什么要选择和月殿或者云殿而不选择血殿,按照近日殿比上自己打造的风采,血殿整体实力隐隐超过其他两殿的消息应该不难在这片地界上传开,但是为什么赵家不选择更强一些的,反而挑上其他两家呢。
其实有关谈判的说法,凌逸本人也不过是有了简要的猜测,正如血菱所言那般,既然赵家为了不让三殿之人在那两名所谓的天才小辈展露锋芒时抢走而将此消息封闭数百年,甚至连让那两名小辈露面的机会都没有,为何现在却看似无意实则有心的把消息通过赵家族人散布出来呢?
及至赵家府邸大门前,这里熙熙攘攘,一副人山人海之况,还称得上不错的是,尽管这些修士来自于不同的宗族门派,但在赵家族人的引领下倒是非常给面子,显得井然有序的很,一排排上前递着请柬给守护府邸大门的赵家子弟,而那赵家子弟此时的表现也http://m.hetushu.com是让凌逸心中暗笑不已,因为他发现赵家族人在招待来客时,不同实力、不同背景的修士,得到的面部表情也完全不一样。
说凌逸五人是年轻人一点都不夸张,因为此刻站在这里的修士,几乎有过半的人都是一些门派势力的老家伙,毕竟他们可是听说,月殿的人似乎对于此次赵家内部比斗大会重视非常。
利用族人来图谋某些东西,主意肯定是打在他们三殿之人头上没错,想想无非就是有什么事情需要三殿这种强大势力帮助,否则就是灭族之灾的下场,故而才抛出橄榄枝,企图与三殿交好,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当然,赵家一定十分清楚这个所谓的合作意味着什么,到底是何种麻烦能够让赵家这么一个仙郡庞大族系愿意抛弃家族未来的自由而换取三殿势力帮助,也是凌逸唯一没有想明白的问题。
而且散布消息的方式又是如此大张旗鼓,不是另有所图还能是什么?
“跟班和-图-书?你们几个没去前些时日三殿举办的殿比吧?那白袍修士叫凌逸,人家可是击败了云殿殿主首席大弟子和月殿殿主本人的绝对强者!你说他有没有资格做血殿使者的领头人?”
“可是事实就是这样啊,不然为什么那白袍修士走在前面。”
血琪俨然是不会理会这些老家伙或者小家伙的喧哗谈论,一直默默跟在凌逸身后、血辉等人身边穿过人群让开的道路,往赵家大门口行去,这一队形排列不出意外,亦是引起了类似进城时的那般状况。
……
“是她?!不可能吧,老韩,你是不是眼花了。”
“不会吧,血琪身为血殿殿主三弟子,又贵为血殿使者,这般身份放在血殿那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除了血殿殿主,谁还能当血殿使者的领头人。”
“放屁!老子曾经见过她在一次交易会上大打出手,把一名企图轻薄他的窥灵期圆满修士当场灭杀,那时候她还只是一名窥灵后期修士,说来老子还是你们人当中和-图-书见过血殿使者最早的人了。”
“你们看,站在血琪那四名明显是血殿弟子的前面白袍修士是谁,怎么感觉像是领头人……”
趋炎附势之风,在修真界里显得亦是味道十足。
凌逸五人跟着赵虎的到来开始还没有人注意,直到靠近人群后方的几堆修士见到血琪四人穿着的血红色衣物时,才有人敬畏的叫喊出声。“血殿的人来了!”
这便是一些年岁较低的修士心里所产生的想法。
众人议论纷纭间,前面的修士也是听见了后方的议论声,于是在血殿的赫赫凶名之下,所有挡住凌逸五人去路的修士尽皆恭敬四散让开,面带敬畏之色看着凌逸这五个血殿年轻人。
“或许是跟班带路的吧。”
“嗯?不对啊,你们看,那身穿血红色紧衣的美貌女修,怎么这么像……”
凌逸的神秘也没勾起众人太大的好奇,见他不说,血琪等人便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别处,比如眼前这赵家主城主干道上,离他们愈发临近的赵家府邸建筑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