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二十一章 怪物加小怪物

凌逸笑着点点头,说道:“殿主有所不知,林宁正是晚辈踏入仙途所收的第一个弟子,我来到仙郡这片中央地界后,首次接触的修真势力便是林家。”
见凌逸心意已决,血乏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其实他也明白,凭凌逸的实力如果不是被太多渡劫期圆满修士围困的话,来十个八个的凌逸打不过也绝对能逃走,而且若是凌逸能在魔郡一直成功藏在暗处,这对于打击魔郡魔修势力也不失为一个天大的机会。“好吧,既然你决定了,那我也就不多说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动身前往魔郡?”
凌逸深吸一口气,似是想起了什么目光有着闪烁,终而重叹一声说道:“希望殿主在我离开以后,务必要照看好我那在血池底部接受传承的妻子,要是她在我回来前传承完毕出来或者渡劫飞升,麻烦殿主告诉她让她不用担心我,照顾好自己,我会去寻她的。”凌逸也不知道自己这一去要多久才能归来,所以该m•hetushu•com做好准备的事情,他必须提前说明。
说到飞升一事,血乏那张向来不苟言笑的面容难得露出一抹欣喜和怅惘之意,喝了一口手边的香茶回答凌逸道:“是啊,在凡界修炼三千余年,也该走了,最重要的是,到了灵界我一定要找到当年先一步离开仙郡的林家老祖再会上一会,败给他,始终是我的一个心结。”提及林家老祖,血乏锋芒内敛的双眼陡然爆发一股浓郁战意。
“殿主要渡劫飞升灵界了?”凌逸知道血乏说话向来不会空穴来风,既然他觉得自己即将渡劫,那一定是到了时候了,不过想想也是,停留在渡劫期圆满这么久,血乏怎么说也都该突破桎梏,飞升灵界了。
从未接触过情事,一直把心思放在修炼上的血乏颇为同情的看了凌逸一眼,继而沉声说道:“放心,血殿哪怕还剩下一个人,也会保护好她的安危。虽然近日因为观察夜啼渡劫飞升隐生感悟和*图*书,但在飞升之前,如果你未归,你那道侣也未苏醒的话,我会把相关事宜向血痴他们交代清楚。”
看着血乏惊诧的表情,凌逸微微一笑回应道:“不错,我与他算是有缘,所以收其做了弟子,只是教导他一段时间后便让其外出游历了,假如在我回来之前仙郡和魔郡真的对上,希望殿主能多留意一下林宁。”
“你是说林宁?!”血乏显然对凌逸知晓林家之事有点惊讶,凌逸和他们说过,他是从紫岚州而来,而且修道时间不过百余年,但林家老祖的威名仙郡一直盛传不已,故而血乏每每说起前者,都默认为凌逸听闻过其事迹,然而林家自从那位惊才艳艳的老祖飞升后便没落到了现在,很多仙郡修士已然忘却了这个家族,让血乏没想到的是,凌逸居然对林家还有些了解。
况且凌逸早已不再是那个在紫岚州里被十几只启灵期的银钩苍狼追得无处可逃的修士小菜鸟了,现在的他,www•hetushu•com就像他自己在赵家比斗大会上自诩的那般,凡界之中,单打独斗无人可敌!
“殿主放心,我学有一门十分奇妙的敛息术,不仅能帮我改变容貌体型、修为境界,还能帮我转换灵脉属性,等到了魔郡之后只要稍作变化,便没有人能认出我来,何况那五名魔郡强者兴许还没来得及把我的容貌传遍魔郡,安全问题不用太过担心。”看着血乏苍白的面孔上露出担忧之色,凌逸心生暖意之余,用无比坚定的语气回应道。
此言一出,血乏脸上惊诧之色更甚,三殿自打知晓林家出了林宁这么一个将来可以成长为第二个林家老祖的后人,便接连派出殿中众人试图将其收为己用,奈何此举迟迟不得其果,没想到凌逸竟是成了林宁的师尊。“你说林宁是你的弟子?”
有真正本事的人,从来不用顾忌什么,因为他们的实力,足以让所有想要加害自己的敌人偷鸡不成反蚀把米。还有一点,凌逸此行是hetushu.com打算孤身前往魔郡,这样的话他有足够的信心能保住自己不被发现。
感受到血乏身上那股被压抑了许久的强大战意,凌逸也是不由得为血乏的道心暗赞不已,又因为说到了林家,凌逸这才想起来自己在仙郡广袤的地域上还有一个徒弟。“对了,殿主可还记得林家出了一个五行属性同体的后人?”
凌逸清楚血乏担心的问题是什么,不过有些事情越是逃避,就越容易陷入被动,到时候本来可以救活的棋局都变成了死棋,为了保护身边的朋友,他不得不拼上一把,做一只隐藏在暗处随时准备给敌人致命一击的苍狼!
浊属性灵脉配以幻息术的隐匿,只要他稍作伪装,那即便是和魔郡郡王面对面站在一起,除非对方有什么破解他幻息术的宝物,否则他有把握一直隐藏在暗处,慢慢把魔郡势力逐个侵蚀掉。
凌逸点头示意血乏自己明白魔郡的危险,随即转开话题认真道:“殿主,晚辈还有一事相求。”
http://www.hetushu.com乏沉思少顷,双手敲打着紫檀木椅上的扶手赞同道:“仙郡各大势力结盟一事倒是不必你太过劳力,这些事我和月苑莹、云羽二人来做就好了,你就专心把心思放在抵达魔郡后该如何进行行动的计划上,不过借此多在仙郡呆几天也好,修魔者终究不比修仙者,那里太乱了。”
早就想好接下来计划的凌逸毅然回应道:“这事还得先麻烦殿主把月殿殿主和云殿殿主二人唤来,届时先处理一下赵家三名老祖的问题,顺便从他们口中把前往魔郡的方法逼出来,最后等仙郡各方势力的联盟建成,我就立即动身前往魔郡。”
确定林宁成为凌逸徒弟的血乏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道:“好好好,没想到把你这个怪物拉进血殿,还附带上一个将来的小怪物,苍天待我血乏不薄,哈哈哈,放心,林宁的事,我也会和血殿弟子知会一声的。”
“什么事?”凌逸脸色的严肃之情让血乏也是正襟危坐起来,敲打扶手的动作亦是随之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