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九十二章 赵家比斗大会(七)

近乎嘶吼的话语在赵兴举刀狂奔过程响彻擂台,眨眼之间,一道火红色烈焰刀芒便是从一跃升空的赵兴手中挥打斩下,而火焰刀芒劈斩的目标正是一脸蔑视站在原地处事不惊的赵耳。
女人最忌讳的是什么?就是别人说她老,凡人如此,修士亦不能免俗,浓郁的血色光华在豁然起身的血琪体外喷薄绽放,渡劫中期的强势威压瞬间席卷上整个偌大的黄金擂台,而正处于擂台边缘的赵耳更是成为这股强大威压的主要锁定目标,在血琪威压的逼迫下,赵耳霎时就要屈膝跪地,但很快另一股威压就帮他解了围。
场内因为赵耳这个小辈远超同阶的超强表现震撼惊叹的鸦雀无声,这时突然一个声音打破了这种寂静。“不就是天赋比别人好一点么,有什么好狂的,对待自家族人都这么不留情面,哼。”
“你说谁老?”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帮赵耳解围的并非观战台上的赵家四位老祖,而是月殿一众女修中的月殿殿主大弟子月醒!
场内修士正纷纷准备看好戏的时候,正要走下黄金擂台的赵耳也停和-图-书住了步子,把视线放到声源之地的发出者——血琪。
“赵兴,放肆!”
“呵,人家血殿的人有什么不敢说的,要是你背后有数十万个不要命的疯子支持着你,估计你比人家还要嚣张。”
赵兴降落的身体产生巨大冲击力轰在地面上,毫无悬念的砸出一个深坑,周围一个个赵家族人在其下落的前一刻纷纷退到一边,没有一个愿意出手将其接住,生怕被下落之力殃及池鱼伤到自己。这些同样来参加比斗大会的赵家族人先是目光怜悯的看了深坑中不断吐血的赵兴一眼,随即又目光或敬畏或赞叹的望向擂台上空的赵耳。
所有人都没想到赵耳在面对渡劫中期的血殿使者血琪时还能如此狂妄,人们心中除了幸灾乐祸的情绪外,还暗暗惋惜年轻人果然是不懂隐忍不知进退,惹恼了血琪,难道赵家已经有把握面对血殿的怒火了吗?
赵耳的话刚一落地,赵黎立即佯装愤怒的起身朝赵耳怒斥道:“赵耳!对待血殿的使者大人不得无礼!你才多大的年龄,怎可这般不懂尊重前辈!等此m.hetushu.com次比斗结束单独来找我接受惩戒!”
然而赵耳不知是因为刚刚经历战斗获得胜利后自信心有点膨胀,还是因为自家老祖明里斥责暗里鼓励的说法,居然一点不知死活的继续道:“仗着辈分老不知所谓。”说完,赵耳就欲举步纵身跃下擂台,可这一个“老”字,却真的把血琪激怒了。
“垃圾就是垃圾,寻常的切磋比斗都玩偷袭,你不配称为赵家的天才后辈。”
至于所谓的“等此次比斗结束单独来找我接受惩戒”一说更是荒谬,是个有脑子的人都能看出赵黎对赵耳有多喜爱。
赵耳听到赵兴这个同辈中堪称佼佼者的人物的认输言辞,脸上一点兴奋或者自豪的表情都没有,身为肩上扛着赵家未来的年轻一辈翘楚,如果他不能这么简单的将其击败,那才是天大的笑话。
“长得是不错,不过如果你和我年龄一样大,修炼的时间一样长,你也只是一个垃圾。”
赵黎不愧为一条活了数千年的老狐狸,这话说的表面上是在为赵耳的出言不逊表露不满之情,可这话里的意思http://m.hetushu.com却是暗地里承认了赵耳的说法,并且告诉血琪,你是前辈,要是不顾身份和一个晚辈动手,到时候人们耻笑的就不止是你,还有整个血殿了。
“精彩?说的也对,好像每次有血殿的地方,精彩的事情总会频频出现,血殿门徒除了嗜血霸道,还净是一些惹事精。”
“反正我们今天来就是为了看戏的,至于戏的主角嘛……自然是越强大越好,那样才有够精彩!”
看着赵黎、赵耳一老一少在那里唱双簧,血琪娇嫩貌美的俏脸上一点不快之色也没有,平淡的瞥了两人一眼,没有接过话头继续言语。
原本以为战斗已经在赵兴认输之后就结束的赵黎刚要对自家赵耳这位天才后辈夸奖一通,哪知赵兴却因为赵耳的表现突起攻击,要是赵耳有个因为赵兴的偷袭有个三长两短,那十个赵兴也不够陪葬的。
目睹整个比斗过程的血琪一点也没被赵耳突出的表现所震惊到,见惯了凌逸这个变态妖孽所创造的奇迹,她似乎对这些所谓的优秀翘楚一点也看不上眼了,加上她本人曾经身处一个充满爱的hetushu.com家族里,如今见到赵耳这般羞辱赵兴,心里自然有些愤愤不平。
……
见赵耳不理会自己,哪怕连多扫自己一眼的举动都没有,赵兴心中突然生起一股强烈的屈辱之感,原本还想安安静静作为一个失败者下台的他,陡然举起手中阎火刀起身朝赵耳飞驰而去,在赵兴不要命的把体内火元力灌输到阎火刀的情况下,阎火刀原本消失了的火焰再度喷涌而出,刀未至,火意已是十足!
“我输了。”
“血殿的人果然个个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连赵家这视为掌上明珠的后辈也敢妄自评论。”
冷冷瞥了一眼处于深坑里的赵兴,收回目光后赵耳悠然落于擂台上,面带恭敬之色冲着台上赵黎四位赵家掌事人躬身行礼遥遥一拜,转而就要走下擂台,准备迎接后面的比斗。
“这下有好戏看了,不知道赵家家主该怎么解决这件事。”
砰!
她这话声音的确不大,可因为场面因为一瞬间的寂静,导致每个人都听到了她的言辞,这一句评论发出,观战台上数万道来自各个势力的修士目光一下聚集到了血琪身上。
虽然http://www.hetushu.com心里有着浓烈的不甘,但凭现在的身体状况赵兴自知已是无法再战,看着赵耳那张漫不经心的面孔,赵兴终于是不得不承认,在这近日出现在赵家的同辈天才面前,他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甚至他自己都能感觉的出,赵耳在对付他时,压根儿就没费多大力气。
就在赵黎准备出手替赵耳破去赵兴烈焰刀气时,赵耳先是扭头望着赵黎笑了笑,接着周身一阵月光闪烁消失在原地,烈焰刀芒打在赵耳先前所站之地,斩的黄金擂台一阵金粉挥散,一道不深不浅的沟壑形成的瞬间,赵耳已是避开攻击,犹如鬼魅般来到了凌空保持着劈刀姿势的赵兴身前!
惩罚?估计是奖赏吧。
“若不是你我有血缘关系,我拼死一战与你相斗,你也绝然讨不上什么好!可是你的表现实在是太狂妄了,休要以为赵家除了你,就没有天才!”
一句嘲讽传入赵兴耳中,接着赵兴便是在惊恐的表情中被一记重拳打在腹部,拳面所触之地泛起阵阵淡黄色光华爆射闪烁,受到猛烈冲击的赵兴在空中化作一道弧线遥遥往擂台边上赵家数千族人所站之地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