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零九章 再添情债

正所谓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原本凌逸要是肯及时施展九转昙花现去阻止领头魔修催动禁元魔锁的话也不一定不能破坏这一攻势,然而不知是因为自己百余年来过得太过平淡难逢敌手,还是因为那一刻出现了短暂的大脑短路疏忽了敌人手段,总之当禁元魔锁瓦解自身化作流光朝自己攻击而来时,凌逸居然不以为意,自信能凭借自己的防御手段将其拦下。
“凌逸,本大人记住你了,等到了魔郡,本大人会好好招待你的!”
“无知小辈,禁元魔锁逢出必中一人,它可不是你脑子里想的什么攻击手段,即便是你手里有通天的防御宝器也根本不可能将其挡下,它会穿透一切直到感应到你身体的热度为止,待你修为一废,别说什么血殿殿主,就算三殿殿主齐聚,我五人也是想走就走!”
然而,就当凌逸打算硬着头皮强上时,一道倩丽妙曼的身影忽然出现挡在了他的前面,幽香入鼻凌逸甚至来不及深嗅一口享受美人www.hetushu.com体香,一句依旧淡然不起丝毫波动的声音已是在禁元魔锁之光打在来人娇躯上的刹那传入凌逸双耳。
替凌逸挡下魔锁之光禁锢的正是月苑莹大弟子月醒,在观战台上冷眸观战许久的她在那领头魔修催动禁元魔锁时便立即生出一抹难言的危机感,一看到凌逸要凭手段与其对抗而不是打断对方祭器,月醒暗恼凌逸自大之余,毫不犹豫的脚踩月光瞬移到了凌逸身前。
“如果你现在把什么狗屁禁元密匙交出来,我让你死的痛快一点。”
一阵狂笑于那领头魔修口中传出,在凌逸意识到仅剩的这五名魔修入侵者打算离开准备将其留下时,一块不知名的魔石于那领头魔修手中轰然砸入下方的黄金擂台,魔石砸入擂台表面,一个直径丈许的光阵毅然凝现,继而一道漆黑光柱于阵法中往上喷射直到把他五人笼罩完全,待得转瞬之间光柱收敛,这五名魔郡巅峰强者便是彻底消失在众和_图_书人面前。
英雄喜欢救美,男人崇尚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这一点就像毒药腐蚀透了每一个生下来下身多个小物件的生物身体里,想改也改不掉。
眼睁睁看着敌人从手中逃走,凌逸心底暗骂一句,待其转眼望向那靠在血琪怀里的蒙纱佳人,又一个让人头痛的问题出现了……
取而代之的,是无尽冷意。
禁元魔锁之光打在月醒娇躯上,月醒闷哼一声刹那间便是感觉到自己体内磅礴的月元力如川回大海般缩进了丹田月元力灵涡内,继而那道魔光不停在其身体中游走肆虐,追赶着哪怕一缕微不可查的月元力禁入灵涡,最终这道魔光变成一层漆黑薄膜覆在月醒的灵涡上,淡黄色月元力灵涡停止转动,月醒此刻已成废人。
“算我还你方才救命之情,希望你能稍后把这些魔修赶走,让我月殿弟子无恙。”
搂着怀里没有能力继续腾空飞行的佳人,确定其无生命危险后,凌逸大骂自己愚蠢,不过现在显和图书然不是懊恼的时候,转身下落把月醒交到血琪手中,顾不上血琪翻自己白眼的他再度重回半空,看向领头魔修的脸色不再凝重亦不是轻挑。
然而,事情真如凌逸所想的那般简单么?接下来领头魔修的一句话便是让凌逸顿感悔之晚矣。
虽然凌逸对月醒没有什么太过异样的心思,之前和她接触单纯是为了血辉和月芯的事情,而先前从那四名魔修剑下将一众月殿女修救下,也完全是和当初在三殿殿比时救下月玲以及在夜啼手中救下月苑莹的想法相同,只因她们修炼的是和墨览月一样的月属性道义。
“该死,居然提前设立了传送阵,看来魔郡想要入侵其他州郡的计划准备很久了……‘吾王一族’,莫非那魔修嘴里的吾王一族很早就有征服凡界的想法了么?!真是麻烦啊。”
最后一道结印携着浓郁的魔元力灌入禁元魔锁内,飘在半空的漆黑魔锁骤然绽放起耀眼的闪亮光泽,转而像是自爆一般将己身湮灭在魔光中,化作一和_图_书道黑亮流光朝凌逸急窜而去!
“别……”
领头魔修的话语言罢,禁元魔锁化作的黑亮魔光已是距离凌逸不足三丈之遥,凌逸深为自己大意的懊悔,此时他不是不能把身体藏进宸苍界,而且愈发了解宸苍界种种奥妙的他自信禁元魔锁不可能追踪自己到宸苍界里,只是一旦他离开了,那在场的其他人呢?
让一个修士一夜之间变成没有元力的凡人,无异于把一个男人的小兄弟割掉,其中难过的滋味只有真正碰到人才会懂。
之间种种说来繁复,其实也不过是眨眼之间而已,当凌逸出言欲把月醒揽过身后时,事情已然是来不及了。
“禁元魔锁逢出必中一人”,凌逸可不认为此时此刻领头魔修还有心思骗他,如果真是骗他倒还好,说不定自己就能挡下来了。
最憋屈的是,被血乏带领的数万名血殿修士包围在内,眼下还有一个以一敌四还轻松迎战的凌逸在对面冷冷伫立,一时间四面楚歌,饶是先前自恃掌控全局的这领头魔修也不www.hetushu.com禁心境不安烦乱起来。
最后一句话说完,先前五名魔修所站之地已是仅剩空荡荡的一片空气……
因此现在凌逸之所以这么杀意凛然,完全是因为眼前这个魔郡带头入侵仙郡的魔修把一个莫名其妙的东西打入了一个为了保护他的美女体内,并且假如不能拿到那所谓禁元密匙的话,这个美女还要做一百年的凡人,前提是一百年之后禁元魔锁没有其它副作用。
“小子,莫要以为赢了这一句就能挡住吾王征服凡界的脚步,等着吧,你我还有再见面的机会,不是想要禁元密匙么,自己来魔郡拿吧,哈哈……”
其实凌逸默默抛开的一点因素是,月殿美女多……
感受到凌逸的浓郁杀意,阴谋再次落空的领头魔修由于整张脸藏在衣帽下,故外人无法见证他这一刻的表情,但是个有脑子的人就不难想到,自己主子交待的事情一个个办杂,甚至连最珍贵的魔锁器物都用在了一个“无足轻重”的女人身上,郁闷之情路人皆知。
起码是百年的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