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零五章 赵家比斗大会(二十)

闻言凌逸并没有急于给以回复,而是双眼微眯仰头注视那大片黑雾中隐约可见的道道人影,看样子似是想要揪出那个领头的神秘人物。
“好。”
终于,在那魔郡神秘人物的压迫下,许多观战台上在魔箭箭雨中活下来的修士开始纷纷躁动不安起来,一些胆识较弱者各自逼出一缕灵脉精髓也就是所谓的修士魂魄攥在手里,同时升空而起顺应着天上降下来的黑色魔气顺势而上,响应那神秘人物的收编。
“凌逸,我们要不要帮忙?”望着观战台上惨烈的争斗,深知唇亡齿寒之理的血辉脸色凝重的走到凌逸身边沉声问道,不知从何时开始,只要有凌逸呆在身旁,他们就将其默认为了核心,一切行动都本能的征求凌逸的意见。
如此做法,不过是为了让你自相残杀消耗一些抵抗因素罢了,而这一举动的效果也显而易见,经过第一轮箭雨和第二轮策反的计谋,这场内修仙者现在不就少了将近十倍了么。
四人合力一hetushu•com击未果,其中带头之人声音中明显露出一丝惊诧之意,不过不要紧,一剑劈不开,多来几剑就行了,这般想着,四人又一次举起了手中漆黑长剑宝器猛然挥下。
“哈哈,你们这些修仙者不仅贪生怕死,一个个还蠢的可以,枉你们还自诩正人君子聪明机智,简直白白浪费凡界的修真资源,接下来就让我代表吾王清理你们这群垃圾吧!”
不光凌逸几人看出了阴谋,观战台上月醒、云冀以及剩余活着的修士亦不是头脑艰难的傻瓜,发现了那神秘人物的诡计,一些领头老者修士便开口呵斥起自己手下的弟子族人,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讲述着这层活命机会下的暗流。
在凌逸眼中的四名渡劫期圆满魔修没用多长时间便将观战台上的修士屠戮九成有余,仅剩的七名仍在苦苦支撑着的仙郡修士,全部都是渡劫期且有着不少特殊手段的强者。
“一群白痴。”
“呵,里面还有个实力不错的呢http://www•hetushu.com,待会到了老子的身下,看你还有没有力气反抗。”
“族长,为了我们家族血脉的延续,还是先交出魂魄保住性命吧!”
至于观战台上正在屠杀各方势力修士的那四道黑影,凌逸神识何其强悍,那四人从魔云雾海中冲出时他便看清了那四人的外表以及自身境界,不得不说,魔郡此次入侵仙郡不可谓不是下了血本,打头阵的就是四名渡劫期圆满巅峰魔修,真不知这魔云中还藏了多少渡劫期修士。
仅存的场内修士一部分因为心系自己的家族宗门,另一部分则是不屑于修魔者为伍,而这些修士的共同点就是明白事情的根本道理,所以再无一人受到蛊惑。
然而,不知是哪一方势力的掌事人挥出一道元力匹练击杀掉自家势力的几名弟子后,其他势力掌事人也随之接连效仿,几乎没过多久,这观战台上的修士数量就再度缩水了几百之数,看得此景的凌逸心中冷笑,如果人家是真心和图书想要把你收入麾下,此时岂会不保你性命?
由于这四名渡劫期圆满魔修在幻术上不曾涉猎,故而施展幻象隐匿身形的云冀等云殿弟子侥幸没有成为目标,自然而然的,那屹立在观战台上的淡黄色元力牢笼便成了四人的攻击对象。
再说身处月之囚牢中的月醒等几十名女修,由于这回参加赵家内部比斗大会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变故,因此月殿强者之列仅来了月醒一人,剩下的几十名月殿女修修为最高者也不过窥灵期而已,她们这些人要想和人家硬碰硬是想都别想,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把各自元力灌输进四周月光墙壁上,以求能多坚持一会儿,想想有没有破解眼前困境之法。
“先把那元力牢笼击碎,里面好像是这仙郡三大殿之一的月殿女修,弄俩贞洁烈女玩玩也不错,桀桀。”
屠杀,单方面的屠杀,在这四道看不见身形的黑影窜入人群中时,月醒那边施展出了月之囚牢之法以保护己方女修,而云冀那边的云殿弟http://m.hetushu.com子则干脆直接全部消失在了观战台上,想来是云冀施展某种隐匿身形的幻术将众人藏起来了。
此情此景让许多宗门家族领头人心中暗叹不已,往日里誓死效忠自己宗门家族的后生晚辈在生死攸关之际一个个背信弃义抛弃自己的亲人兄弟投奔修魔者势力,还甘愿交出魂魄把性命赋予他人手中,这怎么不让人感慨悲怆。
让那四名魔修头疼的是,这七名仙郡渡劫期修士在危急情况下竟包成了团,大有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之意,举剑撕杀而不得果,他们便开始把目光转移到了别处,他们首领下达命运时便是说了,用最快的速度解决所有能解决的修士,剩下的最后再慢慢惩治。
魔雾云海中的神秘人物嗤笑一声,继而号令一下,四道漆黑光华从魔气云雾中骤然窜出一下子钻入观战台上的修士群内,一道道摄人心魂的魔气剑芒匹练宛如一道道夺命闪电,所经之处必死一人,偶尔有那么几个境界稍高者能凭借特殊防御类法术或者宝器在和-图-书第一道漆黑剑芒下活命,但也绝对活不过第二剑!
“我愿意交出魂魄!”
收回攻击不顾剩余那七名仙郡渡劫期修士的四名魔修终于在月元力凝聚而成的牢笼前现出身形,这四人和血乏的打扮差不多,皆是把身体完全隐藏在了带有衣帽的道袍中,只不过他们的道袍为纯黑之色。
“没错,我也愿意,求大人饶我一命!”
“孙长老,弟子现在要脱离宗门,我还不想死!”
凌逸能看出这点浅显易懂的计谋,精明如血辉、血琪这般人物又怎么可能看不出其中要点,望着那一个个死在自家人手中的惨叫修士,血辉仰头冷眼观望,口中不屑轻声道。
其中一人沉声阴笑一句,另外三人应和一声,四人身形变幻间分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站在了月光牢笼的四面淡黄色墙面前,接着四人同时举起手中散发着漆黑魔气的长剑一并下斩,四道剑芒发出狠狠劈斩在了月光牢笼四壁上,待得剑芒上附着的魔元力消耗完,那墙面上已是出现了一道冒着丝丝魔气的尺长沟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