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一十八章 揭开面纱,好美

所以,凌逸决定还是带自己的醒儿找个没人的地方先拿点利息……
天下能满足男人虚荣心的东西有很多,比如在世人面前展露自己的才华,比如在某个领域获得极大的成就,再比如完成某一项其他人都难以完成的艰难任务……
月醒越这样表现,凌逸对她的占有欲就越强烈,两人静坐许久,直到夕阳落上,明月高挂,凌逸才扳过刻意不看他的月醒,让其身体朝向自己坏笑道:“醒儿,你说天黑了,咱们是不是该做点什么。”
找了一处山顶背阳之处的悬崖落座,凌逸贴心的翻出一身自己平时准备更换的雪白道袍叠好垫在悬崖边上一个巨石表面,轻轻把月醒放在上面坐好,凌逸则是大大咧咧的扭到一旁,霸道的把月醒双手裹在自己手里,温暖着她的小手。
但是说到底,最能让男人虚荣心得到满足的一件事还是把自己完美的女人带到朋友、亲人面前,并骄傲的说她是我的女人,以后见面要叫嫂www.hetushu.com子。
在仙郡想找一个山清水秀伴舟游玩的地方很难,这源自于仙郡多年来传承的居住风格,这里宗族门派势力多的数不胜数,然而不知为何,原来的青峰明湖都被修士们移掉,改换成了一座座建筑风格各异的城池。
重要的是,在凌逸男子气息的萦绕下,月醒脸上粉红一片,大增一股妩媚风情,这种女人,凌逸不知道自己上辈子踩了什么狗屎运,今生居然能遇到这么多,还都成为了自己的倾心伴侣。
“记得六师妹说过,在成为自己师尊弟子前她偷偷见过男女亲热的过程,还说那个时候两个人会特别大声的叫,还要搂着把嘴碰到一起……”
“好美。”
此时此刻,凌逸真的想不到该说些什么来表述自己对月醒容貌的评价,坐在原地怔了半天,才傻傻吐出这么两个字来。
青纱在凌逸手中滑过月醒那滑嫩的俏脸,慢慢摘落下来,随着月醒的容貌一点点hetushu.com展现在凌逸面前,凌逸终于明白为什么要给她戴上面纱了。
凌逸没有直接回答月醒的疑问,而是转移话题道:“醒儿,到现在我还没见过你的样子呢,都老夫老妻了就别拿这青纱挡着了吧,来来,让夫君瞧瞧我家醒儿的倾城容貌。”说着凌逸小心翼翼的把手抬起,慢慢移向月醒耳边,准备一睹佳人芳容。
不过这些都阻止不了御空速度俨然已经超出凡界层次的凌逸寻找那么一处清雅幽静的高山和月醒大诉情话,一如前段时间凌逸陪伊凝萱伴山望朝阳一般。
此时驾空穿梭于朵朵白云中抱着月醒的凌逸就正在打算着把月醒带到血殿让血痴那些兄弟看看,想到血痴等人知晓月醒拜倒在自己白袍之下后的表情,凌逸就忍不住一阵暗爽,然而飞行到一半,凌逸又突然改变了方向。
察觉到月醒身体轻颤的凌逸心中偷笑不已,暗道这个小妮子真是单纯的比水还清,自己还没做什么呢就紧张成这和图书样。
没有了元力护体的月醒坐在这万丈峰顶自然无法抵御迎面袭来的阵阵寒风,细心的凌逸不仅用自己掌心的温度温暖着月醒的玉手,还偷偷放出一股元力在其体外形成一层元力护罩,避免月醒着凉坏了身子。
身体上阵阵暖意涌来,月醒俏脸一红,偷偷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贴心男人,在即将落山的夕阳余晖映射下,凌逸那俊逸清秀的面容更展一种难言魅力,想到此处只有他们两人,月醒不禁芳心乱颤不已,既好奇又期待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看着月醒眨动睫毛的娇俏姿态,不得不说,她的双眸就和天上悬挂起的明月一样纯洁无尘、清亮透心,让人生出一种不想亵渎却又想要带着仙子堕入地狱的心绪。
想着那羞人的情境,月醒感觉自己身体越来越燥热悸动,甚至不敢再看凌逸的面孔。
原因无他,他可不想因为月醒的存在让血琪狠狠鄙视外加指责自己一顿,这倒不是说凌逸在意他人对自己http://m.hetushu.com的评价,主要是血琪和他的关系属于非常好的朋友,就像和在紫岚州里的林晓彤、王雨嘉一样,万一因为这件事闹出什么矛盾来,将是凌逸极其不想见到的情况。
不输凌逸其余几女的精致五官,天然的清宁气质,似雪般白皙的肌肤在月光下闪动着诱人光泽,尤其是那一双如月般纯净的眸子,更是如一汪春水让人忍不住想要跳进去感受水的清凉,虽无月苑莹那种给人超凡脱俗的感觉,但却秉承了明月的高雅、清冷。
见到凌逸抬手要扯开自己脸上的青纱,月醒本能下想要躲避,但随即一想到这个男人在自己心中的与众不同,又把移开少许的脑袋挪了回来,嘴里嗔怪着凌逸的口无遮拦,眼眸中却闪烁着朦朦羞意。
一座鸟语花香的高山上,这里坐落着一个整体实力不强不弱的修仙门派,门派称号凌逸没问,因为他抱着月醒潜上山顶之间,并未引起任何一个该门派的弟子注意,假若凌逸想灭掉这个宗门,和*图*书即便没有力敌整个门派修士的实力,单凭这份隐匿气息的功夫也足以让他逐个击破达成目的。
“啊?哦,应该做什么?”凌逸突然的一句话把正处于失神状态的月醒惊醒,身体任由凌逸拉着疑惑问道。
“呸!谁和你老夫老妻,脸皮真厚。”
所以仙郡在凡界三十六郡七十二州之中除了在修真总体实力上排得上顶峰之外,似乎文明程度也要高上许多。
毕竟柳芸晴和伊凝萱暂时离开自己的事情刚发生没多久,血琪好不容易接受自己一龙戏二凤的博爱问题,要是再花心过头,让血琪彻底对自己产生反感,两人之间不免要产生矛盾,届时血痴、血律几人身为中间人,更是会进退维谷,境地尴尬。
修真界追求脱俗是没错,却历经无数年也无法真正意义上做到免俗,凡人间的成亲仪式、拜师奉茶的过程、兄弟间不顾形象的大口吃肉大口喝酒……这些俗事除非当事人极度厌烦,否则的话几乎没有几个修士能真正挣脱世俗外,脱身红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