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二十六章 赵家禁地

终于,百思不得其解的凌逸把求助的目光投向月苑莹,哪知月苑莹冲着他轻轻摇摇头,便不再言语,心生烦躁的凌逸看向赵禾,对上凌逸的目光赵禾还以为凌逸是要迁怒于他,急忙偏头望向别处,突然,赵禾这张和赵黎、赵午、赵光三人五官相差不大的脸引起了凌逸的注意。
“这就是赵家的禁地入口了。”一马当先走到石碑面前的赵禾指着石碑上那个“禁”字回头冲着凌逸和月苑莹说道。
赵禾吼罢凌逸松开了他,轻哼一声说道:“我凌逸虽不是什么正道好人,却也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告诉我,为什么你们四兄弟让赵黎做了家主,还有,你们赵家历任家主有没有什么共同点?”
赵禾摇头回答道:“当然不是,虽然每次大哥来这里都是一个人,且严令禁止我们三兄弟陪同或者偷看,但是有一条大哥曾经无意间说过,他说这禁地的钥匙就是石碑,至于怎么利用石碑打开禁地,我是真m.hetushu.com的不知道了。”
为什么四兄弟长得那么像,偏偏让赵黎担当赵家家主,难道就只因为他的境界修为比其他三人高么?!
对此凌逸也没有丝毫觉得不妥或者心生贪婪之意,毕竟他自己身体里藏着一个修真界取之无尽用之不竭的大宝库,想要什么宝物他完全可以用丹药灵草直接去换,他早已不是当初趁人之危偷取人家储物袋的那个小菜鸟了。
脑海中的灵光一闪使得凌逸上前一把抓住赵禾,惊慌失措的赵禾一时间吓得浑身颤抖,大吼道:“你说过不杀我的!”
顺着城内街道一直走到赵家府邸建筑群,赵禾带着凌逸和月苑莹运转身形翻墙而入,七拐八拐之下来到一处方圆五十丈的空地上,地面以黄土为主伴有些许灰色碎石,而空地的中央立有一块石碑,石碑上刻着一个大大的“禁”字。
听凌逸说不是想要杀掉自己,赵禾立即放松下来回忆了一m.hetushu.com番回应凌逸道:“上一任家主渡劫飞升之前把我们四兄弟叫到一起直接表明让我大哥接任,由于我们兄弟向来感情不错,所以也没问为什么,反正家主谁当都一样,我们四人用的修炼资源没什么不同。至于历任家主的共同点么……哦,对了,以前的家主如何我们不知道,但是我大哥之所以晋升速度比我们三兄弟快,就是因为上任家主也是雷属性灵脉,在以往修炼上对我大哥的提点明显要细致许多。”
闻言凌逸和月苑莹疑惑的互看一眼,随即凌逸走上前抬起他那白皙修长的手摸了摸石碑,一股清凉古朴之感入体,凌逸皱眉问向赵禾道:“这一片黄土空地不会因为有这么一块石碑存在就叫禁地吧?”
走到城门处,两名赵家族人拦路收取入城所需缴纳灵石,赵禾话也没说随手翻出三块上品灵石交到了那赵家弟子手里,头也不回的往里面走去,由于血乏没有下令收取赵禾三人m.hetushu.com的储物袋,故而赵禾三兄弟的储物戒指还都套在手上,这一点不知是血乏看不上三人的东西还是忘记了。
凌逸颇为赞同的点点头,冲着月苑莹眼神示意一同隐匿了气息并大致更改了一下容貌,跟在同样变化容貌的赵禾身后往赵家主城城门口处走去。
云羽走后,凌逸放下手中茶杯起身朝向高座上的血乏抱拳道:“殿主,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带着赵禾前往赵家主城,一查有关魔郡传送阵的事情。”
原本以为自己此次勾结魔郡魔修之事暴露再也难以从血殿主城活着出来的赵禾眼见自家城池,一双老眼中顿时浮起了悔恨的泪水,见状凌逸和月苑莹二人皆未生出半分同情之色,在修真界里,尤其是一些活得时间长的老妖怪,他们做错了事是最不值得同情的,因为经历了那么多年的人情世故磨砺,若是你再不懂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什么事做了会生,什么事做了会死的话,那你还是早早离开和_图_书世间,为后人多留一分宝贵资源修炼吧。
血乏回以凌逸点头示意,凌逸转身看了月苑莹一眼,虽不知月苑莹为何要陪他一同前往赵家主城,但毕竟月苑莹对他不错,这一点从答应他和月醒两人结为道侣的问题上就能看出,因此凌逸也只有好好伺候的份儿,不能多问半句。
进入赵家主城,望着四周依旧未变的灰褐色建筑色调,赵禾心中惆怅之意更甚,心中默默念叨着一定要和其他两兄弟在血殿规矩坐牢,争取千年之后能再回赵家,哪怕自己的寿元不再足以令他们渡劫飞升,也要利用剩下的岁月好好培养赵家后人,让赵家再生辉煌。
凌逸摸着下巴点点头,事已至此,既然赵禾都已经把他带到了这里,也就没有了再和他说谎的必要,只是问题是赵黎被那个魔郡魔修直接轰死了,这开启禁地的方法又唯有赵家历任家主才知晓,如今死无对证,让凌逸如何是好?!
凌逸一行三人顺着红毯走出议事大殿后便化作三道www.hetushu.com惊虹往赵家主城方向飞去,为了节省时间,一路上三人谁都没有说话,自顾自保持着速度疾驰飞行,不多时,赵家主城便映入了三人的眼帘。
“赵家禁地在主城深处,为了不惊扰赵家族人,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两位还是随老朽一同隐匿气息潜入进去吧。”瞧着凌逸满脸肃然带着少许迫切之意,赵禾也不敢再呆在一边触景生情感慨万千,急忙出言建议一声,自己先收敛了气息。
摸着石碑思考了半天也不得果,凌逸也尝试着用强,施展血神指之法打在石碑上,然而最后凌逸连血魔印都用上了,这石碑居然连一块石渣都不掉,如此情境让凌逸颇为惊讶之余,也是感到无比头疼。
赵禾眼眶里的泪水没有流出,似乎他也明白自己有今天这个下场完全是咎由自取,回头看了凌逸和月苑莹一眼,赵禾发现这一对俊男靓女似乎般配的紧,不过他还没活够,好不容易争取到了一个活下去的机会,他可不想一言出错,惹得月苑莹当场灭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