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章 赵家比斗大会(十五)

“呵,赵家另一个天才小辈还是个云雾属性灵脉的小美人。”
赵黎站在擂台上轻喝一声,观战台上因凌逸先前表现而震惊的双目无神怔在一边的赵耳才回过神来,目光呆滞的腾空飞到赵黎身旁,脸上的傲然之色一扫而空,不难想象,凌逸定然会是此子将来修炼道路上的一个心魔。
这句话,成为不久的将来修真界中最为惹人艳羡的一句话。
赵音明显也不是一个内敛文静的女人,察觉到眼前这个代表云殿殿主带自己加入云殿的青年,她嘴角露出一抹妩媚笑意,走到那青年身旁一点也不见生的拉起青年手臂娇声道:“师兄,他欺负师妹的家人呢,以后赵家和云殿就是一家人,你不给师妹出气么……”说着赵音一双杏眼中忽然升起一片水雾,看的外人忍不住就想把她牢牢护在怀里,细心怜惜。
看着赵耳眼神呆板的样子,赵黎愤愤一哼没有言语,接着又是一道乳白色光华于赵家擂台边上同m.hetushu.com样震撼无比的数千族人群中飞出,轻盈的落在赵黎身体另一侧。
尽管比起凌逸自述他本人的修炼时间以及展露出来的实力,赵耳、赵音似乎逊色不少,可凌逸终究是血殿使者的身份,人家还自诩凡界单打独斗无人可敌,这种人物,你拿不出让自己吐血的资本,是不可能拉拢过来的,何况凌逸和血殿的联系究竟是何种情况尚是未知之数,谁能保证凌逸不是血乏某个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呢?
简单的回应,说话时这青年的眼神一直停留在赵音身上、脸上,那样子似乎对这个内定的小师妹很感“兴趣”。
感受到赵音眼神中分毫不懂得遮掩的仇视,凌逸抬手随意摸了摸鼻子,前一刻他还在暗叹此女的美色,可如今他心中却在琢磨着要不要找个机会把她捉走卖到哪个修士风尘场所里当压场头牌去。
凌逸,就像一颗突然从天边划过的流星出现的毫无征兆,但m•hetushu.com相比流星的转瞬即逝,凌逸的名号事例必将成为一段佳话传奇,流窜于所有见识过他的修士后辈口中。
赵耳、赵音齐立身旁,生怕凌逸接下来有所动作的赵黎赶忙用他狼狈的面容看向观战台第二、第三排座位上,示礼抱拳道:“敢问月殿、云殿此行带头的道友在何处?!赵某今日要当着在座各方势力道友的面将族内两名符合贵殿殿主修炼道义的天才后人交出,以和两殿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
赵黎终于露出举办此次赵家内部比斗大会的目的,见状凌逸不屑的撇撇嘴,想要凭借月殿和云殿来对付自己还有整个血殿,是他赵黎还不清楚自己的实力,还是说赵黎已经恼羞成怒发疯发到神志不清了?
你家老祖我当年可是亲眼见过凌逸斗法的人,这等殊荣,一般人想要也要不着呢!
那就是云雾灵脉!
与此同时,云殿众多年轻修士中那名开始凌逸感觉有些看不透的青年亦是m.hetushu.com悠然起身,不过相比月醒仅仅是站直娇躯的动作,那青年竟是直接飞身飘到了赵音身边,抱拳朝着赵黎微微一笑说道:“家师今日让我来,就是为了领小师妹回去的。”
这话一说完,场内所有人都顺着赵黎的视线投到月殿和云殿此次作为代表观看赵家比斗大会的几十名青年男女来,此时各方观战势力的修士心里除了对赵家的羡慕之外,还默默算计着一旦赵家和两殿拉上关系,己方势力会受到多大的影响。
我本善良,奈何世事无常,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凌逸才不管世人眼光如何待他,他要做的就是把所有让他不喜不快的人狠狠践踏在脚下!
因此,在站到赵黎身边收敛了为凌逸言语行动带来的震撼后,赵音眼中再看向凌逸时,有的尽是仇恨之意。
他们实在想象不出月殿和云殿有什么理由不借此收下赵家两名天才后辈作为殿内最耀眼的新鲜血液。
赵黎四人见刚刚煽起的火苗让凌逸和_图_书一语熄灭,心中对凌逸所讲大感惊诧之余,赵黎终是转头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月殿和云殿身上。
再说赵黎先前的那句话意思很明显,他身侧的另一个貌美女修后人符合云殿殿主修炼的道义,那么赵音的灵脉属性呼之欲出。
为整个偌大黄金擂台为背景傲然而立的凌逸此时显得无比耀眼,一席嚣张霸道、无惧无畏的言辞落入在场每一名修士耳中,先前那些义愤填膺的老狐狸再无一人敢做出头鸟,一招重伤赵家四名渡劫期老祖,试问整个仙郡有几个能做到?
甚至一些曾经和赵家有间隙的宗族门派,已经开始想着以后该怎么和赵家赔罪了,赵音的表现他们还没来得及见识,可一个赵耳就足够月殿眼馋了,四百岁出头的窥灵期修士,而且还是月灵之体,这般资质,月殿殿主岂会不收其为徒?
话锋转到自己头上,月醒俏丽上唯一显露在外的一双翡翠眸子涟漪不起,起身而立淡然瞥了一眼目光仍处呆滞状态的赵耳一和*图*书眼,继而皱眉沉思不语。
或者说,有人能做到吗?
赵音显然也全程目睹了身边这位狼狈的自家老祖在不远处那俊逸青年手中落败的全过程,而女人容易被强大男人征服的本性似乎在她身上一点也没表现出来,或者说对于赵音来讲,自家家族荣誉高于一切!
饶是凌逸往日多么自诩身为一个“好人”不能有这么龌龊的思想,遇到自己的敌人时也不免生出如此猥琐的念头,不过话说回来,即便有那个能力和机会,他也懒得那么做,与其费神劳力的把赵音卖掉,还不如留在自己身边当个发泄的工具。
凌逸心头暗骂一声“狐狸精”,对于云殿的举动他早就有所预料,但现在凌逸最关系的还是月殿的态度。
于是,接下来凌逸和月醒的目光很自然的对到了一处。
那个叫赵音的赵家天才小辈站到赵黎身边落定后,凌逸心中调戏咕哝一句,但脸上淡然之色却不露分毫破绽。
“赵耳,赵音,过来!”
白袍,血剑,俊逸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