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一十四章 一肃得佳人

心中想着面对月苑莹提及他和月醒之事可能遇到的种种刁难,凌逸颇为无奈的埋怨着,为什么脱离了世俗,找另一半还要这么麻烦?!
而且当初凌逸来这里找夜啼的时候,其身下所见月苑莹众多弟子的住处也都是由各种名木搭建而成的楼阁,哪里像眼前这个地方,毫无特点不说,甚至还有些简陋。
说来凌逸俘获这师徒的芳心都是因为英雄救美的故事,而说起这一点,凌逸恐怕最需要感谢的人就是墨览月了,不是墨览月修炼月属性道义并且和他交情颇深的话,他也没法找到一个合适的救美理由。
没有动情的告白,没有繁复的言辞,仅仅两个字加一个主动的拥抱,就让凌逸满足了。
在凌逸缓缓离开的双手即将彻底脱离月醒身体的时候,月醒忽然认定了自己内心的指引,不顾周围街道上来来往往的月殿弟子一把扑倒了凌逸怀里,用她那对裹在淡黄色纱裙里的雪白藕臂牢牢揽住了凌和_图_书逸的虎腰,然后泪如雨下。
听闻月苑莹的问话,月醒娇躯明显一颤,收到凌逸安抚的眼神后才回应道:“是,弟子奉命参加赵家此次族内比斗大会考察赵家老祖传与师尊有关收徒一事,如今比斗大会结束,弟子完成师尊之令而返。”
然而这一刻,他在自诩无敌的情场上第一次领会到失败的滋味,这种滋味显然让他很不好受。“好了,小妮子别为难了,之前失礼之处我在这里给你道歉,希望你别放在心上,禁元密匙的事情你放心,我就算拼上自己的命也会帮你拿回来,别说阻拦我的话,我凌逸不喜欢欠别人人情,尤其是女人的。”
凌逸突然认真起来的一通言辞搞得月醒有点不知所措,自打从赵家主城出来直到现在和凌逸说了她几乎过去和男人加起来都没说过那么多的话,其心态仍然处于爱与不爱,该爱与不该爱的矛盾中。
“不要!”
月醒的hetushu.com变化让凌逸准备狠心斩情丝的决定瞬间松软下来,感受着怀里温软的娇躯,凌逸轻轻把双手绕到月醒背后将其抱在怀里,鼻尖传来月醒身上的阵阵芬芳让他一刹失神。
见状凌逸一脸轻松的摸了摸鼻子,吹着充满痞气的口哨双手抱头跟在月醒身后,漫不经心的往自己接下来最大的“敌人”所在之地前行。
感受到自己从来没被男人碰过的藕臂上逐渐消失的温热之感,月醒骤然感觉自己体内生出一种无比痛苦的情绪,心脏的刺疼,喉咙的闷堵,一如许久不知笑为何物的她自然也很久没感受过哭的滋味了,可此时此刻,她想哭,想狠狠闯进身前的这个坏蛋怀里痛哭!
已经住进了她的心,她的心很小,只能容下一个人,而这个人,从他住进来的那一刻起,便注定今生唯有他一人。
少顷过后,心有所想的凌逸陡然止住身形,从失神状态中挣脱出来的他抬头看向身前回眸注视自己和*图*书的佳人,转而又把视线放到佳人身前,这是一处单纯用青竹围起来的小院,小院中包裹小屋、桌椅亦是皆有青竹所制,相比之前经过的处处或亮丽或恢弘的建筑,这青竹小屋实在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凌逸的话似乎给月醒带来了十分强大的信心,臻首微点表示了自己对凌逸的认可之后才突然发现他们两个的动作有点不妥,羞意写满秀颈的她急忙离开凌逸的温暖怀抱,把头微低往月苑莹的住处走去。
那种感觉就像是把身体里的一根骨头在自己能看到的情况下缓缓抽出,月醒这一刻才猛然发现,这个第一次带给自己男子气息的男人,这个在自己面前展露睥睨天下气势的男人,这个让自己淡泊心境出现裂痕的男人……
她和凌逸相识相见到现在浅尝辄止的相知所经时间加起来不过一天不到,静守芳心那么久,让她突然接受自己从来没接触过的爱情,接受一个养大自己的师尊口中一直论为毒药和_图_书的男人,她做不到,起码此时还做不到。
直到怀里的颤动徐徐平息安定,凌逸才温柔的撑起月醒的娇躯,随即宠溺的刮了刮月醒那埋在青纱后面的挺翘琼鼻说道:“小妮子多大的人了还这么爱哭,别怕,以后有我在,谁也拦不住我们俩在一起。”
月醒的沉默让凌逸不由得心中自嘲一声,是啊,他真是太把自己当根葱了,百余年做到凡界登顶的他心中总认为那天边骄阳就该围着他转,天下的女人就该任由他挑,只要他想要的,本来就该上赶着来找上他。
“原来如此。”人家的喜好凌逸也不好太过深究,还不等月醒出言禀报,月苑莹清冷的声音已经从竹屋中飘然传出。
相比很多人,凌逸更懂得放弃。
“进屋来说吧。”月苑莹应该是没放出神识观察外面的情况,因此并不知道在她最得意的大弟子身边正跟着扰乱她数日心境至今仍不能忘却其面容的男人。
看着月醒似乎极其不愿意面对自己,凌逸www.hetushu•com也就不再逼迫她,他喜欢掌控一切自己喜欢的人事物是没错,也愿意为自己喜欢的人事物付出努力,哪怕再难再累他都会做好,不过假若对方不想接受他的努力,他也不是那种放弃尊严死缠烂打的人。
可凌逸眼下近乎强迫的要求她做出选择,她除了紧张就是慌张,本想出言拒绝,却又怕一次错过一生错过,如此这般,月醒面对凌逸灼热肃然的目光,唯有选择偏头不与其对视待之。
“醒儿,这不会就是你师尊的住处吧?”虽然凌逸也很喜欢这种简单的住所,可那也是当初在览月宗当一个小人物时如此,对于像仙郡三大殿殿主之一的闺房,他实在难以相信会是这么一个简朴清淡之地。
月醒自然也明白凌逸的想法是什么,平复好心绪的她用其淡然却明显多出一抹温柔之意语调回应凌逸道:“嗯,师尊她在修炼上非常注重心境不喜奢华之处,而且她说住这种小屋住惯了,再换不舒服。”
“是月醒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