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三十一章 去孤尺宗杀人

月醒上前轻轻点了月芯的雪白额头,佯装不满道:“你心里还有我这个大师姐啊?整日就知道想情郎了吧?看看,谁来了。”
闻言月醒噗嗤一笑,狠狠白了凌逸一眼也没作答,倒是这番姿态惹得月芯傻愣在了那里,她几乎没见过月醒笑,如今见得倾城嫣然惑人姿态,月芯不禁瞪大了双眸下意识说道:“大师姐,你笑起来真好看。”
“嗯?咱师尊知道血辉兄也跟过来了?”
月芯的赞美不免又是惹来月醒一阵羞涩,气氛的暧昧使得月醒恨不得把头一直埋在凌逸怀里不再见人,想到还有正事要做,凌逸拍了拍怀里佳人的温润玉背问道:“醒儿,苑莹殿主可曾告知清剿叛徒势力第一家是哪一个?”
为了不让月芯以为血辉寻她是带她违背师命私奔而去,凌逸先是拉着月醒给月芯详细讲述了一番有关前两天经过赵家比斗大会后所发生的种种,当月芯听凌逸说自己那向来不准她们http://m•hetushu•com师姐妹和男人有交往的规矩隐有打破之迹时,月芯满脸的惊喜难以遮掩。
极度拉风的黑暗天龙辇在凌逸把灵石打入辇内凹槽后顿时驾空而起,黑暗天龙精魂虚像一双龙眸充满霸王神色,惹得半空中所有飞行见到黑暗天龙辇的修士一个个无不敬而远之,心中暗暗揣测着辇里的人物是何身份,居然能持有这般稀罕器物。
说着,月芯便拉着血辉的衣袖想往外跑,这时血辉冷峻的面容上难得出现一丝柔情,反手拉住月芯在其不解的目光下轻轻摇头。
再说凌逸的宗旨就是自己可以吃苦受罪,可自己的女人绝对不行!
话音落下,月芯赶忙连连摇头说道:“不问了,不问了,我相信大师姐的话。”
“好,那我们现在就去孤尺宗杀人!”
看着月醒诱人红粉的模样,凌逸恨不得立即将其就地正法,但随即一想到月醒现在身子骨太差和图书,禁不起自己折腾也就放弃了这个无耻的念头,上前拉住她的小手,凌逸朝血辉使了个眼色,大步往月芯居住楼阁方向走去。
凌逸见状走到月醒身边一把将其揽在怀里,一边感受着佳人娇躯的柔软一边冲着月芯笑道:“血辉兄和我来到这里找你都是苑莹殿主的意思,不必担心。”
凌逸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把嘴凑到月醒晶莹的耳垂边上嘀咕道:“我就这么像说谎的人么?”
“凌逸,你是说师尊不再阻拦我和血辉两个人的事情了吗?”有情人终于能够得到认可,月芯满心充满喜悦之余,心里还难免有些害怕,害怕这一切都是一个梦。
不等月醒上前叩门,房门吱呀一声被一只白皙粉嫩的小手从内打开,接着一名身材姣好,容貌不比月醒那般倾国倾城却别有一番风韵的女子提着一个水壶从中走了出来,这女子出门见到月醒后先是一愣,随后挂着一抹动人笑意道:“大师姐和*图*书,听师尊说你元力被魔物禁锢了,师妹怕打扰师姐你休息,所以一直未曾前去看望,怎么今天有空来找小妹了?”
被月醒这么一调笑,还不及月芯反驳,待她把视线放到月醒身后,手中的水壶噗通一声落在了地上,月芯双眸隐含水雾,两手捂住嘴巴嗫嚅道:“你……血辉,你怎么来了?!”惊问完这一句,月芯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赶紧跑到血辉身边说道:“你快走,一会儿师尊发现了肯定会责罚你的!”
虽然凌逸可以凭借自己元力的保护帮助没有元力的月醒御空飞行,但既然手里有这么一个供人惬意的飞行宝器,不知道好好利用岂不是傻子?
一听凌逸把月苑莹称作“咱师尊”,月醒俏脸忍不住又是一红,这次红一直红透了脖颈,至于是否蔓延至全身,凌逸也就难以辨别了。“刚才那位师妹过来禀报时通传形容了一下血辉的容貌,师尊因为月芯师妹的问题又注意过他,所以也和_图_书就听出来了。”
话锋移开,月醒这才从凌逸怀里露出头来,轻声回应道:“师尊说第一家是孤尺宗。”
月醒提及月苑莹说可以让月芯跟着,那话里明摆着的意思就是放松了对于月芯和血辉两人交往的管制,并且知道此时血辉同样来到了月殿主城中,凌逸疑问出声后又随即释然,想想这事应该是刚才前来通禀的看守城门女修告诉月苑莹的。
在月醒的带领下,很快三人便抵达了月芯那重新搭建好的楼阁处,由于上次夜啼的忽然造访加上月醒小师妹月茹的碰巧撞上,导致月茹一记清月掌便把月芯的闺房掀了个底朝天,好在修缮楼阁这些事情对于修士而言不过是弹指一挥间的问题,所以很快月芯便按照自己的意愿把楼阁重新搭建好了。
及至月芯所住楼阁外面,这里相比上次夜啼前来门口两边阁多了一方长宽各丈许的花圃,花圃之中栽养着许许多多凡人间没有经过天地元气滋养变异的花朵,诸如www•hetushu•com牡丹、月季、玫瑰等,这些花朵的花期虽各不相同,但在月芯的细心呵护外加施法帮助下,一朵朵鲜花那叫一个争奇斗艳,纷展灿烂。
和血辉、月芯眼神示意一番,凌逸翻手取出黑暗天龙辇,扶着月醒走入其中,望着这霸道十足的黑暗天龙虚像,月芯先是小小吃惊了一下,接着同样在血辉的牵手下一同进入。
闻言月芯把目光投在凌逸身上,当她发现凌逸抱住自己那向来谨遵师尊意思的大师姐,尤其是自己这位从来不近男色的大师姐不但没有反抗,反而一脸小女孩娇羞之色时,脸上震惊的表情更甚了。“你……大师姐你们两个……”
凌逸自然清楚月芯的感受,想想两个人明明有着浓厚的感情,却因为师命之言苦苦遥望等候那么多年,如今柳暗花明的又太过突然,任谁也无法一时接受这般现状。“你若是不信,可以自己去问问苑莹殿主,不过就怕你这一问,碍于面子问题苑莹殿主又会改变主意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