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九十七章 赵家比斗大会(十二)

如此一来,但凡为凌逸实力所惊惧震撼的其他各方修士不但不会出手帮助凌逸示以结交之意,还有可能会暗中帮助他赵家把凌逸彻底留在这里,谁也不想自己的家族宗派成为他人的踏脚石,因此“血殿暗中培养凌逸这种强者是为了征服仙郡”的说法,自然会引来不少人活络起心思。
观战台上前一刻还蠢蠢欲动的姿态随着一个个修士交头接耳互相警告着彼此不要招惹血殿这个由数十万疯子组成的庞然大物后,便是使得赵黎没有得到哪怕一个赵家之外的修士出言动手支持,不过这般情况也在赵黎的意料之中,他本就没把惩治凌逸的希望放在那群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身上,只要他们不帮倒忙就足够了。
然而结印即将打完的刹那,凌逸陡然一愣,想到自己在血琪等人面前已经暴露太多灵脉属性了,万一再来个极天佛落或者暗月之坠岂不是又要受到一番追问?
老天,我刚才在想什么,和血殿一群杀人如麻的疯子作http://www.hetushu•com对,难道我活腻了么!
眼见四周修士蠢蠢欲动的模样,血辉不动声色的走到血菱身边,神识传音了几句,而后血菱面色沉重的点点头,翻手出去一块巴掌大小的血色玉牌悄悄捏碎,捏碎之后见到此举的血琪、血婷两大美女明显松了一口气,转而再度面色平淡的望向黄金擂台上,正欲和凌逸开打的赵家四位老祖冷蔑一笑。
想到这里,凌逸忽然挥手散去了之前因结印而缓缓从灵涡内剥离出的元力,把手径直放了下来。
面对自己这边三个渡劫中期一个渡劫后期强者还能口出狂言,赵黎四人心道凌逸不是一个只会充大头的白痴就是真的有所倚仗,四人又一次放出神识在凌逸身上仔细查探了一番,发现其灵脉波动依旧难以查明而境界明摆着就是渡劫前期的结果后,赵黎四人索性不再于此事上纠结,同时运转起体内浑厚的元力来。
感受到自己四师兄的强烈杀意,就连www.hetushu.com血菱也是忍不住抖了抖身子,而离他们近一些的其他势力修士皆是被那股无形杀意刺激到从而醒悟过来。
这就是所有感受到血辉威势的修士心中不约而同想到的问题。
“哼,自食其果吧!”
赵黎三人的话中之意十分明显,就是在说你凌逸能击败赵禾是因为隐藏了真实境界的缘故,所以为了制止你这种卑鄙举动,我三人才上台助阵以多欺少,而且他三人还借此牵连上了血殿,言明说自己是血殿秘密培养出的弟子,目的就是为了拿他赵家先开刀,然后慢慢侵蚀周边势力,乃至最终灭掉其余两殿,独霸仙郡。
血琪狠狠白了血菱一眼回答道:“当初是晴儿妹妹和凌逸本人亲口承认他自身修炼至今不过百余年,就算想要充怪物,他自身生机气息你又不是感应不出,加上他那些奥妙无穷的法术神通以及多属性灵脉,能做到现在这种地步不足为奇,再说他身上显露出来的奇迹,你看的还少么?”
血琪和-图-书说完,血辉又把话头接过来说道:“凌逸说过,他身上有些事情还不到告诉我们的时候,不管他是不是高层次界面下凡的修士,只要记住他是我们的兄弟就行了,与我血殿作对,放在别处不敢说,在这仙郡里,就是找死!哼,看来最近我杀人是杀的少了,很多人都快忘记鲜血的颜色和味道了。”说着,血辉有些嗜血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杀神之色十足!
轻哼一声,凌逸甩手把掌心托举的四色光台遥遥甩向赵黎四人所站的方向,四色光台裹着滚滚罡风呼啸而来,赵黎四人脸色一变,分两侧双双迅捷侧移出去。
在凌逸放弃攻击的同时,赵黎四人的合击之法也是落在了凌逸掌心处,足以将凌逸身体覆盖住的四色元力光台在砸到凌逸掌心的瞬间,凌逸掌心倏地一阵血光闪烁,血色光华四溢飞溅间,那足有万丈高山沉重的四色光台竟是就那么被其牢牢拖在了手里!
“真凑巧,这种相似的法术我也会,我能扛下来,不知http://m.hetushu.com道你们行不行。”
攻击受到阻碍,赵黎四人似是心有灵犀一样又齐齐把指向凌逸的手猛然往下一压,与之相对应的,是凌逸掌心四色光台的压力剧增。
雷、火、水、土四种属性不同的浓烈气息于赵黎四人身上升天而起,四色光华直奔苍穹,而伴随着这四道元力光华从赵黎四人身上绽放升空后,又水乳交融般纠缠到了一处,逐渐凝聚形成了一块长宽各丈长的正方形元力光台!
光台凝聚显现,赵黎四人并肩站在一排同时伸手朝凌逸一指,那由蓝、白、红、黄四种颜色交杂生出的元力光台便是骤然飞到了凌逸头顶,最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悍然砸落,意在直接把凌逸这个蔑视赵家威严的小辈生生轰成肉酱!
反正心里回想了半天,他们也没找到和凌逸哪怕有百分之一相近的修士,众目睽睽之下,凌逸单手高举过头,掌心朝天作托举之状准备迎接悍然落下的四色元力光台,而剩下的一只手则是如蝴蝶般翩翩起舞,掐打着一记记神妙的印和-图-书决。
“三师姐,你说凌逸大哥会不会真的是隐藏了真实境界,又或者说他和夜啼大哥一样,是从高层次界面下凡历练或者寻找什么宝物的呢?”看着擂台上凌逸一点无惧的姿态,刚刚传信给血乏的血菱一脸崇拜之色,言语中带着兴奋的问向血琪道。
还是那副不慌不忙的表情面色,凌逸现在的形象在所有在观战台上观战的修士已经定型为一个永远不知畏惧为何物的巅峰强者,试问谁能面对四个有亲近血缘关系的渡劫期大能联手攻击而不躲不闪面不更色的出言调笑?
眼看赵黎的阴谋没有得逞,凌逸收回体外由血、妖混合元力凝聚的血妖骨甲,以白袍飘逸的身姿重新面对赵黎四人,冷哼一声说道:“你们四个到底打不打,实话和你们四个老家伙说,今日来你赵家就是为了活动活动筋骨,不过开始是想用柔和的方式和你们切磋,现在么……你们的生死只能听天由命了。”
一群听信谗言的白痴,等师尊带着血殿弟子驾临,看你们的心思还怎么活络的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