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二十七章 打开禁地的方法

看着凌逸陷入沉思的样子,赵禾小心翼翼呆在一边不敢出言打断,同时脑子里绞尽脑汁的想着还有什么自己知道的消息可以讨好凌逸,为自己活命增添一些筹码,然而想了半天,他也没想出有价值的讯息,只能在一边老老实实的站着,时不时观察一下凌逸的脸色。
心中有了这般猜测,凌逸才是让赵禾离开,让他走的目的不是为了隐藏灵脉属性,因为就算赵禾知道,他也要在血殿大牢里呆上千年,千年之后凭借凌逸的成长速度,早就不知道成为哪个层次的大能了,届时即便赵禾透露自己多属性灵脉的秘密,凡界又有几人能奈何的了他?
不过接下来他要做的事情实在是有点麻烦,起码对于不是他女人的其他人看到会很麻烦。
赵禾这一席话霎时点醒了深处疑惑中的凌逸,想到雷电自古以来都是灭魔除鬼之物,凌逸心中隐隐有了一个大致的猜想,对于进入赵家禁地发现魔郡传送http://www.hetushu.com阵的信心也有了七八成。
“多谢凌逸小友,多谢凌逸小友啊!”赵禾老眼含着泪水连连道谢,凌逸摆手示意让他离去,如此一来,这片赵家禁地上便只剩下他与月苑莹两人了。
一听凌逸大发慈悲让自己再好好看上这个守护了千余年的地方一眼,赵禾哪里还生的出半点逃跑心思,此时此刻,包括先前因为凌逸出现导致整个赵家完蛋的那一丝芥蒂也因此烟消云散,毕竟先前血乏、云羽等人的意思是问完话就让他们死,是凌逸给他们求情得到了重生的机会,而且如今凌逸又做出这般决定,这如何不让赵禾感激涕零?!
自始至终完全无视赵禾所在的月苑莹在其离开后淡淡瞧了凌逸一眼,淡然问道:“你让他离开,是因为找到打开这禁地入口的方法了么?”
“只是什么?”月苑莹自知凌逸不是那种喜欢卖关子的人,既然他表现如www.hetushu•com此,自然有其难处。
凌逸点头,嘴角扯起一抹自信的微笑,本来他想的是让月苑莹也离开,自己单独打开禁地入口,可一想起此次是月苑莹自己提议要跟着一起前来的,万一让她此时离开,先别说她会不会听自己的话,单是他这鬼鬼祟祟的举动,就难免会引起月苑莹的疑心。
月苑莹问完,凌逸脸色颇有为难之意的回答道:“苑莹殿主,在我心里,你已经是我的朋友了,不过正是因为把你当做朋友,所以我才不能不顾及你的安危保密一些事情,还请莫怪。”
月苑莹看出自己的意图,凌逸也干脆不再掩饰,想想自己救了她和她的弟子这么多次,一些小秘密总该会帮自己保守的吧。“嗯,我的确找到了开启禁地的方法,只是……”
忽然凌逸与赵禾说道:“我给你一个在从你赵家游逛一遭的机会,不过不要考验我的忍耐力,你若是想借此逃跑,那等下次见面和*图*书,你就没有再和我讨价还价的资格了。”
“嗯?”月苑莹让凌逸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搞得有点懵,转念一琢磨话中寓意,月苑莹顿时瞪大了一双美眸,失态掩口惊呼道:“你是说你灵脉属性还有雷属性?!”
凌逸颇为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开口试探月苑莹道:“苑莹殿主,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现在施展出雷属性元力,你会不会觉得我不是正常人?”
因为据方才赵禾所言,赵家上任家主和当任家主赵黎皆是雷属性灵脉,再联合起来魔物惧雷,而赵家禁地又关系着前往魔郡传送阵一事,凡此种种,不难猜出这雷属性元力便是催动石碑打开禁地之门的导火索!
让赵禾先走,主要是凌逸不想再让赵家禁地有关魔郡传送阵的事情传出去,更不想有其他仙郡之人来此借助传送阵做一些有害仙郡的事,仙郡如何和他没有什么关系,重要的还是凌逸不愿自己的朋友遭难。
然而如今月苑莹和*图*书听闻自己灵脉属性还有雷属性的惊讶表现完全不像是知晓浊属性的样子,这就说明月醒回到月殿主城后的确按照自己的意思保守秘密,凌逸喜欢乖巧的女人。
凌逸正幻想着什么时候把月醒也给按在身下好好惜护一番时,月苑莹已是从震惊状态中脱离出来,稍稍恢复了一下自己淡然清冷的姿态,携着一丝好奇之色望向凌逸问道:“那时在三殿殿比中,你告诉我你的灵脉属性有血、月、音、火、黑暗一共五种属性,但是当日在搭救月玲和后来在夜啼攻击下救下我时,你却施展了一种昙花步法神通,这说明你还有一种类似于木属性的体质,而如今你说你的灵脉属性还有雷属性,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雷属性灵脉么……”
“你的灵脉属性究竟有多少种?”听了凌逸的话,月苑莹也是明白了他之所以隐藏自己几近变态的天赋是为什么,其实这种事凌逸自己不说,月苑莹也能猜出一二来,修真界中http://www.hetushu.com存在的竞争太强,谁也不愿意屈居人后,谁也不想有后来人超越自己,故而对于凌逸隐瞒一事月苑莹唯有同情,并无责怪之意,让她最感兴趣的还是凌逸灵脉属性的真正种类数量。
没想到月苑莹对自己言行举止如此上心的凌逸错愕一声,转而苦笑回答道:“没想到苑莹殿主你记得这么清楚,有关我灵脉属性的问题,其实不是我刻意要隐瞒什么,主要是当我自己发现灵脉属性的奇特时,便开始小心翼翼的应对所遇一切修士,毕竟这种事情太过惊世骇俗,没有自保的能力之前,是决然不能把这种事情外传的,所以稍有隐瞒之处,还望苑莹殿主见谅。”
早就料到月苑莹会有这般表现的凌逸不可置否的耸耸肩,沉默不言让月苑莹消化这件事情之余,心里还默默夸赞着月醒那妮子听话乖巧,若是按照月醒以前对月苑莹的言听计从,所有事情标准全依照月苑莹所定制的完成,月醒知晓他浊属性道义的事必然会向其禀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