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三十二章 我只认识云清和云冀

凌逸的细心是最容易惹得身边女人感动且死心塌地的一点因素,他本就有着不符年龄的老练沉稳,加上属于年轻人独有的一股霸道嚣张之气,配以俊逸的容貌、偶尔的邪气坏行,基本上只要稍稍和他接触的女子,便难以逃脱凌逸无意间编织的感情大网,若是想不成为网中之鱼,她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远离他,不接触他。
“月芯师妹”这一称呼既是表明了凌逸把月醒的师妹当成了自己的亲人,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相当于承认了月醒的身份,如此一来自是不免又引起了月醒心中一阵甜蜜,再者说来嘛,这一师妹的称呼加上前面那些话,也算是凌逸对血辉和月芯将来在一起的一种认可和支持。
其实最重要的一点是,月醒本身也很沉醉于凌逸身上独有的味道。
人有逆鳞,你的本事比我强,那么你可以随意欺辱杀刮我,但若你碰我的女人半分,我便将你杀进杀绝,享尽炼魂炼魄之苦!
黑暗hetushu.com天龙辇中虽有辇窗通漏,却无半点高空极寒冷风入内,不得不说,修士在成仙之路上一心苦修与天争命妄得永生不假,但在这该享受的地方,还是一点心思不落,尽皆运用在了各个方面,一如凌逸宸苍界里存放的那能够滋养修士皮肤的木桶,同这黑暗天龙辇一样,同是有着供修士惬意安享之用。
见血辉和月芯的注意力全都在彼此身上,凌逸缓缓抱着月醒往床里边移了移,两人背靠在辇墙上依偎在一起,由于和凌逸还未做过太“深入”的交流,因此对于现在这般亲密动作月醒还有些不太习惯,但挣脱凌逸的怀抱又怕凌逸会误会她生她的气,于是月醒只能静静靠在他的怀里把头埋的好深。
美人白眼最为珍重,凌逸一边回味着鼻尖的香气,一边把月醒的白眼整个收入眼里,随即邪恶气势一顿一消,转化为往常里那般悠然洒脱的性格,嘴角亦是挂起了温和笑意。“和图书血辉兄,听这外面的人所言,应该是我三殿派来剿灭孤尺宗叛徒的弟子,待会可别看不过眼就把人家杀了,那样太过有辱斯文,我们是文明人,干的自然也得是文明事,月芯师妹也不会喜欢血辉兄总是打打杀杀的对吧?”
有人说,男人在得到女人之后便会愈发不觉珍惜,甚至遇到一些姿色或者气质上更好的女子,还会抛弃身边的糟糠之妻移情别恋,然而这个说法在凌逸身上却一点也不适用,在凌逸心里,所有他认可的女人,都是他的心头肉,哪怕损伤一根毛发,也会使其倍受牵连,痛苦不堪。
“辇中的人还不速速出来面见我云均师兄!若是逼得云均师兄出手,你们加上这黑龙辇全都得折在这里!还是说,你们里面的人真是孤尺宗余孽,不敢出来一见?!”
由于月醒全身修为被禁,无法御空飞行,更是无法运转元力抵御高空上的风寒,故而前几次凌逸在带着月醒飞行之时,极为细心www.hetushu.com的用自己的元力护住月醒身体,以防月醒受到丝毫不适之感。这黑暗天龙辇中温暖清香,月醒坐在与凌逸并肩坐在床榻上瞧着月芯和血辉二人在一边轻诉情话,两人心生好笑之余,凌逸还不忘取出一席被褥细心围在月醒看起来十分柔弱的娇躯上,此举惹得月醒芳心如遇温火,暖而幸福。
腹部传来的阵阵瘙痒让月醒浑身开始不自主轻颤起来,衣裙内白嫩胜雪的娇躯瞬间铺上一层红粉之色,只是这般动人景色凌逸现在是看不到了。
一只作怪的大手缓缓爬上月醒那润如珠玉的小腹,感受到腹部传来的阵阵暖意之际,月醒一把按住那了那只还想继续上爬作祟的手,接着美目一瞪狠狠白了凌逸一眼,凌逸见状嘿嘿干笑几声,手上动作却没有半点停歇之意,眼见凌逸的无赖模样,早已认命的月醒索性不再阻拦,转目把注意力放到血辉和月芯两人身上,生怕凌逸的小动作会泄密,徒增尴尬气氛m.hetushu•com
这便是凌逸最简单的为人宗旨之一。
相忘于江湖这把锁,解锁的钥匙便是不曾记得。
月芯毕竟是刚刚和情郎相会的小姑娘,听得凌逸的言辞,月芯暗自欣喜至于,赞同的嗯了一声,其实她当初喜欢上血辉便是喜欢上他面对敌人时的那股狠辣霸气作为,然而喜欢归喜欢,月芯所修月属性道义讲究心神宁静一心清明,自然也是不太喜欢徒增无辜杀孽,万一血辉罪孽深重被苍天收了命去,她还找谁像刚才一样大诉情话?!
月醒娇羞的姿态惹得凌逸是一阵口干舌燥,若不是怕月醒身子吃不消,他又怎会放任一个大美人在怀里而甘做柳下惠坐怀不乱呢?不过大的动作是不敢,小的动作还是能有的,就比如此时他偷偷伸进围着月醒娇躯被褥中的那只手……
在凌逸意料之中的是,血辉一听月芯赞同凌逸的说法,脸上冷峻之色不减,却是难得露出一抹柔和神采答应下来,凌逸摇头一笑,正欲调笑血辉几句,没想到和_图_书辇外之人又开始了叫嚷。
凌逸抽出夹有余香的右手在鼻尖轻捏两下,看样子动作是和往常摸鼻子的动作无异,可看在知情人月醒眼里,却别有一番调戏滋味。
“云均?没听说过,我只认识云清和云冀。”
“辇中何人!速速出来,若是孤尺宗叛徒最好赶快自行了断,省得我们兄弟几个出手浪费精力!”
云殿之人还是傲气十足,这让辇中的凌逸忍不住嗤笑一声,回应而道。
月醒的顺从让凌逸一下子暗爽不已,尤其是看到月醒双眸含春就要荡出水来的诱人模样后,那只作怪的右手姿势一改,变成两指竖起作走路状慢慢往月醒小腹之上走去。
正当凌逸双手即将爬上高山雪峰时,黑暗天龙辇外的一声暴喝顿时引起了凌逸四人的注意,眼见血辉和月芯的目光望向自己这边,月醒急忙抬起玉手在被褥里把凌逸的手抽出,转而赶紧把红透了小脸低下,不敢看血辉二人一眼,这般举止,哪里还有月殿殿主大弟子的半点威严冷淡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