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三十三章 云均

其实云均猜想的是大致没错,可是只能算是猜对了一半,凌逸平时喜欢施展幻息术把自身气息灵脉属性尽数收敛是真,但月醒却是实实在在的没有了半点元力。见得云均这般恭敬有礼,凌逸不由得大感惊奇起来,话说云殿之人以个个恃才傲物闻名,如今为何云羽的这个六弟子却对自己如此有礼?
云均不敢怠慢凌逸,不是说他没有秉承云殿向来傲慢的行径,只是最近仙郡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太乱了,出门在外,遇到实力比自己强的人不容他们不小心应对,所谓枪打出头鸟,锋芒太露总是容易受伤的。“回禀前辈,想必前辈在这片地界出游应该也听说了,赵家、孤尺宗、邓家、风家、炎罗门一共五个附近势力投靠了魔郡魔修,妄图里应外合征服仙郡,幸好被血殿一位叫凌逸的使者于赵家举办的族内比斗大会上揭露,这几日三殿殿主共同审问了赵家残存的三名老祖,得知内幕后便派我们三殿弟子http://www.hetushu.com一同外出剿灭叛徒,不过……”
话毕,凌逸摸着下巴沉吟道:“嗯……这样啊,好吧,反正我夫妻二人暂时也没有别的事情,便随你们走一趟吧!”
云均有些尴尬的搔了搔头发,回答凌逸道:“不过那孤尺宗有一防御力极强的护宗阵法,我们三殿之人此行派来的境界最高者也不过是渡劫中期,渡劫期修士算上晚辈一共就六人,单凭蛮力不足以击破阵法,起码短时间内不行,所以我们便兵分几路围住孤尺宗,打算灭杀一些想要潜出的孤尺宗叛徒。”
被辇外叫嚷之人称作云均的那修士一听凌逸报出自家两位当头师兄的名号,顿时感觉事情有点不大对劲,正当他准备出言缓和一下气氛时,辇中凌逸已是手揽月醒走了出来,神识扫探之下便是发现来者拦辇之人一共十一人,修为最高者也就是当头那人为渡劫前期,想来应该就是被称作云均的那厮,m.hetushu.com其余十人修为相当,尽皆为窥灵中期之境。
再说一表人才,满脸书生气的云均,眼见凌逸和月醒这么一对满怀俊逸高贵气质的俊男靓女走出黑暗天龙辇,云均立即感觉出两人有一种不太寻常的气息来,尤其是当他用神识一扫之下发现凌逸和月醒两人丝毫元力波动也无,便更加坚定了眼前两人不好惹的想法。
难道说,云殿之人见了比自己实力强的前辈都喜欢做缩头乌龟?还是这小子认出自己的身份来了?
演戏被拆穿,凌逸索然无味的耸耸肩,抬手将黑暗天龙辇收入宸苍界里,放出一道元力保护月醒不受风寒所侵,做完这些才看向对自己大为敬畏的云均说道:“行了,我又不会吃了你,不是说孤尺宗那边有麻烦么,带路吧,我倒要看看,孤尺宗所谓的护宗大阵防御力究竟有多强悍,居然让六名渡劫期强者都束手无策。”
想到这里,云均也不管凌逸和月醒是何身份了,深熟人情http://www.hetushu.com世故的他朝向凌逸和月醒二人遥一抱拳行礼道:“我等是云殿之人,奉三殿殿主联合之令前来孤尺宗清剿仙郡叛徒,晚辈云均,乃云殿殿主六弟子,先前误以为前辈二人是孤尺宗企图逃窜余孽,故而打扰两位前辈的行程,多有得罪之处,还望两位前辈莫怪。”
血辉问着,便是携同月芯一并从黑暗天龙辇里走了出来,见到血辉冷峻普通的容貌,再听得血辉对凌逸的称呼,云均及其身后十位云殿窥灵期门徒骤然脸色大变。
没有元力波动意味着什么?要么凌逸和月醒是普通凡人,要么两人的境界就是要高出他们许多,可能操控这御空飞行器物的会是普通凡人吗?换言之,凌逸和月醒的实力,定然已经在渡劫前期之上了!
云均由于在云羽众多弟子之中排名算不得太前,因此从未见过月醒更别提知道她的身份了,而且他又从未见过凌逸,所以才一直没认出两者的身份,但是血辉身为和他差不多hetushu.com一个层次的三殿之人,别说见过,他二人甚至还在当初的一届三殿殿比上比试过呢。
“血辉?!月芯?!他……你是凌逸?!”
“行了行了,你们也没犯什么错,有什么怪不怪的,对了,你刚才说三殿之人齐聚在这孤尺宗的势力范围内,其他人呢?”见云均一行人悠闲懒散的模样,凌逸不禁暗道这清剿叛徒势力的事情莫非手到擒来般简单容易?!好奇之下,便是出言问道。
问及自己的名号,凌逸玩心大起之下本能的就想随便乱编一个先说着,而月醒在一边也一直淡然注视着自己心爱男人像个大男孩一样玩耍,并未出言破坏凌逸的隐藏身份之举,奈何此时正巧碰上一直没走出黑暗天龙辇的血辉、月芯两人因为见凌逸还未解决麻烦,想要出言一问究竟。“凌逸兄弟,外面的事还没解决吗?”
“云清和云冀?那不是大师兄和二师兄吗?”
“好。”凌逸发话,云均立刻应了一声,冲着身后的几人使了个“去前方带路和-图-书”的眼色,接着也不敢多说什么,生怕惹恼凌逸这位在仙郡名声盛传的妖孽天才,同样跟在凌逸四人身边往孤尺宗所处城池方向飞去。
“不过什么?”云均说到最后颇露为难之色,凌逸也没有说出自己便是他口中揭露魔修诡计之人的身份,只是面带温和笑意问道。
“哦?孤尺宗还有个护宗阵法?那你们为什么不派人回三殿请援手?”闻听孤尺宗有着能让六名渡劫期强者举手无措的护宗大阵,顿时引起了凌逸的兴趣,不过眼下他更感兴趣的是,好好戏耍一下云均这几个云殿弟子。
云均见凌逸对孤尺宗之事如此感兴趣,立即生出了想要借其之手完成任务的想法,于是也不再和凌逸隐瞒什么,回答道:“不是我们不想回去请援手,只是担心万一这点事情都办不好,回去遭到责罚,如果……如果前辈两人能帮上一帮,晚辈等人自是感激不尽。”
凌逸答应下来,云均脸上顿露浓郁喜色,忙谢道:“多谢前辈施援,还不知前辈名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