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零一章 赵家比斗大会(十六)

……
“这才刚开始交锋,后面的事情还不说。”
血琪、血婷两女也是黛眉微皱,有些不明不白的猜想着造成凌逸这般情况的原因,而血琪想的还有一点就是,这个云殿殿主二弟子云冀是怎么突然蹦出来的,为什么以前从未听说过……
等有了和月殿、云殿对峙的资本,加上那位神秘人物的帮助,将来仙郡霸主,还不是他赵黎?!
云冀的身份在血辉、血琪两人的回忆中逐渐浮出水面,但知晓此事的修士却很少很少,不过对于在场的数万修士而言,他们并不在乎云冀的身份来历如何,一个“云殿殿主二弟子”的名号,就足够说明一切了。
说实话,凌逸的确很想和这个连他都看不出修为和灵脉属性的云羽二弟子交手,看看他有何特别之处。
“你……你……”
得到云冀出手承诺的赵音摇着前者胳膊在自己胸前那对饱满前蹭来蹭去,眸含春水之色使得云冀就差当场将其就地正法了,不过想m.hetushu.com到眼前还有正事,他也就暗暗压下了腹中躁动,笑着等待凌逸回应。
见状凌逸打断道:“一个有两分本事的就不知天高地厚的废物,也好意思让人家收徒,废物还是留在废物家族里吧,别拿出去污人家眼了。”
迎上凌逸冷然的目光,月醒衣裙内的娇躯没来由的一阵轻颤,之前因为她走过场的一席话就引来了凌逸这种眼神,直到现在她的芳心还没安定下来,如今雪上加霜,月醒竟是一时愣在那里,体会着这种从来没有过的情绪颤动。
“月殿道友,云殿已经表明了态度,不知……”望见月醒怔在原地不言不语,心中安定了一半的赵黎急忙催促道,只要能得到两大殿的支持,那说不定现在集众人之力就能把身旁不远处的凌逸拿下,少了这么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变数,灭掉血殿让赵家一步登天的梦想将不再遥远。
看着眼前这对狗男女不知羞耻的举动http://www.hetushu.com,凌逸眼中的讽刺之意更甚,秉承着“不出手则已,出手就彻底把你打服打死”的处事原则,对着云冀点点头,凌逸洒然道:“奉陪到底。”
赵黎的算盘出现变故,稍稍镇定了一下心境,朝向月醒追问道:“月殿真的不收赵耳么?”
“就是那个后来再没有音信传出的幻属性修士?!”听得血辉的言语,血琪也因此回忆起了一些陈年旧事和相关传闻,毕竟凭一殿之主的身份因交易不成而击杀渡劫期强者的事例,想不让人放在脑子里都难。
清风拂过偌大的黄金擂台,凌逸与云冀二人的道袍却没有因此刮起分毫动荡,突然,云冀盯着凌逸面庞的双眼一阵虚幻闪变,体外也开始浮动起一缕缕透明却明显扭曲了周边空气的光华来!
“不愧是云殿殿主的亲传弟子,人未动,仅仅是散发出一股特别的力量就把那个击败赵家四位老祖的凌逸制住了。”
“嗯。”心烦意hetushu.com乱的月醒显然懒得和赵黎多说废话,再一次确定了自己的答案后无意间又把眼角余光放到凌逸脸上,当月醒发现凌逸的看向自己的目光稍有柔和时,芳心不禁一喜,藏在青纱后面的脸颊也调皮的爬上一抹绯红。
接下来人们便是看到,当那些隐约可见的透明光华缠绕到凌逸身上时,云冀明明没有任何动作,甚至连一根头发都没飘动半分,站在其对面的凌逸身体却明显颤动起来,脸上也露出了一丝迷茫之色。
两人一拍即合,赵黎带着赵禾三兄弟以及赵音、赵耳两人腾空落在擂台,给两人留出足够的斗法空间,其实这也是为了不再让自己重伤的身体遭到波及,清场完毕,凌逸和云冀拉开架势相向而立,互相对视了半天,也没有任何一人露出出手的迹象。
“齐家老头,你不是说那个什么凌逸把云殿殿主大弟子击败了么,怎么现在遇到排行老二的就不行了?”
月醒没有回答,仅是轻点臻首坚定了自己的答和-图-书案。
最重要的是,云羽那时做出此举还仅仅是为了一名丹化期修士,由此可见,此子在云羽心中占有多么大的分量。要说一名渡劫前期强者的性命还不及一个初出茅庐的丹化期蝼蚁,恐怕有脑子的人都会觉得有此想法的人一定是疯了,可一向偏好收天才修士为徒的云羽,却就这么认为,并依念而行。
得到否定的答案,赵黎忍不住连连后退两步,得意之色已然露出一半的他面容骤变,一阵铁青。“什……什么?!你说月殿不收赵耳?!”
“凌逸大哥是怎么了!”安然坐在观战台上准备看着凌逸虐人的血菱见得此状骤然攥紧了拳头,紧张喝道。
凌逸深陷莫名状态中时,场内已是喧哗一片。
深为凌逸所言怒极攻心的赵黎抬手指着前者气的说不出话来,这时一边的云殿青年笑着拍了拍赵黎的肩膀,上前两步冲着凌逸抱拳道:“在下云殿殿主二弟子云冀,既然答应师尊要收小师妹入殿,那小师妹的请求我这个做师兄的也http://m•hetushu.com不能不答应,不如,让云某和凌兄过两招?”
赵黎的呼喊使得月醒短时间从那种令人心疼的感觉中挣脱出来,而后淡然回答道:“他的潜力天赋皆属极品,但是心境不稳,所以师尊她是不会收其为徒的。”
“你也知道是刚开始交锋啊?所谓逢战需夺先机的道理你不懂?前面就成这个样子,等再往后那个凌逸肯定处处被压着,活该,谁让他这么嚣张,不把天下人放在眼里!”
“哼,你们少说两句,等着看吧,小瞧这个年轻人,你们迟早会后悔的。”
正当血菱三人陷入疑惑中不得其解时,一直保持沉默的血辉像是想起来什么沉声说道:“据说一千两百年前云殿殿主有一次外出探索洞府遗迹,在返程过程中偶然巧遇一名天生幻属性灵脉的丹化期修士,并将其收为了徒弟,而且那时候收了那个徒弟后还大肆在各大势力中收购有关幻属性道义的功法和法术,甚至击杀了一名不愿意出售有关幻属性法术法决的渡劫前期修士,引起一片轰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