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二十四章 审问

眼睁睁望着自己追求了那么久都没给自己露过好脸色的月苑莹先前对凌逸那般动作,此时又主动落座于凌逸身边,云羽几近处于了暴怒的边缘,还好数千年岁月的磨砺使得云羽早已没了当年的年少轻狂,凌逸要是一个普通的血殿使者也就罢了,他完全可以暗自使绊乃至亲自出手将其灭杀,然而据云冀回报,凌逸有着一人独斗四名渡劫期圆满魔修的实力,这就不容云羽不好好思量一下其中要小心的地方了。
云羽闻言脸上带笑的表情一滞,随即依然那副不恼不怒的模样,扭头不再多言看向高座上的血乏指着大殿中央赵禾三人问道:“今日血乏兄叫我和苑莹来,应该就是为了处置他们三人吧?勾结魔郡修魔者意欲陷仙郡于水深火热之中,此罪当诛,其实这件事血乏兄自行决定就是,我和苑莹不会有什么异议。”
而等凌逸看清了眼前女子的容貌,更是一口茶水差点没喷出来,虽说他在之前和*图*书已经看到了月苑莹的驾临,可看到归看到,他无论怎样都无法在这抬头直至看清眼前佳人容貌的过程中猜想到这人就是月苑莹,如今一睹那倾城之容,凌逸在受宠若惊之余,心里还不禁暗暗猜测,莫非这就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
心里如此胡思乱想着,表面上的礼数凌逸可不忘落下,见到站在自己身前不足一尺之遥的绝色佳人就是自己刚确立关系的月醒师尊后,凌逸立马起身抬手就欲抱拳行礼,哪知由于两人挨得实在太近,这一不小心,就从月苑莹胸前的丰盈处轻轻划过。
“啊?哦。”听得月苑莹突如其来的一句问话,脸露懒散之意认为云羽和月苑莹二人根本不会在意自己存在的血痴先是一愣,转而漫不经心的点点头起身给月苑莹让出了座位,尽管他平时再怎么傲气,对于月苑莹而言终究还是一名小辈,加上如今凌逸和月殿有了那么一丝关系,他就算懒得动http://m.hetushu•com地方,也得给凌逸面子不是?!
“看不出来,苑莹你和凌逸小友交情不浅啊。”
“我们两人关系好坏和你有什么关系?此行前来血殿,不是谈论我和谁关系好,又或者凌逸和谁关系好的吧?”不知月苑莹是怕凌逸出言和她撇清关系,还是想暗暗承认云羽的言辞,于是月苑莹不等凌逸说完,便直接打断冷声说道。
好在云羽还没见到凌逸和月苑莹相对时那片刻的尴尬,不然即便云羽再怎么忌惮凌逸的实力,现在都得出手和凌逸拼死一搏了,人有逆鳞,美人永远都是英雄的逆鳞,尽管云羽一直都是一厢情愿。
血乏凝目看了云羽一眼,转而望着赵禾三人说道:“他三人嘴里可能有不少有关魔郡的消息,叫你二人前来,是为了一起把有些话摆在明处,让大家都知道,省得危难临头还不知所谓。”
云羽隐忍归隐忍,有些问题他还是要出言问清的,深知月苑莹脾气和_图_书秉性的他明白有些话不能明着问出口,因此只能旁敲侧击,话里套话。
月苑莹红着脸冲着凌逸点点头,方才那刹那是触感还残留了一丝余热在其体内,心神恍惚的她对于血乏、云羽这两个“老朋友”都没理,莲步微移走到凌逸身边的血痴身前强压芳心躁动淡声道:“你可以换个地方坐么?”
走入血殿主城的这座议事大殿,月苑莹窈窕妙曼的身姿顿时吸引住了云羽的视线,然而脚踩清冷月光,周身散布着明月光泽让人大感自惭形秽生不出半点亵渎之意的月苑莹连看都没看他一眼,走在猩红刺目的地毯上优雅前行,直至凌逸面前。
然而接下来眼下视线忽然的昏暗让饮茶享受惬意的凌逸眼下视线忽然一黯,待他缓缓把头抬起,先是一双穿着素白绣鞋的玲珑小脚临地,继而再往上,则是一袭裙角绣着淡黄色圆月的雪白色纱裙,纱裙及至腰间,俨有盈盈不足一握之感,婀娜动人,惹人怜爱,继http://www.hetushu.com续往上,便是一对挺翘的饱满,没得讲,此女身材堪称黄金比例,不生半分瑕疵。
月苑莹迈进这议事大殿时,凌逸仅是抬头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自顾自举起手边茶杯饮起香茗来,不是说他对月苑莹的美色没有兴趣,主要是做人当有自知之明,虽说凌逸自诩从实力上来讲,绝对有资格拿下这朵仙郡最为高雅的明月之花,可问题是,一来他已经收了人家爱徒,要是连师傅都不放过显得有些太过了,二来凌逸也不认为连云羽这种优秀男人追求千余年都没成功的绝色,自己以两三面之缘就能叩响她的心房。
云羽微微一笑,没做回应,血乏的反感、月苑莹的讨厌其实云羽一直都明白无比,只是他现在的实力没法把二人切实压在身下,否则也不用苦苦忍耐了。
“呃……”
众人随着血乏的视线落到赵禾三人身上,感受到众人饱含压力的目光,赵禾三兄弟相视苦涩一笑,最后赵禾向前两步代为说道:http://m.hetushu.com“当初那魔郡大人找到我大哥,允诺只要我们有办法让三殿其中两殿实力大减,他们便有把握彻底把仙郡拿下,届时让我们赵家当仙郡的霸主,事成之后只要适时给魔郡那个郡王一些供奉就好,大哥禁不住诱惑,便携着我们答应了下来。至于三位殿主想要知道更多有关魔郡的事情,我们三兄弟哪怕是死去的大哥都不清楚,因为那些魔郡修士十分谨慎,除了交代一些琐事和大体计划,其余什么都不和我们说。”
月苑莹听闻云羽叫她“苑莹”,本能下就要皱眉斥责,不过想到自己斥责了他那么多次都没作用,所以干脆化厌恶为冷漠,干脆坐在那里不语半句。
倒是凌逸适时回应云羽道:“前辈说笑了,我和苑莹殿主……”
这般荒唐的意外发生,凌逸顿时错愕一声如临大敌,汗毛根根立起,急忙抬头看向月苑莹的脸色,发现后者除了俏脸有些微红外并无愤怒之意,凌逸才大松一口气连声道:“晚辈凌逸,见过苑莹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