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九十五章 赵家比斗大会(十)

眼里望见这一切的赵黎把血琪四人表现一一记下,静候半晌确定没有人愿意为凌逸出头之后,赵黎才满意的点点头,再度冲着观战台上数万修士抱拳道:“既然各位同意我赵家与台上那位狂妄小辈单独解决恩怨,那比斗之事,待得此事结束再继续进行!”
再说表面上直接牵动此次纷争的血琪,看着凌逸那张毫不在意的面容,加上先前那一番狂妄霸道之言,竟是不由得噗嗤一笑,隔空狠狠白了凌逸一眼低声道:“这个时候还算看得过去,不枉两位妹妹这么在意你。”看她的样子,似乎亦是根本不关心凌逸接下来将要面对的是什么。
话音落下全场皆静,年轻气盛的血菱刚要出声力挺凌逸,却被一边的血辉拉住了胳膊,神识传音道:“他们不是凌逸的对手,看凌逸怎么玩死他们就好了。”
赵黎的表现再度印证了他那老狐狸的心性,尽管内心愤怒到犹如置身猛烈火海难抑躁动,可多年来身处纷乱修真界中的他此时此刻http://www.hetushu.com还是不忘给自己做好最安全的准备,小心驶得万年船能做到这般地步,饶是如今身为赵黎敌人的凌逸,也不得不暗叹一声其圆滑至极。
想清了个中利弊的赵耳唯有把希望寄托于疼爱自己的老祖身上,而他本人,则是目光含着无比怨毒之意的死死盯着凌逸,假如眼神能杀人,估计凌逸现在不知道要被赵耳杀了多少次了。
是啊,自己的凌逸大哥有什么是办不到的呢……
打理好后顾之忧,赵黎才回过头来和自家其他三位兄弟互看一眼,转而以赵黎为代表看向凌逸喝道:“如果老朽没看错,你应该是渡劫前期之境吧?原本按照道理来讲,我们四兄弟任何一个出来和你一战都算是欺负晚辈,可既然你当面不顾辈分厚颜无耻的仗着自己修炼时间长、境界高欺负我赵家小辈,那也休怪我赵家欺负人了!赵午,你去教训教训他吧,记得手下注意‘轻重’。”
每一道都m.hetushu.com蕴含着渡劫期修士狂暴破坏力的水箭环绕杀来,凌逸不躲不闪依旧那副单手负于身后的嚣张姿态,待得万道水箭攻至身前一臂远处,他才不慌不忙的抬起左手在身前轻轻一点,观战众人只见在这一指轻点之下,一层薄薄的血红色屏障突兀凝现挡住了正面攻来的水箭轨道,而这层血红色屏障中又似乎不仅仅存在血属性元力,好像……好像有一层清水夹在其中。
被评价为癞蛤蟆的赵禾不再和凌逸进行口舌之争,滚滚浑厚的水元力于丹田灵涡内翻涌而出,道道清泉水汽浮现体外,把赵禾整个身体囊括在内,继而右脚踏地一震,体外那层波动水波骤然化作水箭四射开来冲天而起,于各种刁钻角度朝凌逸包裹刺杀而去!
血菱心中如此这般暗叹道。
看着赵黎在远处像戏子一样表演,身立黄金擂台上的凌逸扯了扯嘴角,眼神蔑视的注视着这一切。
最后的王者,其言行就是永恒的法则,直到下一个王者把前人从王http://www.hetushu.com位上挤下去,才会有下一个法则诞生。
确认凌逸孤立无援的赵黎脸上闪过一抹阴狠之色,把对其的称呼也由“小友”改成了“狂妄小辈”。
没有人会在意你成功的过程如何,人们看到的只有你最后是否成功。
“别试探了,我怕最后你输了还要说是自己大意,这种情况我见过无数次,所以倦了。”
稍稍感应了一番赵禾的气息波动,凌逸嘴角扯起一抹不屑笑意淡然道,闻听此言的赵禾没有了先前凌逸侮辱赵家的愤怒,取而代之的是一脸阴笑怨毒之色,回应凌逸道:“希望等会你溺死在水中时也能这么狂妄,无知的小辈。”
赵耳不知死活的举动难免惹得心头烦乱的赵黎一通阻拦斥责,耳边响起自家老祖恨铁不成钢的怒喝,赵耳也是明白了自己现在的表现有多么令人失望,更何况从刚才的一幕来讲,他就算冲到凌逸面前又能做什么呢,送死么?
之所以修魔者能做出种种荒淫无道之事还能在众界中屹立不倒甚至www.hetushu•com隐隐有着独霸同一层次界面的整体实力,不是因为他们实力有多么强大,而是他们的处事风格更适合在纷争不断的修真界里生存,他们一向无视所谓正道之举,他们奉行的是成者王侯败者为寇。
凌逸停滞的手指处,一层波荡于血色屏障中自其指尖扩散而开,而那些看似蕴含排山倒海之威的万道水箭击打在上面后,竟有种鱼入大海之景,钻入其中消失不见。
派遣赵午去和凌逸一战的赵黎故意把“轻重”二字咬得很重,明眼人都能看出,赵黎这是在让赵午下死手呢。
赵家这种“仗着自己修炼时间少欺负修炼时间短”的言论让凌逸深为不耻,如此逻辑在修真界里简直是荒天下之大谬,所谓修仙者的正义在凌逸眼里一文不值,从这一点上来讲,凌逸就更为欣赏强者生存败者亡魂的修魔者。
更何况,我比你赵家那众人眼中的妖孽天才修炼时间长么?
有自家师兄一句话安心,血菱便是松了一口气落座坐好,揽过身边血婷的柔美娇躯享受着其腰间的http://www.hetushu.com细腻,一副玩世不恭之色。
“水属性道义,渡劫中期之境,还不错,但也是垃圾。”
凌逸不可置否的耸耸肩,扭动着脖子发出嘎嘣嘎嘣清脆的骨头摩擦声说道:“来吧,活在井里的癞蛤蟆。”
完全无视掉赵耳目光的凌逸依旧一副古井不波的模样,且毫无退惧之色的与观战台上的赵黎迎面相视,赵黎先是双眼微眯的盯着凌逸看了一会儿,随即转身望向整个观战台,盯着血琪四人方向若有所指问道:“此次赵家内部比斗大会进展至此出了这般意外,赵某深感羞愧,方才擂台上那位小友对我赵家的所言所行想必各位也都看在了眼里,说来此事是我赵家和那位小友的恩怨,敢问有哪方道友想要插手其中?”
赵禾得到赵黎的示意,面容同样阴狠的朝黄金擂台上的凌逸冷然一笑,随即脚下一阵流水声发出,他的身形便是于脚下突生的一滩清水中缩了进去,下一刻黄金擂台上凌逸前方数十丈远处同样一滩清水浮现,赵禾的身影也是从中往上冒出,迎面和凌逸相视而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