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一十章 魔郡风波起

血辉兄,你可是害死我了啊……
血乏命令一出,其手下三大弟子一同领命,走到面如死灰的赵禾三兄弟面前将三人带走往城外驾空而去,而一直站在赵禾三人身边的赵耳、赵音看着一个神色懒散、一个风度翩翩、一个火爆貌美的三人把自家仅剩的三位老祖抓走,竟是一点反抗的念头都生不出,见到那场魔修死尸细雨的他们才是知道,自己所谓的强大家族在血殿面前真的连屁都不是。
血乏发令的声音不大,却足够每一个在场的修士听到,赵家三名老祖被带走,群龙无首的赵家族人在心慌之余又不免生出一丝侥幸,赵家从今往后或许会衰落,但起码他们的性命保住了,这就足够。
“恕不远送。”
“到底还是拈花惹草了,不知道家里那几个以后见面知道了会不会断我几个月的粮……”
凌逸慢悠悠的飞身下落,心有所想间走到血琪等人身旁,靠近那目光明显有些闪躲他的佳人面前搔着头柔声道:和-图-书“对不起,刚才是我太大意了,不然也不会让你落得现在这般样子,你放心,等回去我打理一下手上的事情,然后想办法前往魔郡帮你把那什么禁元密匙抢过来,解决禁元之困。”
事情解决完毕,正当血乏准备叫着凌逸一起离开赵家主城时,观战台上的云冀以及仅存的七名其他势力渡劫期强者急速飞来,其中一人冲着血乏抱拳躬身道:“多谢殿主救命之恩,魔郡入侵一事我等已熟知,届时会代为警告仙郡各方势力多加小心,希望殿主能和其他两位殿主商议一下是否考虑一下结盟共御外敌,魔郡强大,我等只有捆在一起才有可能获胜。”
对于凌逸的想法,血乏也不是傻子,见这个实力俨然已经超出自己的青年在这么多人面前还知顾及自己的面子,他心中暗暗称赞一句,表面上不动声色的说道:“赵家勾结魔郡魔修一事应该全都是赵家老祖暗中所做,其他族人并不知情,把hetushu•com赵禾三人带回血殿等叫来月殿殿主和云殿殿主再行商谈后续,其他人警告一下就放了吧,至于赵家新的领头人,想来赵家会自己解决的。血痴,血律,血琪,请三名赵家老祖出城,在城门口处等候。”
血乏临近,凌逸转身冲着血乏抱拳道:“殿主,赵家老祖赵黎暗中勾结魔郡势力企图入侵仙郡,如今赵黎已死,其他赵家族人该如何处置?”
凌逸不是夜郎自大之人,却也清楚自己的魅力在这些看上去活了很长时间,实际上基本什么人情世故也没经历过的小女孩心思如何,一旦有人肯在她们危难时刻出现,且以绝对强势的姿态把敌人击溃,这种场景基本上可以俘获所有小女孩的芳心。
尽管月醒没有向凌逸表示什么,先前替他挡下禁元魔锁的禁锢也说是为了报答他先前出手搭救之恩,可自诩情感方面已初勘圣明门槛,也就是所谓情圣之道的凌逸怎会不明白这事情里面含着的隐藏意m.hetushu.com义。
“弟子遵命。”
血琪说出此话时,血乏也是带着血痴、血律等一众血殿使者落在了黄金擂台上,至于其他数万名血殿弟子则是被血乏命令飞往城外等候,毕竟这些人都是从鲜血中浸泡出来的杀人狂魔,一个人还好说,数万人站在一起光凭身上聚集的杀伐气息就足以吓死一些胆小的修士了。
“既然如此,那我等告辞。”
重要的是,他就在不久之前还摸了人家的小手,这对于一个凌逸坚信对方从来没接触过异性的高雅女人无疑和夺了人家贞洁没什么两样。
简短的对话结束,那七名来自不同势力的渡劫期修士便踏空而起,怀着幸运又郁闷的心情离开了。
提到赵家族人的处置,凌逸虽然自知有资格处置他们,但他现在的身份终究还是血殿使者,太过越俎代庖替血乏下达命令可不是一件好事情,即便不会引起血乏的怒意,也有可能让其心中生出一丝芥蒂。
血殿待凌逸不薄,凌逸不想因为http://m.hetushu.com这些小事影响了他和血殿众人的关系。
“凌逸,有什么话等回去再说吧,先说说赵家这些人怎么处置。”眼见两人就要背着自己的晴儿妹妹和萱儿妹妹建立“深厚”的友谊,血琪急忙打断两人的交谈看向擂台旁的赵家族人问向凌逸道,当然,这些赵家族人中也包括赵禾三名赵黎的兄弟以及赵耳、赵音这两名完全让之前的一幕幕搞昏头的修炼天才。
闻听凌逸的话月醒淡然的眼色忽然不再平静,不容反驳的说道:“不行,你不能去,魔郡现在闹出这么大的动作,从那些魔修嘴里不难猜想整个魔郡已经落到了那个郡王的手里,一个人去哪里任凭你自身实力再怎么强大也绝无生还可能,不是说禁锢元力一百年么,等等就好了。而且……你也不用太在意此事,我说了刚才只是为了报答你搭救之恩。”说到最后,月醒的声音犹如蚊子嗡鸣般微不可察,显然她自己说的这个理由自己都不太有底气。
尽管赵家传承的岁月www.hetushu.com比血殿还要久……
月醒的言辞不容反驳,凌逸的话更是霸道无比,看着凌逸皱眉坚定的模样,月醒先是一气,转而又被这种极其富有男人味道的姿态惹得芳心乱颤不再言语,月醒陷入凌逸的情感大网中还不自觉,身为局外人的血琪却是立刻看出了蹊跷,先前月醒替凌逸抵挡攻击的时候她便看出了两人的关系有点不对劲,如今无疑是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血乏看了看这个说话的修士,轻轻点头赞同道:“这些事情回头商讨处置赵家三名老祖时本殿主会和其他两殿殿主提及。”
“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总之魔郡之行我必须要去,不单是因为要帮你夺来禁元密匙,还为了不让凡界陷入水深火热之中,若是让修魔者统一了整个凡界,那么凡界中所有修仙者、修妖者恐怕都要遭殃沦为奴隶,我的家乡是一个修炼发展极为落后的州郡,一旦魔郡把手伸到那里,我的那些朋友肯定会遇到麻烦,此外魔郡势力发展起来,仙郡估计也难以自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