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三十四章 抵达孤尺宗

果不其然,虽然李众的境界比云均要高一些,但他也不敢对云均多说什么,冷哼一声之后,李众和其他四人便把视线放在了多出来的凌逸四人身上。
那群修士之中,有眼尖者无意之间便是瞥到了云均的归来,当他们见到云均人群数量多出了那么四个,其中一个还是穿有血色道袍的修士时,众人不禁尽皆皱起了眉头,正如云均先前所说,不是他们不想请援手,只是假如他们六个渡劫期强者连个小小的孤尺宗都拿不下,话传回三殿之中,即便理由再怎么充分,也难免要遭到同门嗤笑。
第一,誓死维护血殿声誉。
再说那两位血殿副城之人,他二人飞至凌逸四人面前时脸上并无太多表情,容貌一般,除了身上散发着的浓烈杀意容易引人注意外,放到人群里基本没人会注意二人,开始他们对血辉这个身穿血袍的修士还没怎么在意,可当他们看清了血辉的容貌后,便立即浑身一抖,恭声行礼道。和图书
三声惊叫的内容相同,出言者分别是李众以及其他两名血殿副城之人。
血殿使者这个身份在血殿中,可以说比云殿、月殿两殿使者在三殿普通弟子中更加不容动摇!
不是凌逸厌恶这种类型的背叛,也不是凌逸讨厌修魔者蠢蠢欲动不愿屈居一隅,与之恰恰相反,他更喜欢魔郡魔修这种凭借头脑实力征服一切的作为行径,然而要怪的话,就怪魔郡修魔者们威胁到了凌逸的朋友兄弟。
血殿门徒在外人眼里便是数十万名嗜血好杀的疯子,血属性灵脉者尽管只有寥寥数二十几人,但在血乏严格的等级制度加思想灌输下,血殿之人可以说个个都是以杀止杀、嗜战好战的冷峻狂人,在血殿要时刻记住三点。
孤尺宗创立发展的时间不长,也就差不多一千五百年左右,宗门弟子两万有余,渡劫期长老一名,窥灵期强者十数人。这等层次的宗门,对于三殿无论哪一殿而言,连一座副城势http://m.hetushu.com力都比之不上,这也是云羽、月苑莹、血乏三人随便派了一些殿中人物前来剿灭孤尺宗的原因。
第三,上位者的命令下位者必须无条件听从实行,否则一律按叛殿处理!
尚且没摸透这个渡劫中期修士的来历,所以凌逸也就不好多说什么,云均闻言眉头一皱说道:“李众,我做什么似乎用不着和你汇报吧?你一个月殿副城城主,管我云殿之人不觉得有点越权了么?”云均惧怕凌逸是没错,但这不代表他遇到谁都要夹着尾巴做人,聪明的他知道面对谁可以展露傲气,面对谁要收敛傲气,显然,和这个月殿副城城主交流,他便不需顾忌什么,毕竟从身份上而言,他这个云殿殿主亲传弟子的地位,要比李众高上一等。
第二,兄弟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使者大人?!”
“我们两个也是血殿和月殿的使者,不过你们不必多礼,我二人不喜这些。”看着李众等人诚惶和_图_书诚恐的模样,凌逸就一阵没来由的替他们感到劳累,于是干脆事先声明不让几人客套行礼。
孤尺宗。
于是云均还未临近,此次前来剿灭孤尺宗叛徒的另外五名三殿修士便是一起飞身聚了过来。
这次派来的月殿弟子由于地位没有月醒、月芯这般亲近于核心,故而有男有女,灵脉属性也是不一而足,这一点,和血殿弟子大同小异。
李众三人说完,另外一名月殿副城任命副城主之位的渡劫前期修士亦是越过其他几人走上前来跟随李众一起拜向凌逸四人这边。
仙郡之内算不得太过强大的一个宗门势力,也不能说孤尺宗完全不强,起码相比一些比较羸弱的宗族门派,孤尺宗内还坐镇着一名渡劫中期的宗主。
毕竟剿灭孤尺宗,连帮三殿殿主亲传弟子历练的效果都达不到,云均之所以随同前来,不过是他毛遂自荐,在殿内憋得太久想要出来透透风罢了。
接着,三声惊叫同时发出。
年老成精的他http://www.hetushu.com们怎会看不出,血辉和月芯两人所站位置隐隐靠在凌逸两人身后,而且浑身没有半点元力气息,基于两者之由,李众与其他几人相视一眼,带头朝向凌逸和月醒抱拳问道:“不知两位是……”
哪知就是这么一个不被三殿看重的宗门,却隐藏着一个不知孤尺宗宗主从何得来的护宗大阵,大阵掩盖孤尺宗所在城池的每一个角落,强悍的防御能力让包括云均在内三殿一共派来的六名渡劫期联手都束手无策,不得不说,孤尺宗宗主也是一名颇具机缘头脑的修士。
“云均,让你带人去追杀有意潜逃的孤尺宗叛徒,你倒好,直接回去请援手了?”说话之人是一名容貌比较粗犷的彪形大汉,此人比云均境界还要小高一筹,应该便是云均口中此行修为最高者的那名渡劫中期修士了。
可修真界中修士的气数大多存在相生相冲的状况,就如五行属性相互之间的关系一样,遇到凌逸,注定孤尺宗的气数要败在他的手和_图_书中。
李众两人拜的自然是月芯无疑,月芯修为虽低,但胜在她经常外出寻常高阶凶兽磨练自己,有时还会前往各个副城找他们这些城主、副城主购买一些凶兽练手,而月醒由于常年用青纱蒙面,又极度热衷于闭关修炼,因此众人虽被月醒的绝美容貌迷住了一阵,却也没鲁莽的说些什么。
在云均的带领下,凌逸环抱着美人月醒,血辉携手月芯,一行十几人很快便来到了孤尺宗所处城池高空上方,远远而望,凌逸极其容易的便被一群穿着血红色道袍的修士吸引住了视线,而月醒、月芯师姐妹两人,也看到了一群身穿素袍素裙的月殿弟子。
因此在认出血辉的身份后,那两名血殿副城之人立即冷峻面色一改,冲着血辉这个比他们更加冷峻更加杀人如麻的血殿使者躬身行礼。
血辉和月芯两人的亲昵动作虽然让李众几人颇为好奇不解,可碍于身份疏远,他们也不好多问,除此之外,最吸引他们注意的还是凌逸和月醒二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