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八十六章 赵家比斗大会(一)

又简单交流了一会儿,待得时至正午,院门口忽然走进来一名青年修士,此人气息内敛,稍作隐匿,却挡不住凌逸强大神识的探测,看出青年修士窥灵初期境界的凌逸先是一愣,随即想到血殿在仙郡的影响力,对于赵家派这么一名强者来接待的做法,也就释然了许多。
然而这女子和云月婵相比,凌逸可以百分百的断定,两人根本不是一个层次上的女人,后者放荡多情,而眼下此女则是无形中透露着一丝冰冷寒意,一如曾经还未和凌逸走到一起的柳芸晴一般,离得近了,就会被冻成冰块。
凌逸五人在那巨大的擂台旁边显得无比渺小,几乎在观战台上的修士很难凭借肉眼看清他们的容貌,唯一能看清的就是他们外表衣着,凌逸的雪白色道袍,血琪的血红色紧衣,血婷的血红色衣裙,血辉、血菱两人的血色道袍。
“滚蛋!吴老瘪三,你说谁找靠山?!我王家会找靠山?!”
第一排不用说,乃是为了赵家那些老一辈人物观战裁判比斗胜负所设,和_图_书而第二排、第三排座位上,现在的修士虽然不多,但从服饰和上面修士的气质面色来看,凌逸不难断定,那是为了三殿来人所专门准备的位置。
云殿和月殿那几十名修士中,只有一人让凌逸的目光多停留了一会儿,她是一名看起来十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女子,脸上挂着一层薄薄青纱,就像当初的云月婵一样,把面容藏在一层薄纱之后,不让世俗观望。
“行了,你们几个老家伙别闹了,那前面穿白袍的年轻人是谁,怎么看着好像比血殿四个使者的身份还高?”
“哼,王老头,你还真是老眼昏花了,看见没,那穿紧衣的女子是血殿殿主手下排第三的弟子,还有那个容貌普通,满脸带着杀气的青年,是血殿殿主四弟子,后面那两个小年轻也不一般,能言谈间和前面两位如此亲密,定然也是血殿使者的身份无疑。”
“怎么,做的出来还怕人说?几个血殿小辈而已,以往赵家比斗大会也不过如此,血殿只会派些无足轻重的弟子来http://m•hetushu•com,我一个家族族长,还比不上几个血殿弟子?”
“没有了,麻烦道友引路。”凌逸点头示意可以走了,得到凌逸的首肯,在旁人口中得知凌逸身份与大致实力的青年修士不敢怠慢半分,作出一个请的姿势后不快不慢的走在了前面,将凌逸等人往比斗擂台处带去。
“血殿的人到了!”
其实说来凌逸最大的兴趣就是征服这类女子,奈何后宫已经够乱,凌逸也就不再给自己找事,去招惹人家了。故而在盯了那女子几个呼吸的时间后,凌逸就把目光收回,脸上挂着招牌式温和笑容一步一步跟着赵家那名引路青年走向观战台。
不过唯有一处倒是显得清宁宽阔的很,那就是观战台的前三排。
对于血琪的话,凌逸不可置否的耸耸肩,他当然知道血琪没有责怪自己隐瞒那些秘密的意思,不过有些事情凌逸总能把持的十分有度,他不会因为任何感性的东西打败理性,除非他认为自己有了足够应对麻烦的能力,否则他是不会允许http://m.hetushu•com自己无法应付的麻烦提早出现在自己面前的。
“什么?!你在开玩笑吗!”
之所以说是从气质和面色上看出这一点,是因为此刻上面落座的修士一半为男性,另一半是女性,男性面色上大多充满傲然,仿若凌驾于所有人之上,这是云殿独有的特点,而气质之言,则是相对于那些女修来讲的,她们偶露的皮肤表面,难掩的铺着一层淡淡清冷光泽。
青年修士恭敬抱拳出得此言,这时血辉、血菱、血婷三人也是听见了外面的动静走出房间,凌逸冲着青年修士微微一笑,抱拳回应道:“道友客气了,赵家能如此款待我们几个,足以看出对我血殿的友好,届时我们也会把这份友好带回血殿,禀报殿主的。”
凌逸一行五人跟在青年修士身后出了小院,漫步行走在如蜘蛛网密布的碎石小道上,赵家府邸的面积不可谓不大,这一点从周遭拥挤的楼阁房屋上便不难看出,历经数千年的积淀,赵家不知现在已经传承了多少代,人数多,房间自然和-图-书也就多了起来。
在血琪四人血色衣物的映衬下,凌逸的白袍显得更加惹人注目。
凌逸话毕,青年修士眼露精光的看了凌逸一眼,随即谢道:“那就多谢几位使者大人在血殿殿主面前为我赵家美言了,族内比斗大会还有半个时辰的时间就要开始了,家主让我来请几位前去就座,不知几位使者大人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嘘,王大哥,你找死啊,血殿的名声你又不是不知道,小心被他们听到!”
青年修士看起来外表只有三四十岁的模样,可是实际年龄从其生机气息上来感应,凌逸可以断定此人一定有了一千五百岁左右的高龄,但修真界中强者为尊,抛开血婷不讲,此行包括凌逸在内的其他四人皆是由承受这份尊敬的资格。
“不知几位血殿的使者大人休息可好?这庭院环境还算满意?”
“嗯?我看看……那小子,好像……好像是血殿新任的使者凌逸!”
“刘族长,王老哥自己讨没趣,你跟着搀和什么,人家说不定联系上其他两殿当靠山了呢。”
大约走了一和_图_书炷香的时间后,凌逸五人发现眼前的视线忽然开阔起来,原本只有丈宽的小道愈发宽敞,这时一个黄金色、长宽各有千丈的巨大擂台映入几人眼帘,而在擂台的对面,则是一个呈阶梯状,往上延伸约有百丈的观战台,在这庞大的观战台上,此时坐满了穿着各式各样衣物道袍的修士,男女皆有,境界也不尽相同。
当然也有一些知道内幕的修士坐在位子上冷眼观望着身旁修士众说纷纭,心中默默期待着三殿之人揭开赵家此次比斗大会背后的秘密。
“呵,果然是三殿中最狂妄的一群家伙,几个小辈还能这么拖沓,让我们一群老家伙在这里晒太阳。”
“凌逸?!没听过,很厉害吗?”
“厉害?你要是能把云殿殿主大弟子和月殿殿主击败,再说人家厉不厉害吧。”
不知是谁引得头,道出了凌逸的身份,接下来场中便是一片哗然,大多在讨论凌逸这个后起之秀的强大,也有一部分在暗暗猜测往常根本不会关注赵家这种比斗大会的三殿之人,为何这次来了这么多三殿高层人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