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一十五章 想让她做我的道侣

凌逸的提议很快顺利引起了月苑莹的赞同。“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不过结盟之后还会引起很多问题,比如盟主之位谁来做,以往有恩怨的势力之间是否愿意结盟等等,这些等改日找个时间把能请来的家族宗门之主聚集齐全再作细谈。”
“元力被禁?!”
这时月醒咬了咬嘴唇朝着月苑莹低声道:“师尊,我的元力被那赵家比斗大会上出现的魔修用一种器物禁锢住了,而且要是不找到相应的方法解决,就必须等一百年的时间元力才会解禁。”
凌逸毫不在意月醒的提示,轻叩竹门轻声道:“苑莹殿主,凌逸为上次夜啼大哥登殿烦扰之事来请罪了,另外,我有一些在赵家族内比斗大会上的事宜要和苑莹殿主说明。”
凌逸大致组织了一下思绪,最终把赵家比斗大会上有关赵黎利用赵耳、赵音两人企图拉拢两殿,从而秘密联合魔郡修士以两殿为突破口逐渐吞食仙郡势力,最终达到一统仙hetushu.com郡的经过全部讲了一遍,待得最后一个字落下,月苑莹才默然少顷说道:“凡界众州郡内纷争的确没停过,却从来没出现州郡之间相互入侵的问题,如今魔郡居然把爪牙伸到了仙郡,想来其他州郡肯定也有遭到魔郡毒手的了,看来是要想点办法。”
“你救了师尊?!”由于当日月醒还在闭关冲击渡劫期圆满之境的修为,故而根本没参与到当日夜啼大战月苑莹的事情中去,这刚出关就被月苑莹派去参加赵家族内比斗大会了,所以对那件事压根连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然而就在月醒踌躇不前的时候,凌逸忽然大步一迈越过身边同时拉起她的粉嫩小手往竹屋门口方向走去。
“你疯了啊,师尊她不喜欢男人进她的房间。”等月醒回过神来两人已是站在了竹屋的门口,拉着凌逸的胳膊低沉一声警告道。
“凌逸?!”竹屋内的月苑莹一听凌逸也来到了自己的竹屋和图书前,言语中明显带上一抹惊喜之意脱口而出叫到了凌逸的名字,而后月苑莹似是发现了自己情绪的不妥,赶忙轻咳两声稳定了下心态,隔着房门传唤道:“你二人进来吧。”
闻听月醒述说的月苑莹刚又放上古筝的纤手猛然一按琴弦,发出刺耳的弦声惊问一声,随即放出神识探到月醒身上无言查探了一番,得到结果后薄怒道:“魔郡之人好大的气势,居然敢在仙郡动我月殿之人!”
凌逸话毕,月苑莹把素手从古筝琴弦上拿开双手交叠放在腿上,抬头看向青纱卷帘对面的凌逸清冷道:“无妨,那天的事本殿主早就忘记了,况且……我还应该谢谢你救了我。”提到救命一事,月苑莹清冷的声调出现了一丝变化,虽然很小,却还是被此刻精神高度集中的月醒察觉到了。
结盟抵御魔郡入侵的事情谈完,凌逸好像没有继续呆在这里的理由了,尽管月苑莹也不想他离开,但碍于脸面还是使得她和-图-书忍不住说道:“还有什么事吗?没有的话你可以走了。”
隔纱见到月苑莹,凌逸当先走到青纱卷帘的正前方抱拳行礼道:“晚辈凌逸,在此为当日夜啼大哥对殿主无礼一事赔罪,只是夜啼大哥大有要事离开仙郡去别的地方了,所以不能亲自来给殿主请罪,还望殿主海涵。”
月苑莹叫自己进屋,换做往常月醒俨然是没有推辞的必要,可现在身边站着自己刚承认的男人,这种事情本就不为月苑莹所喜,再带进她的房间里,月醒实在难以想象届时自己的师尊该如何雷霆大怒。
走进竹屋,映入凌逸眼帘的是对面墙上挂着的一副黑夜挂月图,画卷上一轮淡黄色明月占据了大约五分之一的纸张卷面,下方是一片在月光照射下波光粼粼的清澈明湖,湖边屈腿坐着一位绝色佳人,虽然不见其容貌,但光从背景就不难猜测其倾城之色。
“呃……这个……那个……”
得到月苑莹的应允,凌逸扭http://m.hetushu.com头冲着月醒眨眨眼,后者狠狠白了他一眼不言不语的跟着凌逸打开竹门安静入内。
画卷之下是一张小桌两把竹椅,其他再无他物,房间内装饰的简朴一如竹屋外表所示那般,往左边看是另一处房间,透过那挂着的青纱卷帘,凌逸能依稀看到里面的月苑莹正坐在一把古筝前轻抚琴弦,却没发出半点声响。
原本信誓旦旦要说服月苑莹同意自己和月醒在一起的凌逸到了风口浪尖上顿时有点难以启齿,这般模样和他面对敌人时的狂妄完全是大相径庭,这个那个了半天也没能把话说出来。
月醒把话头都扯出来了,凌逸也不好再缩在一边当乌龟,把心一横表明道:“月醒元力被禁气说来也是因为我一时大意,寻找解决之法的事情就交给我好了,还有,以后希望我可以照顾月醒,说的直白点,晚辈希望苑莹殿主能让月醒做我的道侣。”
听得月醒的惊疑,月苑莹按下芳心中的悸动强自镇定解释道:“嗯,你和_图_书闭关突破桎梏时出了一些事,不过都过去了。”轻描淡写的带过自己差点送命的一件事,月苑莹又把话锋转到凌逸身上问道:“你不是说有事情要和我说么,说吧,什么事。”
“赵家族内比斗大会结束后,应邀各方势力仅存的七名渡劫期修士明确表明希望我们三殿能组织一下仙郡各方势力结成联盟共御外敌,不知殿主意下如何?”月苑莹陷入沉思,凌逸及时打断试探问道,其实这一点提议他本身就很赞同,毕竟单凭仙郡任何一个势力都不足以应对魔郡大军入侵,就说赵家比斗大会上逃走的那五个渡劫期圆满魔修,单是那一股势力就足够灭掉两殿高层修士了。
“正有此意。”不是凌逸越俎代庖替血乏散布意欲结盟一事,主要是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能看出,此时若再不抱团,很有可能整个仙郡都会沦入万劫不复的下场,加上赵家一役上幸存那几名修士提及结盟之计时血乏也应承下来了,因此凌逸才能代表血殿表明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