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九十六章 赵家比斗大会(十一)

基于以上种种,观战台上剩下的赵黎三人也就理所当然的互视一眼齐齐飞上了黄金擂台,准备四人联手与凌逸一较高下!
瓮声瓮气的声音从血红色面具后面发出,不待赵禾弃枪后撤,凝聚出血妖骨甲的凌逸已是抬起右手猛然一握顶在胸前的枪尖,砰的一声水元力长枪溃散为道道流水落地,接着凌逸像是毫无阻碍般窜出水球牢笼抬脚就踢在赵禾腹部,身为修仙者的赵禾哪里有修妖者的身体强度,在凌逸一脚踢完后,他便是同先前的赵耳一样远远抛飞出去,于半空中大吐鲜血不止。
刺破水球的声音发出,赵禾在电光火石之间如愿以偿的把水元力长枪刺入自己施展的碧波之禁水球中,而且的确实实在在的刺在了凌逸胸口上,只是刺中以后通过蓝色长枪反震回来的冲击力使得赵禾惊讶的发现,自己这致命一击不像是刺在了一个活生生的人身上,反而像是打在了一座铜墙铁壁上。
可是打赵家这家主四http://www.hetushu.com兄弟之一的赵禾,为什么连施法的念头都生不出……
“行了,我没空陪你们这几个赵家的老废物在这里浪费时间,你们四个一起上吧,让我来给你改改思想,修真界里讲的不是资历,而是拳头,谁拳头大谁的话就是真理,以后少拿所谓的正义之举为自己开脱。”
顺着自己的目光,赵禾发现枪尖所指之处并非先前凌逸所穿着的白袍,而是一具表面布满猩红色颗粒的甲胄上,等他再把视线上移,看到的唯有一双布满戏谑之色的眸子。
念及至此,赵禾脸上的阴毒笑意愈发浓郁起来,孰不知此时呆在水球中的凌逸根本不为所动,这种程度的攻击,恐怕连血律那个血殿殿主二弟子的一记血神指来的霸道!
噗——
但是……为什么在那血色屏障中,他感到一丝熟悉气息呢?
“你是在给我挠痒吗?”
伸手冲着观战台上脸色变幻不停的赵黎和图书三人勾了勾,凌逸颇为讽刺的述说道,见状赵黎终于是坐不住了,他们现在也是能看出来凌逸的本事不可用常理对待,而且在他们心里,已经默认为凌逸是一名渡劫期圆满修士,只是利用某种诡秘的隐匿气息神通把自身境界降低罢了。
赵禾想不通的这个问题在于凌逸对自己浊道愈发熟练的运用,此时的他已经能够凭借幻息术这门隐匿神通的奥妙完美遮掩自身法术波动了,一如当初迎战血痴施展七彩凤凰炎时用火属性遮挡七彩、凤凰两种属性一般。
“行了,你小子别再装了,露出你的真正境界吧!”
不过赵耳终究不比赵禾,同样是受到凌逸拳脚攻击,赵禾却是连擂台都没飞出便及时控制住了自己的身体,摇摇晃晃的落在黄金地面上捂着胸口重咳不已,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修真界里所谓的境界等级之分在眼前这个年轻人身上一点不合实际,明明他只有渡劫前期的修为,可为什么攻击却仿若跟自http://m•hetushu•com己不在同一层次上呢?!
疾驰过程中赵禾嘴里一边叫喊着,一边翻手凝聚出一把水元力蓝色长枪握在掌心,继而枪尖直指凌逸心头悍然刺杀向凌逸的胸口,赵禾坚信,凭借自己碧波之禁的牢固凌逸决然不可能有移动闪避的机会,再加上自己手中水元力长枪的刺杀,这一击凌逸不死也得残废!
“虽不知血殿是如何秘密培养出你这么一个渡劫期圆满修士来的,但既然你不知死活今日挑衅我赵家,那我四兄弟就让你明白,不是境界高就能无视同阶对手数量的!”
凌逸当然不会为赵禾解决疑惑,看着赵禾那不禁打的模样,凌逸实在想象不出,这么一个垃圾都能当掌事人的赵家,凭什么能生出无视三殿实力的后辈,血乏、月苑莹、云羽三位殿主抛开不谈,就说血痴、云清、月醒这三名殿主大弟子都能和自己玩上一会儿,起码能逼得自己施展法术神通或者祭出本命宝器来。
人老成精的赵禾怎会和图书看不出凌逸蔑视自己的眼神,心头愠怒之下,双手陡然抬起,一心两用掐打着繁琐复杂的法术印决,瞬息之间法决结完,赵禾将抬起的双手在身前一张一合,嘴中喝出法令道:“碧波之禁!”
自己谈不上全力一击却也隐含六七分功力的杀招被凌逸如此轻描淡写的破去,赵禾这才开始真正意义上重视起眼前这个看不出灵脉属性的渡劫前期修士来,在方才凌逸的随意聚出血红色屏障时,赵禾能断定他的灵脉属性一定为血属性,而身为血殿使者,凌逸拥有血属性灵脉在仙郡中算不得什么稀奇事。
赵黎、赵午、赵光三人来到正在吞丹恢复伤势的赵禾身边一唱一和放声沉喝着,凌逸把此举看在眼里真是不得不暗道一声四个老狐狸,他怎么会听不出赵家这三个掌事人话里的意思呢?!
随手破去赵禾攻击的凌逸依旧静默站在原地,如繁星般明亮的眸子含着浓浓的不屑与轻蔑,他还不想这么早就把赵禾击败,他在等,等赵禾黔驴技穷后再http://m.hetushu•com狠狠把他踩在脚下,告诉赵耳,什么才叫做真正的废物。
不然低于赵禾一个小境界的凌逸岂能这么容易就把前者打吐血?即便血属性道义再怎么霸道强悍,毕竟凌逸一直还没有正式施展过任何招数啊!
被赵禾困于水球之中的凌逸嘴角轻蔑笑容仍不减半分,就那么冷眼观望着自以为把凌逸束缚住的赵禾朝自己疾驰杀至!
法令声落,由赵禾操控的水元力于其体内席卷而出化作两道水泉冲向凌逸,及至凌逸身前又分为左右两侧呈一个环形将其围困在内,不过这还不算完,只见赵禾手上印记一变,那环形水圈骤然爆炸变成大片大片的水汽,水汽突生立即从凌逸四周上下将其圈禁起来,形成了一个直径丈许的巨大水球,牢牢把凌逸禁锢在内。
“好一个牙尖嘴利心思歹毒的小子,想不到你居然扮猪吃老虎打算借此打击我赵家,看来血殿最近是要对我们这些周边的宗派家族起意了啊。”
“中了我的碧波之禁,看你小子还怎么跑,受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