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二十三章 君有情,妾无意

“哈哈,血乏兄这次可是为我仙郡立下大功!若不是血乏兄识破魔郡诡计,恐怕整个仙郡都要沦入水深火热之中了!”
闻听云羽的奉承言辞,脱下衣帽的血乏理都不理,依旧双眼微闭作休憩姿态,对此走进大殿的云羽也不恼,似是习惯了血乏这种态度,自顾自走到右手边第一个座位上坐下,含笑望向凌逸。“凌逸小友,别来无恙。”
血殿弟子送上的香茶品至过半,殿门外骤然一阵云雾翻涌,待得云雾收敛,云羽的身形便是显露了出来。
看着凌逸这个在仙郡中突然声名鹊起的小辈,再想到云冀于赵家比斗大会上结束与自己提起的有关凌逸“修道不过百余年”的话,云羽对他好奇之心更浓了。“听云冀说凌逸小友修道至今不过百余年,却有了和四名渡劫期圆满强者一战而不落下风的实力,相同的情况怕是连我这个云殿殿主都没法应对,真是后生可畏啊。”
云羽摆手一笑,刚要继和图书续说些什么,这议事大殿的门口便是突生一阵淡黄色清冷月光闪烁,无他,月苑莹到了。
云羽追求月苑莹,算得上是历经挫折,奈何君有意,妾无情,加上如今凌逸的出现,云羽注定无法一亲芳泽。
见到眼神无光的三位赵家老祖,凌逸心中轻叹一声没有说话,血乏走到前面隔着铁笼冲着三人说道:“稍后月殿殿主和云殿殿主会临至此城,届时会问及你们一些问题,若是能让我等满意,本殿主承诺在你三人死后保赵家在仙郡不灭。”来大牢前血乏就已经吩咐血殿弟子前往云殿和月殿通知云羽、月苑莹二人前来血殿主城一同审问赵禾三人,此时他和凌逸来到这里,也是为了保证带赵禾三人出去不引起意外发生。
带着赵禾三人行至血殿主城内的议事大殿里,血乏脚步不停直上高座坐稳,凌逸、血痴、血律三人则是依次坐在了左手边的一排座位上,赵禾m.hetushu.com三兄弟脑袋微低站在血色红毯上不言不语,静候审判。
血律不可置否的耸耸肩,血辉的爱情还得别人再怎么帮也只是起到陪衬作用,具体怎么做还得看他自己,如果得不到月苑莹的认可,只能怪他自己不争气。
不得不说,血乏这几名弟子之间的感情实在是超出修真界里正常兄弟应该具有的深厚程度,原本只存在绝对利益至上之理的铁律,似乎在血痴、血律等人身上并未出展现,笑谈之余,血律还不忘为了自己的四师弟血辉着想。
“好了,先去看看赵家的三位老祖吧。”血乏在凌逸三人说的差不多了,才适时打断道,闻言血痴、血律恭敬的对自己这个亦师亦父的殿主应是,带上凌逸一同往大牢深处行去。
凌逸冲着云羽稍一抱拳以示礼意,也没给对方什么难看的脸色,说来他和云殿并无什么直接意义上的冲突,当初想要借着血殿的力量对抗云殿,也仅是单纯为了避免http://www.hetushu•com云殿因为昆云宗一事与窥灵期圆满的他开战,如今一来凭他的实力已是不惧云殿,二来昆云宗被他灭宗的事也没暴露,若非得说仇隙,三殿殿比过程中和云清斗法时云清有意给他使绊子勉强算的上。
赵黎的死难免让这三人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受,进入血殿大牢后,他三人便知道几乎已经失去了活下去的希望,想到过去数千年的刻苦修炼以及赵家的未来,赵禾三人恨不得能回到过去,毅然拒绝魔郡魔修的诱人条件,哪怕受到威胁寻求三殿帮助。
凌逸悠然一笑,回应血律道:“离开月殿主城时我和月殿殿主她说了一下这件事,回头可以尝试让血辉兄去月殿主城见见月芯,如果能见到,也就说明月殿殿主她应该已经不排斥自己的亲传弟子寻找另一半了,不过我猜血辉兄想真正得到月殿殿主的认可,恐怕得经受不少考验。”
走到一半,血律忽然凑到凌逸耳边问道:“凌逸兄弟和*图*书,你是怎么让月苑莹答应你和月醒结为道侣的?既然你这事都能成,那四师弟和月芯的问题……”
血乏扫了三人一眼,随即说道:“带他们出来。”说完,血乏转身往大牢外走去,血痴、血律挥手打出一道血光在牢门上,牢门打开,赵禾三人徐徐走出,在凌逸三人注意下紧随血乏身后往外面行去。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尽管凌逸心里对云羽十分不喜,但在没撕破脸皮之前,他也不能像血乏那般不予理会。“前辈过赞了,晚辈之前种种纯属侥幸,这点微末实力和前辈自然是比不了。”
赵禾三人抬头看了血乏一眼,无神的双眸闪过一抹不甘,转而三人重重一叹绝望的朝着血乏点点头,并未言语。
到了牢外,天上骄阳已是升起了不少,和煦的阳光打在赵禾三人脸上,使得三人不禁抬手遮挡一阵,等稍稍适应以后,才先后放下了手,尽情享受这看一眼少一眼的明日。
“晚辈见过云殿殿主。”
然而修和图书真界里什么灵丹妙药都有,就是没有后悔药,事已至此,他们唯有企盼坠入轮回后得到赵家死去先祖的原谅。
人未至声先到,云羽的声音不像血乏那么沉重霸气,却也散发着一种独特的高贵之意,久居上位者就是这样,随着岁月的流逝,其言行举止都会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气质。
不多时,及至大牢深处,靠右边的一个牢笼里凌逸看到三名盘膝而坐,头发略有凌乱的修士,正是赵家被血乏带回血殿的三位老祖——赵禾、赵午,赵光。
凌逸和血痴二人在一边没正经的说笑引得血乏也是一阵欣慰,自己最得意的弟子和凌逸这名血殿新秀相处如此融洽,对血殿的发展是极其有利的,最重要的是,血痴、血律两人和血琪以及其他弟子一样,都是孤儿,他们可以交到知心的朋友并因此得到快乐,血乏心里满足非常。
月苑莹的到来打断了云羽继续和凌逸交谈的举动,云羽那双眼睛看向殿门口时,立即露出了一抹浓郁的爱慕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