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三十六章 有资格称皇

“死到临头,还想着危言耸听,乱我三殿阵脚,小小万元骨尺大阵,我一人足以。”讽刺之言于凌逸口中发出,还不等尺泽反驳其狂妄无知,一把表面流动着新鲜血液的长剑便是被凌逸虚空一握抓在了手里。
诡异的笑声接连不断,凌逸举剑狠狠朝万元骨尺大阵形成的那层骨白色保护光罩上悍然斩落,一道血色剑芒匹练毅然生出,携着毁城之威不停在尺泽瞳孔中变大,最终轰的一声砸在了那骨白色光罩上!
“表演?醒儿?”
“万元尺骨大阵么……有意思,看来这尺泽也是一个稀有属性体质的持有者。”
“登门道谢就不必了。”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尺泽再怎么傻也知道凌逸等人此行是意在与他孤尺宗决一死战了,哦,不,相比决一死战这个词,单方面屠杀应该形容的更加贴切。
明显没有使出多大力气的一剑便轻松把万元骨尺大阵斩出一道裂痕,那再多来几剑光罩破碎www.hetushu.com是迟早的事情,而万元骨尺大阵一旦被破,孤尺宗定然会被全宗灭门!
如此情境,在过去的数万年中,几乎从未出现过例外,很多州郡中从最低级修炼直至登顶凡界巅峰的强者,大多都止步于自己所诞生的地方,然后待得修为境界足够渡劫飞升,没有谁斗胆狂言自己凡界无人可敌,当得凡界帝皇。
血灵剑出,一阵婴孩啼笑响彻天际,尺泽那张狰狞搏命的老脸上忽然生出一抹浓烈的惊恐之色,抬手指着凌逸结巴道:“你……你是凌逸?!”
听完尺泽企图拖延时间的一句话,凌逸微微一笑,漫不经心的回应道。
剧烈的嗡响震得无论是城内孤尺宗门徒还是高空上的三殿之人,皆是不由自主的用元力封住双耳,生怕被震破耳膜,血剑剑芒击打在骨白色光罩上泛起阵阵血色光华,一道清晰可见的裂纹出现在护罩表面,见状尺泽心里立即凉了一m.hetushu.com大半!
见凌逸还是那种毫无出手之意满脸挂笑的温和模样,尺泽强压下内心的惊恐,颇具上位者之风的问道:“既然小友话言及至此,想必与我孤尺宗一战是不可避免了,但是尺某想知道,为什么三殿要联合派人灭我孤尺宗?!莫非三殿仗着势力强悍,就视我仙郡各方宗族门派于无物了吗!难道天下就没有王法,任由尔等肆意杀戮?!”
“答对,不过没奖。”
尺泽话毕,在万把骨尺升空之际,凌逸能明显的感觉到尺泽那渡劫中期的修为明显有了不少提升,甚至无限接近于渡劫后期之境,不用说,这万元骨尺大阵除了能够给予孤尺宗城池足够的防御能力外,对尺泽本人也有着一定的实力加成,可任由尺泽拥有天时地利以及万般手段,在凌逸面前,一切亦皆为虚妄。
但自打凌逸得到宸苍界成长至今日这番地步,他,的确有资格称皇!
“咯咯咯…和-图-书…”
大战在即,凌逸还不忘出言调笑两句,手中血灵剑高举过顶,一股股浑厚的血元力被他从丹田浊灵涡内剥离而出,两道由血色元力凝聚而成的臂粗血泉缠绕着凌逸双臂如灵蛇般窜进血灵剑剑身内,得到凌逸血元力的加持,血灵剑剑灵小十的笑声更加清亮刺耳了。
话音落下,尺泽周身顿时绽放出万道骨白色光华,继而他双手于身体两侧使劲往上一抬,那万道骨白色光华四射而飞,打入孤尺宗城池内的一万个不同的地方,骨白色光华遇土即入,眨眼时间匆匆而过,凌逸以及三殿弟子便是望见,一把把丈长尺宽的白骨巨尺于地面中同时窜出升天,巨尺滞立半空间齐齐发出一阵刺耳的骨头摩擦声,漂浮在原地争鸣不已,散发着浓郁威势!
凡界帝皇,这个殊荣在第二层次界面或者更为强大的仙界之中算不上什么了不起的身份,但是在这凡界一百零八个州郡中,凡界帝皇的身份却是举足www.hetushu.com轻重,不过这个称谓实在太过虚无缥缈,凡界众州郡之间隔着单凭飞行完全无法穿越的地沟天险,其中各州郡修士想要来往亦是无稽之谈,就别说统一起来奉立一位凡界帝皇了。
望着身下孤尺宗城池上空逐渐凝现出来的一层骨白色光罩,凌逸眯眼自语一句,不待他说话,尺泽便继续说道:“这万元尺骨大阵乃是我耗费千年心血组建而成,我尺泽天生体内多出一根尺骨,以尺为命,以尺为器,即尺骨属性灵脉是也,你三殿想灭我孤尺宗,尺某也定要你们留下些人命陪葬!看尔等谁先来送死!”
凌逸的摊牌使得尺泽身体一震,深知勾结魔郡魔修一事败露的尺泽不仅没有表现出一丝惊慌失措,反而低下了头,接着只见他身体开始逐渐颤抖起来,伴随着一阵狂笑发出,尺泽仰天道:“哈哈哈……我尺泽虽无惊才艳艳之天资,却也凭借自己的双手和毅力一点点爬到如今这般地位,你说得对,我有今日之m.hetushu•com下场,完全是因为跟错了人,站错了队,但想要轻易让我尺泽死在你的手下,却也想都别想!想杀我尺泽灭我孤尺宗,先破了我这万元尺骨大阵吧!”
“王法?”尺泽的口不择言惹得凌逸撇嘴一笑,眼神带着轻蔑之色望向尺泽道:“尺泽宗主,是不是年纪大了脑子都不好使了?先让我来提醒你,我等三殿之人之所以集合来灭你孤尺宗,原因便是你跟错了人,站错了队,妄图勾结魔郡魔修征服仙郡,反叛者人人得而诛之!至于你口中的王法,你觉得在修真界里有用吗?或者说,你认为你与凡界帝皇有旧,要维护其创造的法则?”
接着,在尺泽发愣的瞬间,凌逸瞳孔陡然一凝,以无比狂妄的姿态继续道:“说实话,对付孤尺宗这种在仙郡里排列二流的宗派,根本不值得我出手,但是很不幸,今日在下带我的醒儿出来游玩,不给她表演一些精彩的东西,我怕她会不开心。”
却不是凌逸自己言中给尺泽设定王法的皇。